与已婚中年缠绵不清19-20-21

加油吧!同志君 评论:0 阅读:5.8千+ 11-02 10:46 来源:网络


NO19


老周安排我去杂志社当见习生,本意是让我参与社会实践,化学为用。


这杂志社的刊物,在两湖地区销量非常好,才发展了两年,从双月刊变成半月刊。都是拜周演的托,我有机会在这个环境学习。我们去到杂志社,便正面跟他们社长见面。


这个姓陈的社长,个子高高,眼睛小小,脖子长长,瘦瘦的四肢与腰围,让人见了他,有些生畏。陈社长也是个健谈的人,不过他不像老周常笑,不知道是不是跟他邋遢的牙齿有关。


两个四十多岁的人,一进房间就聊起他们念中学时的往事。两人聊到N多我不认识的人物,我不知道他们笑为何,骂为啥。


我被他们搁一边,如隔夜的茶,我安静地竖起耳朵,勉强地微笑。


十多分钟后,老周才开始介绍我,以干儿子身份称呼我。这下,陈社长态度热情起来,跟我握手。不过他们两人一站,差异悬殊,老周与生俱来的亲和感,更突显跟老周旁相处舒服。握完手,我又退到老周身边。


老周之前交代过这次来意,老周一提让我过来向前辈学习,陈社长就打住,点点头。陈社长,他似乎相信老周的眼光,对我摄影的能力没问一个字,就同意我前来见习。


聊了会后,老周提议一起吃饭,由于时间早,陈社长拒绝了,后来他们改了去喝早茶。现在回想,老周这样做,是很心思。老周这早茶,喝得不比吃饭便宜,所谓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,他这样招呼人家,等于卖了个人情,日后好让陈社长照顾我。


兼职的事,就这样定了下来,每周我至少要过来杂志社一趟,按编辑要求拍相片。那时候,能摄影加会使用photoshop算很全面了,我很快进入他们工作环境。陈校长又多少赔些人情费,单位付我的酬劳,足够支撑我的生活费。我在周演帮助下,自立起来。


喝过早茶后,陈社长还有很多事要处理,他得回去。老周不便打扰,便带着我在汉江转悠。事成了,老周显得特别开心,他问我想吃什么,要带我上馆子。


喝早茶,我根本不饿。我否定他的主意。不过,看样子老周不想这么快回学校。于是我提议他带我去玩,老武汉那么久好多地方还没去过。老周马上说好。


2000年的时候,武汉中山公园进行了大规模改造,面貌全然改变,摇身成为大型综合公园。我们去的时候,很不合事宜,当时它还是个破旧园子,广场脏兮兮的。


不过只要跟老周在,这个知识渊博的中年,总会给我讲许多有意思的事。即使公园乏味,我也会觉得轻松愉快,流连忘返。醉翁之意在于他,不在乎山水之间。


老周今天把他的单反相机也带了出门。公园转几圈我们便出来了。他想了个主意,今天他要教我动物拍摄。


老周不嫌辛苦,把车开的到汉阳区来,我们来到了武汉动物园。


武汉动物园有大熊猫、金丝猴、棕熊、丹顶鹤、黑天鹅、长颈鹿、大象、狮、虎、豹等珍禽异兽。后来,我去了南方,就再也看不到比武汉动物园更丰富多彩的动物园。此乃后话。


我跟老周直奔熊馆,生平第一次见熊猫,我相当激动。那天,一只小熊一直望着我这边,模样好Q,它一边吃竹叶,时不时抬头看旅游者。我发现熊猫,也偷看到我,它那黑黑的圆圈,好深,动作引人发笑。我足足停驻半个小时,老周果断拍了相片。周演与熊的拍照,孰更可爱还真不好判断。


我顾着玩,把学习的主题忘了,老周在我身边也不像导师,一旦发现动物有什么趣事,就第一时间通知我,抓我手狂奔。这是我第一次去动物园,我连看到狮子老虎都好奇,人生的第一总赋予特别意义。


两个活泼的大男人,比小孩子还带劲。老周整天的身体都跟我粘在一块,这本身就是件愉快的事。


黄昏的时候,我们开始回武昌,此时我肚子很饿了。我们下午就只吃了面包。我不想老周破费,不肯跟他吃好的,再说玩疯了让我们几乎忘了饥饿。


“儿子,饿了吧?”老周一上车便道出我心声。


“还好。”虚伪的我。


“今晚想吃我做的,还是在外面吃,我都听你的。”


“这个有点难选择。”


“为什么?”


