与已婚中年缠绵不清15-16-17-18

加油吧!同志君 评论:0 阅读:5.8千+ 11-02 10:43 来源:网络
NO15

当干儿子的事,我没口头答应,也没说个不字。那天之后,周演课前课后,开始频频叫我儿子。他那个甜蜜的劲,让我不好违逆。再说,难道我不希望他这样称呼我吗?再说,我甜蜜的劲,会比他弱吗?

又到周六的时候,老周打电话来。

这段时间,宿舍的人都知晓,这时间来电,定是找。借相机的事,以及老周屡屡打电话的情形,让他们知道我跟周演走得亲密。

特别小强,一有电话来,他就积极去接听,他对我俩的事挺热心的。虽说我跟他关系好,跟他几乎没秘密可言。不过,老周认我为干儿子的事,我还是没跟他说。

当我意识到自己对老周的感情没那么简单,我变得更小心,把自己的事藏得更严实。

“请问小溆在吗?找他接个电话。”老周电话里总这样开场白。

其他人都直呼我全名,独他这样以长辈称呼。宿舍里的人蛮尊敬老周的,开始接电话时他们会说:你稍等,他在。接着,他们会说:老师,你稍等。最后,他们会说:周老师,你稍等,他在。

为了保守自己的事,一到周六周日,我起得比平时还早,为了等电话,为了抢先接电话。跟老周的事,我只愿意独家分享,多半个人嫌多。

不过随着时间推移,每个周末我都到老周家蹭饭。这规律的行为,容易让人发觉。我已经谨慎自己言行,不留明显足迹,但显然我越是这样,他们对我的事好奇心越强。舍友动辄,就问我见了老周没有,跟他做了什么,这些问题让我苦涩难言。

直至有天,纸包不知火,小强问我老周是不是认我当干儿子了。我只好点点头,承认了。宿舍开始疯乱了一阵,几乎要召开宿舍三中全会,讨论不休。不过自此之后,我跟老周的关系反而在他们眼里,正常化了。而我处境不断变好,他们也不惊不诧,54视我开始穿名牌。日后,我开始不回来过夜,他们熟视无睹,如看见白菜。

老周打电话来,让我过去吃饭,我马上说好。紧接着,老周说师母今天也在,大家见个面。顿时,我脑袋撑大了,半天没说一句话。老周见我不说话,当我默认了,挂了电话。

放下电话后,我思想又展开了漫长的对话,人家完整的一家三口,多了一个我像什么?老周肯定跟师母说了认干儿子的事,师母同意了吗?我该怎么表现,有什么是不能说?这这这!

久悬不决,我几乎要逃离这顿饭。不过,一想到老周这张脸,想到他对我种种的好,我又有了动力。

“你是小溆同学吗?”开门的是师母柳媄媄,一个说不上漂亮,却温和友善的中年妇女。她看起来纯朴,个子矮矮,腰子窄窄。

“是,老师你好。”

“快进来。”

今天我又买了香蕉过去,第一次登门造访,我提了香蕉去,出门时老周硬要塞回给我。我不肯,后来我们就分着吃,我吃了三分之二,他吃的少。老周说香蕉好吃,才让我想起带水果来。

“小溆个子真高,老周你怎么那么会找人,找了个像明星儿子。”柳师母抬举我,不过,我们俩一站,我高她整整一个头,这显得她娇小。

“那是,我打算把我儿子培养当明星,日后他必定大红大紫。”老周在厨房里符合。

今天我刻意来晚了,老周差不多把菜做整齐了。对于他们夫妻的一唱一和,我有些害羞,无言以对。

“老周,我看我也要认小溆为干儿子。我越看他也是越喜欢。”柳师母又冲着厨房喊。

“小溆成绩还很好,上学期他考第四名,篮球也打得很棒,是我们系篮球队的核心人物。是了,他会扣篮。”

“是呀!小溆学习好,还有运动天赋,文体俱佳。”柳师母,笑颜逐开,把我看了又看。

“是,前阵子,我教他摄影,他花了两周时间就有准专业水准,是个聪明人。”

“小溆,我也要当你干妈!”

