与已婚中年缠绵不清27-28-29-30-31

加油吧!同志君 评论:0 阅读:5.8千+ 11-02 10:50 来源:网络

NO27


老周回来了,能与他再相见,我心中的大石自然粉碎。我心情好了起来,食欲好了起来,精神状况好了起来。


然而,自老周安徽回来后,我跟他相处的时光并不多。


一周多时间,他没叫我过去吃饭,电话也极少。我们见面就限在课堂上,以及下课后陪他走走,短暂的相处。


我在猜,他丈母娘过来住了,老周诸多事情要打理,还要安慰老人家和师母,现在把我带过去认识,恐怕不好。


我就这样安慰自己,不敢想其他的。


老周精神通过一周时间调养,精神面貌好了起来,神采熠熠,胖子还是那个可爱的胖子样。


到了周六,老周终于给我打电话了,这使我很兴奋。


“小溆,出来吧,吃饭。”老周总是直奔主题。


“好的。”我淡淡的说,不过内心欣喜若狂。


“今天我带你去一个好地方吃饭吧,我想去那好久了。”


“出去吃?”我吃惊不少。


“是,我嘴馋了,想吃哪里的麻雀肉。你出来吧,我校门口等你。”


“好,我现在就过去。”


虽然跟我期待有出入,我本想吃他做的饭菜,本想与她好好相处,甚至不妨见见他家人。不过,能跟他一起过周末,已经是很喜人的事。


武汉这个火炉,在五月下旬全面爆发,炽热的太阳让人总抬不起头,一出门皮肤有被烧伤的感觉,此刻多想藏进冰冰的急冻室,啥都不去。不过,爱情会给人无穷力量。


老周今天穿了件红色衣服,鲜艳的颜色配着他红润的脸色,显得他朝气勃勃,活力四射,健康与阳光。


“今天带你去农庄吃饭。”老周一见面,就乐哈哈地说。


“其实不用那么破费,吃你做的,我也会很高兴。”这想法对我来说,蛮强烈。


“你就那么狠心,甘愿让老爸那么辛苦。老爸难得享受一次,你还要拒人千里。”


“不是,就想吃你做的东坡肉,想起就流口水。”


“自己做饭费劲,我哪能天天有那么多时间。”


“好,我知道你辛苦了,等下你吃多点,别客气。”


“我请你吃饭了,你还反客为主。”


老周的话有理。从日后看待这事的前因后果,恐怕老周最初的想法不那么简单。


不用半小时,我们就来到了归田农庄。农庄都是竹子搭建的,吃饭的房间都建在水塘上。横眼望去,水塘有三几棵荷莲植物,塘中有养着许多鱼,水面激起阵阵涟漪。农庄的周围,青葱绿茵,相当怡人怡情,到处可见柑橘树,整齐而茂盛。


第一次到这样的地方吃饭,像世外的环境,为这里增色不少,整个人置身此,感觉已经远离尘嚣,返璞自然。


老周喜欢山水上,喜欢大自然,喜欢这种尘归尘的感觉。他有时间,就会拿着相机到处去,走走停停,跋涉山涧中,感悟花草虫。我渐渐受他的感染,这爱好持续到现在,不能不说他对我影响很大。他喜欢讲述他游山玩水的心得,他的新发现,面对强大的倾诉者,我在他面前显得弱小。


“喜欢这里吗?”老周问。


“喜欢,这里好幽美,环境很舒服。”


“我去年来过一次,当时橘子熟透了,一眼望过去,满眼黄通通,让人坐不住,想下去采摘。”


“是呀,要是柑橘都熟了,肯定更美妙。”


“是我一个摄影爱好者带我过来,是他发现这个地方。来了一次,然后一直想再次前来,不过很多时候人要么很忙,要么没陪伴,结果一直没来成。今天带儿子来,感觉真不错,不会比第一次差。”