“在外吃嫌贵,怕不新鲜。在家里吃你做的,我怕我爸辛苦。”


今天没午睡的老周,到一两点的时候,他生物钟敲着他打哈欠。想必他现在也疲劳了,虽然他脸还笑嘻嘻的。


老周看了看我,又望了望前面,见大路上空旷,他扑了来亲了我脸一下。


“你疯了你。”我不是怕他亲,对他亲,我没抵抗力,我是担心他开车。


“儿子会疼老爸,我非常开心。”


“老头子专心开车,生命诚可贵。”我也笑了。


“不许叫老头子。我才不老。”老周对这称呼反感,可我偏要调戏他。


“老爸看儿子,觉得儿子永远长不大。那你知道吗,儿子看老爸,他一样觉得老爸永远是那么老。”


“谬论!”


“你别不承认,你有白发了。”他右耳朵上面长了些许银白发丝,不过不明显。


“有白发就等同老了?”


“有迹象。”


“那你昨晚硬了,是什么迹象。”


老周杀我个措手不及。

<hr>

NO20


我难堪了一下,不好意思地低了头。


“又害羞了?”老周见我不说话,得意地笑对我。


“没有。”我立刻挺胸抬头。


“硬了,又不是不能见人,这很正常。你昨晚自慰了?”老周这话居然可以说得那么平静。


我惊慌地看着他,确实昨晚想了,只是没成。


“这是青春期正常发泄,在我面前你不需要遮遮掩掩,老爸看得开。”


“没有。”我很小声的说。


“那肯定憋坏了。”说这样话时,老周猛地把手放在我裤裆前,掏了一下。


幸亏,我没反应,不然脸要撞玻璃了。不过,对他的动作,我还是本能地躲闪,只恨车内空间有限。


“老周,你的手!”


“你叫得我爸,我就有权好好了解你。”老周找借口,我躲不离,他手还没拿手。


“你怎么老摸我!”