“你笨呀你,我已经认小溆为干儿子了,他当然是你的干儿子。他还是周颖颖的哥哥。”周颖颖是他们的宝贝女儿。

老周见我来了话也不吭一声,只是沉默地傻笑,便围着围裙出来看我。

“小溆,你今天又买来香蕉,我不是告诉过你,别再买东西来。”

“周老师,路过,顺便买的,不值几个钱。”

“还叫周老师,我生气了!”老周很调皮。

“老周。”我低声说。

那边柳师母,在我旁边已经笑得一塌糊涂。老周也露出他招牌笑容。

“对,小溆,你这样叫他就对了。”师母赞同我这样称呼。

事实上,那时叫老周为爸爸,或者干爹,自己不容易说出口。

“小溆,你的师母,要是称呼她干娘有点别扭,你就叫他柳阿姨吧。反正称呼都是几个字。”

“柳阿姨。”老周很厉害,看穿我囧的地方。他知道我对我母亲的感情很深。

“诶!乖。”

吃饭的时候,他们夫妻对我展开了围攻,虽说我能吃,但他们总盯着我碗看,把我的碗填满菜肴,我无力招架,吃得特别累。

不过也好,我可以借故吃饭,少说话。

要是说,老周对我热忱,让我觉得自然,觉得温暖。那么,师母对我的殷勤,目前会让我惴惴不安,没了生气。

也许,那时的我还不懂所谓的外交。也许,骨子里我对中年妇女有了排斥感。也许,我世界里只在乎老周,我不希望破坏这种平衡

NO16

吃饭时候,师母避开谈论我家庭,显然老周是做过思想工作的。我们聊的普通事,说简单话,甚至老周怕伤害到我,拿出些旧文学话题来炒冷饭。我有些不懂事,他们夫妻对我这么热情,我的反应却冷淡,我的表情是病怏。

饭后,我积极去收拾碗筷,力争洗碗。但两老当我二等残废,不让我进厨房。结果,师母承包了后期工程,留两个男人在客厅。

老周坐在我旁边,一边抽烟,一边烧水沏茶。自从他知道我喜欢喝茶后,这个平时喝开水的中年,买了一套精致茶具,和安溪特观音。他对我照顾,可谓无微不至。

我一边盯着电视,一边看着老周操作,老周差功笨劣,把茶具弄得噼啪响。

“干儿子,你今天有点拘谨。”老周小声地说。

“没有。”我否认,但这回答已经没意思。

“你没了往日那股灵气,今天太像个小学三好学生。”

“我饿,只想着吃。”

“你是怕见生人?”

“真的没事,我习惯就好。”

“我们家人都喜欢你,欢迎你。希望你来到这里能快乐起来,这是我的初衷。”

“要是不快乐,我也不会吃那么多。”

“硬撑的呗。说不定把你撑坏了。我心疼。”老周这时摸摸我肚子,慈祥地看着我。

此刻,我真的意识到,他把我当儿子。

这是我的忧与乐。

他们夫妻都有午休的习惯,看完新闻后,他们准时地进房休息。这天,老周安排了我到他女儿房间休息。

本来,他想安排客房给我的,但那房间太暗,杂物太多,空间过于狭窄,于是他把他女儿的房整理过,供我休息。老周今天还换了一套新的枕头被子,给我准备了新拖鞋,还买了新睡衣。摸着那套新睡衣,我不免想穿自己老周睡衣的情形,新不如旧,这么快就变成怀念了。