服务员这时拿了菜谱过来。


我不知道吃什么好,我对吃没什么抗拒性。老周是个主见性很强的人,每次在外吃饭,他总会主动点菜,并且跟服务员交涉很久。他要了解菜来源和做法,并提出一些要求。


这天,我们两个人吃,他点了五个菜,颇奢侈的。不过我不好说他,与其在小细节跟他磨叽,还不如自然流露,展开肠胃去吃喝,酣畅地享受佳肴与风景。


老周在外吃,他的胃口会好很多。在家他吃一碗米饭,在外往往吃到两碗。今天,他又说,把肚子搞大了。他还戏谑,怀才跟怀孕都一样,一都需要先吃饱,二时间久了自然裸露出来。


一路来,我都不健谈,不过我爱听他说话。他讲话生动,富有思想和智慧。今天他给我讲古时候,古人都没冰箱,人家是怎么保鲜肉的,水井是天然的冰箱。老周,还介绍古人吃肉有相当讲究,讲身份,讲节日,还讲环境。苏东坡曾经说:宁可食无肉,不可居无竹。无肉使人瘦,无竹使人俗。今天,我跟老周在归田农庄,真有异曲同工之妙。


老周还讲到,过年时他老家又是怎么做腊肉的,这个贪辣的家伙,一回想他妈妈做的腊肉,口水可以装满整个空碗。




NO28


老周是湖南常德市桃源县人。桃源县,历来被誉为“世外仙境”。一听这个名字,就会让人对那里的自然景观有了向往。我以为这地方风景秀丽、道观雄伟,所以美名为桃源。老周当时也没跟我多讲解。后来我翻看资料,才知道此胜地,就是东晋大诗人陶渊明所作的《桃花源记》中的地方原型。古时候,这里遍植桃花,缤纷馥郁,人们安居乐业,自给自足,隔绝官场黑暗,与战乱的破坏。一联想起大诗人的美妙诗章,自己恨不得与老周马上前去。


吃完饭后,老周就开车送我回来,由于天气热,我们不好到处去。也不知道老周是不是还有其他事,我都听他的安排。


回到武大,老周没让我回他家休息的意思,直接开车把我送到宿舍门口。我下了车,老周转眼就把车开走了。


两个多小时的相处时光,让人很回味无穷,让人有了诗的精神。不过离开了他,自己渐渐会滋生惘然失落。


仔细一想,我们多少天没身体接触了,多久没拥抱与亲吻?更别提性事。还没结束青春期的我,心里和生理,对那事特别有旺盛追求欲。老周让我尝了个新鲜,却同时开发了我思想,得不到的满足,成了少年维特的烦恼。


来到了六月份,事隔一个月整,我才再次来到老周的家。


“你柳阿姨想见你,我岳母也想见见你,你愿意来吃个饭吗?”


“这样。是你做的饭?”我心里有些矛盾。


“你想吃老爸做的,老爸就给你做。”


“那好,我去。”


争取与逃避之间,我选择了前者。跟老周最近的状态,让我有些发狂。


自那次吃饭后,我们的见面就只有在课堂上。有时老周会打电话到我宿舍,不过宿舍的人总在,我们不便多说话,话题也颇平淡无奇。


思念与欲望的不满足,让我焦躁,让我失魂落魄,倍感孤寂。


第一次见老人,也不知道买什么过去好。想了想,自己也没多少经费,于是买了香蕉苹果过去。


老周的岳母以前也是个老师,包括他刚去世的岳父也是个教师,真是个书香家庭。


都说当老师的人好相处,这话有道理,老师在对人性的关怀,对良知的认识,对待人宽心与包容,都比较积极向上。


我来之前,想必老周夫妻跟岳母说了我的身世,老人见我就露出慈爱的眼光和笑容。她还摸我的头,见我个子这么高,她伸高了手方能摸到我头顶。


“小溆,你可以跟颖颖一样,叫我外婆。”原来老人已经知道我名字了。


“外婆,很高兴见到你。”这次遇到老人,我不觉得难开口,不像师母,一直难有勇气叫声干妈。


“小周,小溆确实看得让人喜欢,你真会挑。”第一次听见有人把老周,叫成小周。


“妈,你让人进来坐。”师母在一旁,夺过我手中的水果。她见老人跟老周愣站着笑,也不合适。


老周去了做饭,剩下两个女人一左一右地跟我聊起来。我不怎么健谈,都是他们一问,我就一答。我还是会拘谨,老周不在的时候,我特别感到心口闷。


“小溆,听说你祖籍是浙江的,你出生也是在浙江,你有没回过老家去。”老周和师母都问过我这问题,老人一见面就问我的根源。


“没有,我随我妈去了中山后,就再没回去过。”


“你家那边有亲人吗?”