“爸喜欢你,摸摸不吃亏,增进感情。”老周看看前方,又看看我。


我只好双手抓他侵犯之手,摆脱他。


车下了桥,进了武昌区,车此时多了起来,老周双手只好握住方向盘,眼睛专注前方。我久久不能平静,下面的丝毫不听口令,丢大了。


老周见我这样,也不乱摸了,不过他会不时朝我笑,很得意,很无情。


李白曾在武汉吟唱:江城五月落梅花。


我居身在美丽如画的江城,来到了五月。


四大火炉之一的武汉,开始热了起来,温度往往达到二十五度以上。老周是个胖子,忒怕热,他住的楼房又是顶层,午休时他定要开空调休息。


这段时间我功课比较重,杂志社又经常有任务,只恨一天只有二十四小时。


而老周这学期课程多之余,现在又要负责毕业生的论文,忙忙碌碌。这阵子,我有一周时间没去他那了。这次他叫我过去,我心情格外急切和兴奋。


我对老周的想念,如长江之水,源源不断。没了他拥抱与亲吻,没了他突然摸我下面,没他在我耳边说个不停,我生活就像没了盐。


我到的时候,老周已经做好午饭了。很简单的三道菜,看来老周时间很挤。久违他做的饭菜了,我胃口比大白鲨还好,把米饭和菜都吃了个精光。老周见我这样,总是安心地笑。


饭后,我们稍微休息后,老周要作午睡。他说下午还要批改论文。今天他相当安静和认真,不跟我打嘴皮子,不对我身体突袭,甚至话都不多。


他进房间后,我有些难受,来的时候想了许多,而结果老周没预想的热情和生气。


接着,我只好乖乖进颖颖的房间休息。老周今天让我留下来吃晚饭,明天他安排好了,让我跟陈社长一起吃个饭。


算算,起码二十个小时内,我能跟老周在一起,我乐意接受他的安排。


在宿舍里,我们学生只能享受风扇的待遇。到老周家,到了这样的钟点,住顶层楼,我会贪婪有空调的生活。


上周好好的,今天就罢工了,颖颖房间的空调是打开了,可半天不制冷,只送热烘烘的风。那时候我还不知道关键要看主机,制冷靠它。我拿着遥控器调了许久,都没效果。


热得我没办法,我便走出房间,到大厅看书去。


老周刷完牙出来的时候,我已经在大厅睡着了,他没摇醒我。我一睡就睡过头了。醒来时已经四点钟了,老周的家真安静,醒来让人迷惘。


我爬起来,赶紧找老周,生怕他丢了。原来,他在自己房间看论文,批复。


“起来了?”老周听门声,转头看我,摆了笑脸。


“你怎么不叫我起来,我睡过头了。”


“看你睡得香,让你睡。你怎么睡厅里。”


“颖颖房间空调好像坏了,房间又不通风,热得要死,就出来大厅。”


“那你可以来我房间睡。”难道他有所预谋。


“我怕嘈到你。”


“要是空调有问题,晚上睡我这吧。”老周平淡地说。


我看了看他那张大床,想起跟他同卧铺的时光,一直暖意袭心。我没说什么,关了门刷牙去了。


傍晚老周下了楼买菜,怕我不够吃,又买了鱼回来。晚饭,又是我们的二人世界。老周告诉我,师母旅游去了,三八节旅游推迟到现在。师母会好几天不回来。


今晚老周花了不少时间做饭,还熬了汤,我劝过他让他弄随便就好了,他不听我的。他说:


“一周不见了,心疼你吃饭堂里的。今天爸给你补回来。虽然我不会弄满汉全席,但好歹也是个二流厨子,准让你饱受口福。”

<hr>

NO21


饭后,我去洗碗、搞卫生,揽了家务活。老周吃饭后,又回了房间继续批改论文。我的家务能力提升慢,不过我尽量保持安静,以免打扰他。


完成了家庭作业,我洗了个苹果给老周,蹑手蹑脚进他房。


“你最近那么多工作,明天还约了老陈吃饭。”我学老周这样称呼陈社长。


“再忙也不能不管儿子的事。”老周像是嬉笑,但此刻我明白,他对我用心。


“爸,辛苦你了。”我感动中。


“所以,你就用个廉价的苹果来犒劳我。”老周这时咬了一口苹果。


“不然,你想怎么样?”


“要钱,你没钱。要你命,我舍不得。你还是献身吧。”说完他哈哈大笑。


不过,这样的事,在这个夜里应验了。


十点多了,老周突然喊我去洗澡,我不知去公共间还是去他房间,愣着不动,继续捧着书啃。


过了几分钟,老周板着脸站在我面前,一手把我书抢了过去。这是普鲁斯特的书,他想扔,见了封面又没舍得。这是他介绍给我看的书。


他脸平静了一些,不过语气依旧见到白菜:


“洗澡去,不早了。”


说完老周拉着我的手,硬把我拖到他房间。


被他牵着走,我不但没怨言,反而觉得新鲜。这个中年的背影,散发一种美。


“以后你都这里洗好了,公共间你洗了,还要我搞卫生,多麻烦。”老周说。


老周松开我手后,我又跑了出门。


“你干嘛?”老周有点凶。


“我去拿短裤,不然怎么洗澡。”我回应。


“没其他人在,你穿不穿无所谓,还怕老子看。”


没几秒我又回来,此时老周回写字台,他看也没看我。我只好安安静静洗澡去。我洗澡比较费点时间,相比老周,他很省国家能源。


我出来的时候,老周已经脱光了,他毫不在乎我好奇的眼光。他那东西跟上次一样,没任何生气。我真想当采蘑菇的小男孩。


“老男人,有什么好看的。”老周察言观色厉害。


“你又不老。”


“是嘛!”