老周这样安排,于情于理都合适的,我无可非议。今天,要是真的跟往日那样,跟老周同卧同铺,多师母的眼睛在,我会难受,我会焦虑。

然而,独身孤枕,没了老周在旁,没他睡前抱抱我的刺激。我感到莫大的落空,只有寂寥与烦躁。躺下后,一个多小时过去,我辗转反侧,还不成眠。

午睡后,老周要带我去马鞍山森林公园,。老周是带我去实习,只有我们两人同行。

这是我第二次到森林公园来,这次来比上次班集体游有意思多了。

这是个很大的生态田园,有十多座山林,迂回的山形,怡情的湖光山色,还有一些杂技表演。这次去,与其说是去写生、去实习,不如说是跟老周游玩山水,享受二人时光。

离开老周家后,我如鱼得水,变得活泼乱跳。见老周出汗了,我会主动帮他擦汗,见老周被背囊累了,我抢了过来。

老周依旧喜欢搭我肩膀走路,我要是觉得别扭,我就反过来搭着他肩膀走。我们到处拍相片,学摄影成了借口,大部分照片都用来作纪念的。

没想到老周这年纪,在镜头前是那么生动,他很会摆pose,捕捉到的一颦一笑,一闹一乖,一静一动,无不精彩自然。

至于我,在镜头前,有些呆板,有些精神病。老周屡屡教我,如何搁头置手,如何睁眼微笑。好些时候,他会走到我跟前,把我身体摸了个遍,直至塑造出他满意的pose为止。

回去后,我拷贝到电脑,放大效果,比较这些照片。果然,老周的观察力和审美能力,是值得称道的。

老周对森林公园这地方很熟,一下午都是他带着我游玩。一边,他旁征博引,给我娓娓述说姜太公、赵云、朱元璋的民间传说。

与这样的良师慈父在一起,既舒服了心情,又长了知识。

临近傍晚,我们坐在大渔山山顶,眺望湖景。横无际涯,浊浪排空,上下天光,一碧万顷,让人置身在无为的至高境界。

老周搂着我,像倦鸟归息,他闭上眼睛,把头埋我脖子上,像个大孩子。

“今天我真开心,真希望时光就这样停留不走。”老周突然说。

“你是不饿而已。饿了你就不说这样的话。”我不懂温情,破坏这么好的语境。

“儿子你饿了?”

“没有,可天快黑了。”黑了,我怕我们不好走下去。

“儿子,你怎么还不叫我爸爸,是不是还叫不出口。”

老周这时伸过头,看着我,他有些淘气,有些狠。

“老周,老头子。”我卖个关子。

“不准叫老头子。”

“那我叫你爸爸。”

“再叫一声。”

“再叫你一声爸爸。”

“简单点,就两个字。”老周炽热的眼神灼伤了我。

“爸爸。”

周演目的刚达到,带着这份战胜的心,他突然使劲亲了我的脸。我猝不及防,不过很温暖,我没过激答应。

“爸,你又亲我了。”我突然觉得这个称呼并不很难开口。

“儿子,爸爸疼你,爸爸喜欢你。”说完,老周又亲了一口,让我心跳加速,脸部灼烧。

“你对别人是不是动不动就亲了起来。”

我没说完,老周又出击了,这次他吻我嘴唇。我惊愕地无力,甜蜜地无力。他那薄薄的,凉凉的唇,让我灵魂震荡,让我感受到这父亲对我的爱不那么简单。

老周吻了我,他也不害羞,反而很安静很得意的看着我。相比,似乎我的羞涩与懵懂,让他觉得很有意思。

“你还吻?我那么大个人,你还真把我当小孩子。”冲着他有些阴险,有些得意的笑,我突然不羞了。

“在父亲眼里,你永远长不大,永远是我的儿子。”

说完,老周把我深深抱紧。此刻,我停止了呼吸,停止了心跳,沉醉了!

“爸!”

我噙着泪,将头微微抬高,远眺中:余霞散成绮,澄江静如练


NO17

去老周家的次数多了,对他家越觉自然,这感觉比呆在宿舍还自在。

很常,老周下了课带着我走,或者等我放学,我们一起回他家做饭。师母她主要负责成人教育那块工作,她一周有一半时间不在家,我对她没那么生冷。不过,跟她始终维持友善的距离,不可能像老周那样亲密无间,当爹又当兄弟。老周好像有心安排,我到他的家去,大部分时间都是两人相处。我们一起做饭,一起做家务。

他开始教我做饭的基本功夫,他乐于教我一些本事。老周不厌其烦,先教我量米做饭,然后讲述怎么选菜择菜,再教我怎么使用刀。

用刀切东西这环节,老周教了许久,他总怕我切刀手。言传身授,他双手抓着我双手,趁机搂抱着我,在我耳边唠叨怎么用力,怎么看肉的纹路。这个时候,我就特别用心,特别来劲。