“不知道,我妈妈从不跟我提那些事,也不许我问。”我有些难受。


“那你,有没打算回去找找你亲人。”


“没有。”


“妈,今天不问这些了好不好。是了,小溆你在杂志社做得开心不开心?”师母也是厉害的女人,他从我的回答发现我很不愿意面对这些话题。


“还不错,我一有时间就过去,能学到不少东西。”


“那个陈社长,我也认识,他对你还好吧。”


“还好,他是干爹的老同学,对我挺照顾的。”


在一旁的老人,也是懂事理的人,她不追问我不愿意谈及的事。两个女人就围绕我生活、学习和工作,淡淡地聊了起来。


这种感觉跟与老周在一起,真是天壤之别。此刻,我宁愿此刻跟老周一起做饭。


老周今天做了好多菜,把桌子围满了,一看还都是我喜欢吃的菜,东坡肉放在最中间的位置。显然,老周这顿饭为招待我而设的。能得到老周这样细心照顾,我特别感动。


我跟老周坐一边,两个女性坐对面。起筷的时候,老周很懂礼仪,先给岳母夹菜,再到我,不过给他我夹的分量特别多。


我心里还在闹矛盾,我接受了老周,我也很想接受他家中的每一个人,但我怎么就自然不起来。我举止小心,吃饭小心,说话小心,连看人的眼神都很小心。


相对,他们对我总是热情,加友善。老人还会给我夹鸡腿,叔母也给我夹东坡肉。老周更不用说,时刻注意着我的碗。


我知道,要是我恢复我活泼开朗的性格,我想这饭大家定会更愉快,更开怀。但我沉默得像块木头,人家踢我一下,我就动一下。


虽然这样,但是我一想到老周在我身边,食道和胃接触到老周亲手做的饭菜,我的心都会甘甜。



NO29


“小溆平时也挺活泼的,他爱篮球运动,大家别让他的安静欺骗了。”老周把我的实情告诉大家。


“是,小溆,不要觉得有压力和紧张,这是你的家,在座的人都是你亲人。”老人也会察言观色。


“好的。我明白。”我让自己笑起来,不要太沉。


“改天,我们一家人一起去旅游吧。”老周提了建议。


“好呀,等我颖颖回来。我们出去走走,好久没那么热闹过了。”老人附和。


“小溆,怎么样,到时一起出去玩。”师母征求我意见。


“就怕我妹妹,见到我高兴不高兴。”


“那你就放心好了,她很喜欢你。”老周说。


“是,上次把你相片寄给她,她收到后打电话来,说我哥哥长得太传奇了,要不是忙着过四级英语考试,她肯定要回来见见你。”师母跟着说。


“行,我都听我爸的。”这时我偷偷看老周,他也望着我笑。


这是我进屋后,第一次感到轻松。


这饭吃饭吃了很长时间,吃完后师母去了洗碗。其他三人在客厅喝水看电视。


“小溆,留下来吃晚饭吧。中午就在这里休息吧,这里还有房间。”也不知道老人是出于礼貌,还是真心邀请。


“太打扰了,不用吧。”我说。


“什么打扰,打扰老爸和外婆是应该的。”老周很不喜欢我的用词。


“是的,小溆,能多看见你一会,我就开心。”老人可能真的对我印象不错。


“午睡就在这里睡吧,我都给你准备好了。”老周说,姿势很父亲。


我不太明白老周的含义,懵懂地望着他。老周见我不解,就接着说。


“颖颖房间的空调我修理好了,你中午在她那休息吧。”


我有些难过,又有些安心。能跟老周睡一起,那是我最大的心愿。但在众人里,要是真要我跟老周睡以被窝,我又有些担忧,万一,万一!