“肥子一个。”平时我很少说他,不过天气热,他自己对体型多有怨言,潜移默化了我。


老周笑了,想打我,手抬高了又没舍得打下去。


“胖是福气,胖人心胸宽。”老周自我安慰,然后去了洗澡。


老周出来,我已经擦干身子,在翻看他写字台的毕业生论文。那本《追忆似水年华》就在旁边,但我不敢动它。


老周出来,我闻声望过去,他正用干毛巾擦身体。这时,我又自然地偷看他。这次,它大了许多,不是粘成一团。


老周也望着我,沉默的我们,对峙中,我突然有些尴尬。不过也没过久,老周就笑着说:


“你老偷看我,我还不知道你那长得好看不好看。”


我没理他,回头看看论文,但显然心思不在此。


老周看了看手机,赤裸裸的进了被窝,然后说:


“儿子睡觉吧,不早了,十一点多了。”


我乖乖放下文本,爬上了床。


我隔老周远远躺下,他今天有一床被子洗了,所以我们要一起盖一张被子。老周拿了被子盖住他自己,这显得我赤条条,像受伤的人。


老周见我还那么生疏,笑盈盈地移过来,整里出部分被子,盖在我身上。


“你就这样睡?”我心思总在他身上。


“是呀,天气热,我晚上都这样睡。”


“脱光哎!”


“不脱反而睡不着。”这个说法让我难以驳他。


老周抱了我起来,很突然,也算自然而成。他移过来时,我就想到他会那样。要是他不抱抱我,我反而会失望。


“真好,今天可以搂着儿子睡。”老周的话让我听得精神,这样想我们,确实也不算不道德。


我侧了身,背着他,任由他,心跳在加速,真不知他接下来会做什么。老周趁着转身,又如一个大蛇缠了过来,从背后将我紧紧抱着。


又是温暖,又是熟悉,又是惊怕的感觉,对于我。这是父子情么?


老周的手轻轻抚摸我,先是我肚子,这地方我不敏感。他的手很温暖,很光滑。渐渐的,我发现他要往下游走,我想去制止他,理智这样分析。但他非常温情,拿捏得很漂亮,让我舒服,让我即将升华掉。我沉吟不决,谴责与激情同在。


当他进一步移动,我这个方刚血气的青年,对这动作很敏感。这次,我真要去制止他吗?

<hr>

NO21


饭后,我去洗碗、搞卫生,揽了家务活。老周吃饭后,又回了房间继续批改论文。我的家务能力提升慢,不过我尽量保持安静,以免打扰他。


完成了家庭作业,我洗了个苹果给老周,蹑手蹑脚进他房。


“你最近那么多工作,明天还约了老陈吃饭。”我学老周这样称呼陈社长。


“再忙也不能不管儿子的事。”老周像是嬉笑,但此刻我明白,他对我用心。


“爸,辛苦你了。”我感动中。


“所以,你就用个廉价的苹果来犒劳我。”老周这时咬了一口苹果。


“不然,你想怎么样?”


“要钱,你没钱。要你命,我舍不得。你还是献身吧。”说完他哈哈大笑。


不过,这样的事,在这个夜里应验了。


十点多了,老周突然喊我去洗澡,我不知去公共间还是去他房间,愣着不动,继续捧着书啃。


过了几分钟,老周板着脸站在我面前,一手把我书抢了过去。这是普鲁斯特的书,他想扔,见了封面又没舍得。这是他介绍给我看的书。


他脸平静了一些,不过语气依旧见到白菜:


“洗澡去,不早了。”


说完老周拉着我的手,硬把我拖到他房间。


被他牵着走,我不但没怨言,反而觉得新鲜。这个中年的背影,散发一种美。


“以后你都这里洗好了,公共间你洗了,还要我搞卫生,多麻烦。”老周说。


老周松开我手后,我又跑了出门。


“你干嘛?”老周有点凶。


“我去拿短裤,不然怎么洗澡。”我回应。


“没其他人在,你穿不穿无所谓,还怕老子看。”


没几秒我又回来,此时老周回写字台,他看也没看我。我只好安安静静洗澡去。我洗澡比较费点时间,相比老周,他很省国家能源。


我出来的时候,老周已经脱光了,他毫不在乎我好奇的眼光。他那东西跟上次一样,没任何生气。我真想当采蘑菇的小男孩。


“老男人,有什么好看的。”老周察言观色厉害。


“你又不老。”


“是嘛!”