我做饭的天赋为零,老周教我好几遍了,我还是做不好,把马铃薯切得厚不成薄不够薄,把米饭做得稀糊,还把鱼弄成不生不熟。老周劈头就骂我笨,他越是这样,我越是做饭没兴趣,也没了耐心。

说实在,现在饭我也做得不好,这并不是老周教得不好,而是老周太勤快了,慵懒愚笨的我一撒娇,他就自己忙碌起来,抢我的活。真浪费一个厨师在身边。

说起吃,老周吃饭时相当斯文,米饭是数清颗粒才送进口。嘴要是粘了油,他会赶紧用纸巾擦掉,比少女还矜持。他吃饭这么慢,以致他总有时间给我夹菜,抢着帮我剩饭。老周替我剩饭,一盛就是一大碗,唯恐我吃少了。每次接过碗,我都有些怨憎,努嘴给他看,他知道我很规律,就吃三碗饭。

我胃口好,饭菜吃得多,吃相简直不能见人。老周吃饭时,话题多多,没个边际,而我顾着吃,好些时候没管得上回话。这样,就成了他一个人在念经。有时,我会觉得他是在语言轰炸,我会忍不住顶撞他:

“吃饭不准喷口水,谁教你饭桌上老说话,你检查了你乙肝没有。”

“我的没事,有抗体,我也不怕你有问题。”

“乙肝没事,不代表你没携带其他病毒或者细菌。”

“吃爸的口水有什么?吃爸的口水才会听爸的话。”

“吃口水没什么,可一边说话一边吃会会消化不良,影响发育。”

“没听说,你还需要发育,我还需要发育呢?”

“即使不会消化不良,看着你喷口水,我会食欲大减。”

这下老周干笑不说,安心吃饭,不过他不忘给我夹菜。

不过久而久之,要是饭桌上不跟他聊点什么,我又会难受。老周的嗓音洪亮,他一说话,整个屋子都亮的。他长时间不说话,我也没劲,屋子里就空洞洞,两个哑巴眼瞪眼,像僵尸。

“你怎么不说话?”我熬不过寂寞。

“我儿子怨恨我,嫌弃我啰嗦,我只好安安静静吃我的饭。”

“啰嗦跟一句话不说是有区别的。”

“那个不好界定,谁知道我说几句,你又借题发挥损我。”

“损你就损你,我爸在我面前还谈什么形象。”我很少叫他爸,都是老周前老周后。

“我感觉无辜。不说,你怨我。说了,你还是怨我。”

这时,我哭笑不得,又想打他,又想亲他。老周把戏演得彻底,哭丧着脸,也不看我,继续安分吃东西。

“这是你的家,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。”

“不!我怕儿子大了,会记仇,不养我。”老周在我面前总是儿子地叫,叫得人心暖和。

“不理你。”我继续吃饭。

“你看,就是吗,还没长大,就开始说这样的话。儿子是不能得罪的。”

“我拿你没办法,以后再不敢说你吃饭喷口水了。”

这时候老周笑了,而我也心情开朗了不少,大口大口地吃饭。

自老周安排我睡颖颖房间后,差不多一个月过去,我都没再跟老周同眠共枕过。这个时间,我总冒出失落感,怀念起老周抱抱我再入睡的情景。虽说老周平时也会抱抱我,甚至吻我,但这跟床上拥抱的感觉又不一样。

我有那欲求,但一直不敢提出来,我知道要是我开口说,老周必定有求必应,他会乐意“献身”。然而,总觉得自己这样提要求,思想上不纯粹,带了歪念,又想又怕,沉吟不决。

第一次在老周过夜,我有些心惊胆跳,师母当时也在家。

我留下来,是因为第二天早上,老周要呆我去江汉区去。他联系了一家杂志,推荐我去见习,主要是摄影工作,定期向杂志提供图片。

老周这样苦心安排,让我无法拒绝,我知道他想我更快更好地成长起来。老周对我爱,让我对人生又了新的热爱。

留宿那夜,师母很早就睡了,她明天要赶去上课。他们夫妻喜欢安静,作息时间又经常不统一,所以分开了睡。不过,后来我知道这跟他们性生活不协调有关系。

白天的时候,老周给了我买两套衣服。老周很会挑选衣服,难怪他穿每次换新衣服,会引起同学尖叫。他给我挑选的衣服,正装起来又带潮,穿上去我换了个模样,感觉蛮良好的。从试衣室穿出来,老周就很得意地点头,在导购员表情说:我儿子,就是我儿子,穿这样的衣服,往哪站不是明星相。