我突然想到,我睡颖颖房间了,那么老周怎么睡?外婆又在哪个房间?


这问题让我心跳加速,满门追求学问的心思。


“妈,你也去休息吧。我给你外孙安排去。”


“好。”


老人第一个站了起来,她进门前向我笑着说:


“小溆,留下来吃晚饭吧。”


“好!外婆你休息好。”


我很紧张地看着她的去向,她一步一步向师母之前睡的房间走近。接着,她开了门,她真在这房间休息。这个判断,让我猜测老周夫妻同房的可能非常大。


当然,女人陪母亲睡也可能。但这可能微乎其微,是我愿意欺骗自己罢了。


老周过来,拉着我的手,把我拖进颖颖的房间。


“你在这里休息吧。这两天我把被子枕头洗了,床单换了。还把叫了师傅把空调修理好了。你看,爸还给你买了夏天穿的背心,185的,应该合身吧,我已经洗过了的。”


老周把背心拿了起来,在我身上比划一番,此时老周就在我跟前。我感觉到他呼吸的强弱。


我想抱他,这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。老周似乎会读心术,看着我眼睛的时候,他所有动作停了下来。


“都睡觉去了,厅没人了。”这时师母从厨房出来。


“是,都准备睡觉了,你就别那么大声。”老周呼应她。


老周又重新把背心比划起来,然后点头,自个说道:看来我眼光还行,合身。


老周接着又去把空调打开,帮我把被子摊开,又把枕头拿起来,抚顺它。


“我自己可以了,老爸你出去休息吧。”


“儿子,你今天好像不高兴。”老周低声说,他把握住时机,此刻师母去了倒垃圾。


“没有。”其实在外婆进房间前,我只是不够自然,说不上不开心。但现在!


“真的没有!”


“没有!”是不是我进房间后,呈现出的一丝丝惘然,让他发觉到我内心不平静。


“爸什么时候都会在乎你,什么时候都会疼你,你要相信爸,知道吗?”老周话是针对什么?


“我知道,这世上你对我最好了。你是我最重要的人。”


老周又走到我跟前,看他动作,他想对我身体展开怀抱。不过,师母突然倒垃圾回来,我们听到钥匙进锁口搅动的声音。


“你好好休息吧。”说完老周就出了我房门,把门顺便关上。


我坐在床上,微弱听到门外有声音,我心跳突然加速地厉害。其实,此刻我已经相信他们夫妻同室共处,但我还是会紧张。


我耳朵靠着门,偷听他们的对话,不证实一翻我不心死。


他们说话小心翼翼,我总不抓不住对话的内容。


“我们去睡吧!”我完全听清楚了,是老周的这句话。


开始,我听到他们不统一的脚步声,此时此刻我把自己的房门慢慢打开,很小心。


通过小小的空隙,我看到老周搂着师母进了房间。他们是一起进的,房间是老周之前独立睡的大房。好一副夫妻恩爱的背影!


没几秒,他们就完全消失了,包括声音,包括搂抱的动作。我久久停留此,心口感觉快窒息,脸似乎没有温度。


退回到自己的床,我平静不起来,脑子里想的全是他们夫妻之间恩爱的场面。老周怎么样疼爱妻子,他怎么样完成他丈夫的角色。我不想自己去想,但眼前播放的画面只有这场景。


难受,好累,空虚,无奈,憎恨,哀伤,这些都是我的贴身词。


想一个人,爱着一个人,我会希图对这个人自私地封锁,完全地占有。


NO30


我的门是虚掩的,去了一次洗手间后,我就把他打开。


除我外,老周是第一个午睡后醒来在大厅活动的人,他在打水喝。他小心咳嗽的声音,让我知道是他,甚至听到他的脚步声,我就可以判断到是他。


他来到我房间了,拿着茶杯,一进来,皱眉,脸生疑。


“你这么早醒来了。”老周关了门,走近我。此时我拿一门书,掩饰自己的失眠。


“刚醒来。”我留意到老周换了套睡衣。


“还习惯吧?睡得好不?”他声音温柔,表情和善。


“不错,睡得好。”