“肥子一个。”平时我很少说他,不过天气热,他自己对体型多有怨言,潜移默化了我。


老周笑了,想打我,手抬高了又没舍得打下去。


“胖是福气,胖人心胸宽。”老周自我安慰,然后去了洗澡。


老周出来,我已经擦干身子,在翻看他写字台的毕业生论文。那本《追忆似水年华》就在旁边,但我不敢动它。


老周出来,我闻声望过去,他正用干毛巾擦身体。这时,我又自然地偷看他。这次,它大了许多,不是粘成一团。


老周也望着我,沉默的我们,对峙中,我突然有些尴尬。不过也没过久,老周就笑着说:


“你老偷看我,我还不知道你那长得好看不好看。”


我没理他,回头看看论文,但显然心思不在此。


老周看了看手机,赤裸裸的进了被窝,然后说:


“儿子睡觉吧,不早了,十一点多了。”


我乖乖放下文本,爬上了床。


我隔老周远远躺下,他今天有一床被子洗了,所以我们要一起盖一张被子。老周拿了被子盖住他自己,这显得我赤条条,像受伤的人。


老周见我还那么生疏,笑盈盈地移过来,整里出部分被子,盖在我身上。


“你就这样睡?”我心思总在他身上。


“是呀,天气热,我晚上都这样睡。”


“脱光哎!”


“不脱反而睡不着。”这个说法让我难以驳他。


老周抱了我起来,很突然,也算自然而成。他移过来时,我就想到他会那样。要是他不抱抱我,我反而会失望。


“真好,今天可以搂着儿子睡。”老周的话让我听得精神,这样想我们,确实也不算不道德。


我侧了身,背着他,任由他,心跳在加速,真不知他接下来会做什么。老周趁着转身,又如一个大蛇缠了过来,从背后将我紧紧抱着。


又是温暖,又是熟悉,又是惊怕的感觉,对于我。这是父子情么?


老周的手轻轻抚摸我,先是我肚子,这地方我不敏感。他的手很温暖,很光滑。渐渐的,我发现他要往下游走,我想去制止他,理智这样分析。但他非常温情,拿捏得很漂亮,让我舒服,让我即将升华掉。我沉吟不决,谴责与激情同在。


当他进一步移动,我这个方刚血气的青年,对这动作很敏感。这次,我真要去制止他吗?



特别声明:本文为同志头条自媒体平台“同志号”作者上传并发布,仅代表作者观点,同志头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。
0
0

请注意法律法规文明发言,严重者将会封杀ID

最新评论

暂无评论,快来抢沙发!

随机推荐
缅甸又一对拉拉人公开结婚
浏览:小于3000 09-19
电台节目:一个老年同志的自述:活到 35 岁,我才知道
浏览:3.5千+ 11-13 05:32
男子为了得到签证,跟自己好友结婚,结果好友成功逆袭变同性恋!
浏览:小于3000 09-19
屌丝去相亲,结果竟然遇到背背山,结果真是太搞笑了!
浏览:5.0千+ 09-19
带着大家去更衣室看体育生换衣服
浏览:3.4千+ 11-11 20:09
知艾才能更好防艾:小心艾滋病八大误区
浏览:3.8千+ 09-19
因为是同志,哥哥被父母抛弃了几十年
浏览:5.1千+ 11-04 22:57
防艾小知识,你知多少?
浏览:3.9千+ 09-19
非常可以 极品体育生在线换西装(附高清视频)
浏览:小于3000 11-08 15:34
同志的晚年生活是怎么样的?
浏览:小于3000 09-19
联合国:消除仇视,提倡同性恋、双性恋、变性者的平等权利!
浏览:小于3000 09-19
同志自述:我恶心这个世界
浏览:5.0千+ 10-29 21:26
与已婚中年缠绵不清40-41-42-43-44
浏览:5.6千+ 11-02 10:55
宿州:约见同志网友,施抢劫之实
浏览:5.3千+ 09-19
我与表弟谈恋爱16-17
浏览:小于3000 09-19
艾滋病,不是你想的那样!防艾知识了解一下
浏览:3.8千+ 09-19
地球上的同志国家,没有之一,国内不允许异性恋
浏览:5.1千+ 09-19
这些明星饰演同志虽然辣眼睛,但都成了不可复制的经典
浏览:5.2千+ 09-19
我与表弟谈恋爱18-19
浏览:小于3000 09-19
原来我就是同志啊!
浏览:4.9千+ 10-29 21:03
加油吧!同志君

同志头条热点资讯员

关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