接着,价钱都不讲他就去买单了。由于老周讲明是为了安排见习,而给我添新衣服的,所以我态度没拒绝。这是我生平第一次,买了衣服后,会舍不得穿。不是我怕穿旧了,而是它太珍贵。

回来,老周把衣服拿去洗,烘干。

差不多十点,老周让我去他房的浴室洗澡。他说要是用公共间洗澡,会影响到师母,我听从他。老周的房间是大卧室,这几天多了电视在,安装了电视,原来老周不愿意跟我争电视遥控器,争得你死不活。老周跟着我进浴室,他主动给我演示了一番,怎么使用他浴室工具的。

其实这些都很简单,他不必当我是农民第一次进城。老周演示的时候,我心不在焉,他见我半天没反应,转过头看我,满脸皱纹。

“可以了,都知道了。你还不出去,是不是想一起洗。”我扔出这话。

“你想一起洗?”老周不知在装,还是真没听明我在逐他出门。

“你觉得这浴室能容纳两个大男人吗?”那时我没多想。

“可以,怎么不可以。”


NO18

我看着老周这张脸,不知道他当真,还是嬉笑。逛了一下午,我显得有些疲劳。

“你还是出去吧,我自己洗就可以了。”

“你不是说一起洗?我可以帮你搓背。”

“下次吧。”这时我想起了师母。

当老周走后,我居然一门心思地幻想跟老周一起洗澡的情景。之前,我看过老周仅剩内裤的裸景,他那包东西到底长得怎么样,上天一直没赐我机会。如今,才一分钟前,自己主动扼杀了这机会。小时候,我就很好奇成年男人的阳物,后来长大了,现实和视频中见过不少,兴趣自然淡了。如今,老周让我经常有了偷窥念头。

想着想着,自己竟然有了反应,好奇怪,幸好老周不在身边,否则真的羞死。我便安心洗澡。洗完了,那东西还没完全软下来。

突然,老周喊门了:

“小溆,好了没有,爸要洗澡了,别磨蹭,给我出来。”

我只好穿了内裤出来。天气渐暖,我只带了内裤进浴室,不够藏了。

打开门,我满脸羞情地走出来。果真,抬头一望,老周正盯着我下面看。我们眼神碰在一块,我羞红脸低着头走。

“你怕什么?这很正常呀,不硬才不正常?”老周冲着我笑。

“你不是要洗澡,到你了。”我仍不放松。

“处男就是处男,硬了就抬不起头来见人,你是不是以为所有人会取笑你。我告诉你,儿子,勃起才好。”说完,老周哈哈大笑。

见他笑得那么爽然,我心情好了些。

“你又不硬给我看。”我急。

“我呀,到我这年纪没那么容易,不像你那年龄,随心所欲,想起来就起来。”

我不理他,去找裤子穿。

“儿子,好多事情你不懂,真想教教你,又怕伤害到你。”

因为害羞,我是背着老周穿衣服的,待我穿好后,转身一看。哇塞!老周赤条条站在我面前,一丝不挂。他那家伙微缩一块,像朵肥蘑菇。

老周见我直勾勾看他下面,他也没半点羞涩。

“你都这样脱光去洗澡?”我说话,尴尬让我哽住呼吸。

“是呀,我的家,我的房间,这时候不脱,到什么时候脱?”

“起码在我走了后。”

“嘿,占了老子便宜,你还说风凉话。”

“我哪有占你便宜,是你自己主动脱给我看。”

“我自己房间脱了洗澡,我还错了?”