我对他说不出真话。


老周似乎发觉我平静的脸,有些做作。他放下杯子,动作很慢,但还是把我抱住了。


我木讷地接受,对他这行为,既熟悉,又陌生。因为我脑里,停留在刚才对他们夫妻恩爱那幕,以及性爱的幻想。我停留在这一个多月来,老周与她肉体故事的怀疑。


如此这样,我跟老周暧昧算什么?我到底算什么角色?他抱我是出于什么概念?


“老爸,我下午要出去市区,我要去趟杂志社,那边有工作?”


“你不是答应我妈,留下来吃饭?”老周表现有些激动。


“本想这样,但中午吃得太饱了,而那边工作确实繁重,明天一天时间我可能都完成不了。”这是我的借口。


“真的要走?”老周留恋地看着我。


“是,要不然整个下午又白白浪费了。你也不想我敷衍自己的工作吧。”


我知道我的话说服了他。老周安静了几秒,之后他想吻我的脸,被我洞察到。我用手臂挡住了他的攻势。


“老爸,这是你家,还有人在,门也没反锁。”我提醒他,其实是为我拒绝他找个借口。


老周本能地看了看门,又回过头,安分地与我对望。


“要我送你吗?送你出去坐车也行。”


我怕看老周的眼神,我怕我心软。


“有什么好送的,浪费你时间。你不是还有很多事要做吗?等下你还要补课呢。”


“爸有些不放心你。”


说实在,当老师的,看人的功力确实比别人强。我的细微变化,在他面前逃遁无形。


我站了起来,把钱包钥匙拎走,然后对老周使劲笑了笑,就出了门去穿鞋子。


老周就在我旁边看着我穿鞋子,想说话,又突然说不出。


“代我向我干妈跟外婆,说声对不起,来不及道别了。”我穿好鞋子,看着老周这模样,动作稍微慢了下来。


“儿子!”


老周的动容,是很有杀伤力,他生动的表情与他富有煽动性的脸结合,让人很难不再多看他一眼。


我怕我真的心软,出了门,我快速从八楼跑了下去,跑到我气喘,还是不愿意停下来。


沿着树荫道走,我脚步放慢了,此刻我确实远离了他们的视线了。


下午的两点多,路上行人寥寥,蝉声绕耳不绝。一路跑下来,我出了大汗了,头发长长,让我头部脸部分泌更多体液。


不过,当我往脸一擦的时候,我已经分不出哪是汗水,哪是泪水。


不擦的话,我已经看不见路。又不敢停下步伐,继续在太阳暴晒下,把眼睛哭得火辣地疼。


没有亲人,没人在乎我,活在这世上,我不过是个无家可归的孤儿。


六月份,对大学生来说,这该是最忙的时间了,四六级英语到了最后冲刺时间,紧接着几乎所有课程都都作业或写论文,我们还要提前准备七月初的期末考试。


碰巧,我兼职的杂志社这个月起,开始增加刊物内容,从以前的四十八页,增肥到七十二页。刊物增加了许多栏目,这自然对图片需求会更多。我开始不限于按编辑配文拍图的工作,采访呀,报道呀,专家热线,时刻都可能需要我。


第一次见刘豫,只是很短暂的一面。杂志社增刊,自然要增加人手。他是杂志社刚招聘进来的写手,听说他有一手很漂亮的字,文字功夫非常扎实。还听说,他撰稿能力惊人,一小时能轻松写出三四千字的文章,文不加点,而且文采奕奕,框架结实。


这样的人本该很健谈,很风趣,不过他不是,他很低调,甚至低沉。


第一次见他,无论样貌与衣着,他都很不显眼。刚四十岁的样子,穿一身像城巴司机蓝色的工作制服,头发短短,脸跟身体圆润,又是个胖子。一米七的身高显得他像块大冬瓜,眼睛大大却总是不敢看人,脸有些白,脸色有些羞涩。


最开始我的工作跟他关系不大,只是我们都会在办公室见到,同事将他介绍我认识。


那天他就跟我说了四句话:你好。很高兴见到你。以后多多向你学习。


很谦虚的家伙,他样貌跟学识远不如老周,但他够平凡。我跟他,我们日后的经历,不那么简单。


NO31


临近学期尾声,老周作为我们系的副主任,总有许多会议要参加,总有许多新的工作等着他。


自那次见老周岳母,发现老周每天跟妻子睡在一起后,我很少呆在宿舍里。以前我真的很宅,因为等老周的电话让我生活有了动力,那时老周什么时候会来电话,我像懂占卜每每能猜准。而现在,我要忙英语过级考试,要忙写论文交作业,还要复习功课准备期末考。稍微一有空,或者到了周末,杂志社那边有新工作等着我。


这些,让我找到了幌子,轻易逃避掉栉风沐雨中的老周。


两周多时间过去了,我跟老周除了课堂互相偷望外,就见再也没见面。我们连电话都很少联系上。其实,宿舍的人会经常告诉我,你干爹又打来了电话,但我喔一声就了事。不到十一点,我干脆不回宿舍。


在课堂里,我也作了变化。我现在不坐在最后,也不坐最前,我坐最中间,被一群同学包围着。老周要是课间想跟我聊些什么,想必他会不好意思。即使他肯坐过来,他又敢说什么话呢?


而下课了,我就急忙离开教室,趁人群都站了起来挡住老周视线,我迅速离开。


这些情况,不是一天两天的状况,怎么会逃得过老周的法眼。


“康溆,下课后到我办公室来一趟。”老周动用了他的职权,他这样做没人敢有意义。


半个月过去了,我们父子才有第一次对话。


“等下,我们一起去吃饭好吗?”关了门后,我以为他会训话,或者问话,没想到他开口是个请求。


“不了吧,都这么晚。”我看着他眼神,自己会难过。是的,其实我逃避得难受,明明很想念他,对他一往情深,却要装作不理他,不在乎他。


“这次,不去我家吃,我带你去农庄,就我们两个人,好吗?”他的说话方式,让我的心几乎崩溃。


“老爸,你知道的,我英语过几天要过级,临近期末又有好多作业,我真的很忙?”这个准备许久的借口,现在才说出来。


“就一个两个时间都不肯给老爸。小溆!”


我不敢看他的眼睛,低着头,我怕我这些天来对他的想念,会聚集一块,一爆发就麻烦。


见我沉默不语,老周又补充说:


“爸爸感觉伤害到了你,爸爸知道你敏感,知道你在乎许多事。其实,我是一心一意为你好,为你着想,不过我不能完全抛开家庭与工作,自私地跟你爱。”老周果然厉害。


“爸,不说这些了。我明白。”


“可你逃避爸了,不是吗?你知道我会难受的,是吗?”


“爸,不是的。我怕我无法集中精神,我这学期我一定要过英语。”


“真的?你会告诉爸,你不会不理我了,你只是暂且放弃其他,专心学习?”


“嗯!考完试后,我们再一起吃饭,一起去爬山好吗?”


“好!好!”老周阴沉沉的脸,终于出现阳光。


分手后,我们分头走。下楼的时候,我的眼泪又不争气了,真不希望自己这样软弱。可想到刚才跟老周的对话,想到他的表情,想到自己不断欺骗他,自己就控制不住了。


老周,其实你又知道我有多想你,有多爱你。不过,你是个已婚中年,你除了我,还有你妻子和女儿。你跟妻子发生性爱是合乎常理,跟我不是。要我在你家,不小心了解到你们的私生活,甚至要我每晚躺在床上想着隔壁房的你们每晚搂着一起睡,那感觉比死还难受。你又知道吗?