老周怎么还不去洗澡,反而越说越来劲,让我又看他那个地方多几眼。老周留意到我了。

“你看,刚才你可以走,这下不走,又偷看老子。我还不吃亏了,我让你看全了。”

“没有。”

“不行,我要看回你的。不然今天吃大亏了。”

说完老周如虎见兔子,扑了过来。我当然誓死挣扎,全力抵抗。

就这样,四只手在我东西前,拼杀起来,烽烟四起。

“你哪是人家的爸,简直是个流氓。”虽然自己很坚决不让老周得逞,但跟老周这些天来的相处,让我不至于伤害他。以致,我只是顾着守。

“就要看我儿子的,其他人我才没那兴趣。”

说完,老周突然用力把我抓住了。我脸色全变,身体绷紧,惊愕地看着他。要是老周长得可恶,我想我会一巴掌扇过去,可他偏偏是我心意的魅力中年,那张我舍不得伤害一丝的脸,我怎忍心呢。

“真大,没见过像你那么大的。”老周豪不介意我的惊愕,自玩个够的。

“你,你……”我瞪着眼看他,嘴张开,却说不出话。

老周开始使的是蛮劲,渐渐的他温柔了起来,让我感觉舒服。我用力推老周的身体,那力度似乎不足称道,貌似假装抵抗。老周他胖,而且对抗着我,我推了会也推不动他。老周继续讲究技巧性,还一直笑盈盈看我。

我感觉越来越不对路,我怕真的出事了。于是,我使劲打掉他手,得手后匆忙跑了出去。

“小溆,儿子。”老周在后面喊,我没敢回头。

回了房间,我把门反锁,可还是有惊魂未定的感觉。脑子里,害怕与惊慌,快感与刺激,共存。

老周没追过来,师母在他不敢怎么闹。

大概半个小时过后,老周来敲门了。老周给我带了个苹果,他自己已经吃了起来。老周表情自然,举止淡定,太不把刚才的事当一回事。他来了也不提它,只跟我说明天什么时候出发,该带什么,明天该注意什么。

我一边吃苹果,一边嗯一字了事,还想着刚才的事。

他走的时候,如他来的时候从容淡泊,没提其他话题,甚至没碰我身体一下。送他出门后,我获得完全放松,但丝丝失望又勇了出来。脑里停留在被老周抚弄情景,美妙的感觉挥之不去。

特别声明:本文为同志头条自媒体平台“同志号”作者上传并发布,仅代表作者观点,同志头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。
0
0

请注意法律法规文明发言,严重者将会封杀ID

最新评论

暂无评论,快来抢沙发!

随机推荐
李现,胡渣、腹肌,男人味十足
浏览:4.8千+ 11-08 15:18
没事了,上面的支援真快啊,全靠你!你哪儿来的?从背背山来!
浏览:小于3000 09-19
你哪来的,从背背山来,吴彦祖这句台词笑死人了
浏览:5.0千+ 09-19
警察尾随下属,以为下属只是去赌球,没想打下属是一个同志
浏览:3.4千+ 09-19
这弯拐的也太急了,到结束我才知道不是背背山!
浏览:5.0千+ 09-19
我与表弟谈恋爱18-19
浏览:小于3000 09-19
与已婚中年缠绵不清60-61-62
浏览:小于3000 11-02 11:02
防艾知识 | 正确认识艾滋病
浏览:3.8千+ 09-19
与已婚中年缠绵不清71-72-73-74
浏览:5.0千+ 11-02 11:07
【原创】我与表弟谈恋爱23-24
浏览:小于3000 09-19
两个拉拉的日常
浏览:5.2千+ 09-19
杜特尔特:我曾经是同志 后来治好了
浏览:小于3000 09-19
非常可以 极品体育生在线换西装(附高清视频)
浏览:小于3000 11-08 15:34
直男最反感的圈内行为是什么?
浏览:4.9千+ 10-29 20:56
与已婚中年缠绵不清36-37-38-39
浏览:5.6千+ 11-02 10:54
注意!这些行为会让孩子成为同志!
浏览:5.1千+ 09-19
苹果CEO库克:出柜5年不后悔 同性恋不是缺陷
浏览:4.9千+ 10-27 13:27
带着大家去更衣室看体育生换衣服
浏览:3.4千+ 11-11 20:09
DC界里的玻璃英雄正义联盟英雄里边玩背背山的英雄末日巡逻队
浏览:5.0千+ 09-19
知艾防艾 才能放心去爱
浏览:3.8千+ 09-19
加油吧!同志君

同志头条热点资讯员

关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