调整好心态把六级英语试卷做完,把学期所有论文跟作业做完,时间又到了期末考。每晚,我抱着一大堆书去课室学习,去图书馆翻书。我怕自己突然停了下来。好不容易跟老周之间,有了隔阂,有了缝隙。


苦心人,天不负的,考出来的成绩很喜人,班里排到第一,系里还是排第一。再加上在杂志社发布的作品,能换些分数,我的绩效成绩还是第一。不过这些,都是用来安慰自己的肤浅数字。也算对老爸,作为干儿子的,给他脸上抹上一点虚荣。


我没有答应老周,英语考完后跟他出去吃饭和爬山。也不见得他真的有那时间。不过他愿意挤出来,愿意迁就我,我是知道的。他曾经交代我舍友,让我回复电话给他,我一直没去回复。


在课堂上他还会使出那招,动用他主任的权利,把我叫去教务处。我又一直没去,叫人帮我送纸条。


拖拖拉拉,闪闪躲躲,又到了学期结束。


整个过程,我也很害怕,我害怕他真的在我生活里突然消失,真的不再理我。害怕我们的缘分这么浅,害怕我们的爱是经不起考验。然而,每次当我要去拿起电话打给他,我都要挣扎好长时间。


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很懦弱,胆小怕事,对爱无力。还是我怕我这次,如果我受伤了,我怕我再振作不起来。


开始有心躲他,可能单纯是因为恨他跟妻子睡在一起,发生必然的性关系,妒忌心作祟。


后来,考完试的第二天,我图书馆借书出来的时候,我看见老周一家四人在校道散步。他们离我不远,我躲石柱后偷看。他们说说笑笑,可爱活泼的颖颖果然跟相片那样天真漂亮,老周的脸一直洋溢着笑容与慈爱。


我就知道,爱上已婚中年,必定会恨这个已婚中年,妒忌他身边亲密的人。





特别声明:本文为同志头条自媒体平台“同志号”作者上传并发布,仅代表作者观点,同志头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。
0
0

请注意法律法规文明发言,严重者将会封杀ID

最新评论

暂无评论,快来抢沙发!

随机推荐
为什么异性恋才是正常?同志却被称为不正常?
浏览:4.1千+ 09-19
淘宝直播负责人笑侃:去年我背着包一家家去游说,今年双十一却翻身唱主角
浏览:小于3000 11-11 20:45
关于拉拉,你不可不知的秘密!
浏览:5.2千+ 09-19
同志微电影大全,床戏大尺度《橙子》(中国传媒大学)同性恋
浏览:小于3000 10-30 22:30
[原创] 我与表弟谈恋爱-4
浏览:5.0千+ 09-19
拉拉艺术家描绘名人的“惊悚画像”行为,被送进精神病院
浏览:小于3000 09-19
最新搞基舞?什么玩意儿?要红爆网络?
浏览:小于3000 前天 13:24
与已婚中年缠绵不清67-68-69-70
浏览:小于3000 11-02 11:05
俞渝手撕李国庆:他是同性恋患梅毒 李回应:变态精神病
浏览:小于3000 10-26 23:13
李安电影中的同性欲望:隐藏的男体,隐秘的激情
浏览:3.5千+ 11-11 20:18
艾滋病,不是你想的那样!防艾知识了解一下
浏览:3.8千+ 09-19
我与表弟谈恋爱20-未完成待续
浏览:小于3000 09-19
如果发现孩子是同志,家长该怎么做?
浏览:4.2千+ 09-19
注意!这些行为会让孩子成为同志!
浏览:5.1千+ 09-19
与已婚中年缠绵不清71-72-73-74
浏览:5.0千+ 11-02 11:07
艾滋病可能被治愈?深圳这个团队成功研发防艾药物
浏览:5.3千+ 09-19
你对同志有什么看法?网友:异性只是为了繁殖,同性是真爱
浏览:小于3000 09-19
张国荣去世15年后的今天,同志终于得到认可!
浏览:5.1千+ 09-19
电台节目:一个老年同志的自述:活到 35 岁,我才知道
浏览:3.5千+ 11-13 05:32
如果你的儿子或者女儿是同志,你会接受吗?看心理老师怎么说
浏览:5.0千+ 09-19
加油吧!同志君

同志头条热点资讯员

关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