与已婚中年缠绵不清45-46-47-48-49-50

加油吧!同志君 评论:0 阅读:85 11-02 10:57 来源:网络


NO45


下午,我跟周演来到了马鞍山公园。车程不算短,主要是绕了许多山路,老周记性好,没走出路。


我没来过这地方,周演给我说的惊喜,到底是什么呢?我心里猜。


到目的地前,老周下了车,在一个小地摊买了许多元宝蜡烛香,他的用意让我迷糊。不过我没问他,我知道问了,他多半不跟我说。


阴森森的丛林,寂静而诡异的竹群里,传来鸟叫声。一块块竖起的石头,规整而坚硬,堆起的小山包整齐地排列。咋眼望过去,让人心惊胆颤,这是山坟。


我知道这是留给什么人长眠的地方,但我不知道这里葬了是谁?


“小溆,你知道这是什么地吗?”


“不知道。”满脸严肃的老周,让我不敢乱说话。


“知道这里安土的人是谁”


“不知道。”


“是我父亲。”


我已经留意到墓碑上刻着周仁全三个字,青灰色的花岗岩,上面被盖了一层杂草。


动手除草,烧香,点蜡烛,打扫败叶,我跟着老周忙了起来。一路无话的老周,只是静静地干活,静静地想。我们心情都是沉重的。


忙得差不多了,老周点了烟,缓缓跟我说起话来。


“儿呀,我回不去桃源了,你也不要带我回去,把我留在武汉吧。爸生平没对不起别人,唯独你妈,我感觉我骗了她一辈子。跟她几十年夫妻,我们一直和睦相处,平安无事。不过我知道,我心里一直想着另外一个人,我跟她(他)是注定这辈子有缘无份了。其实,有时候我觉得很痛苦,不知道自己人生的路是不是该那样走,到现在我还不知道该不该后悔,后悔跟喜欢的人一起生活。人呀,就那么几十年,什么是爱,会让人糊涂起来,我不知道跟你母亲算不算爱过。但很多时候,我心里只有另外一个人,想她(他)过得好不好。儿呀,你把我留着这里吧,让我在她(他)活着的地方停下来,让我死了,也可以继续去想,也许在九泉之下,我能碰到他。”


这是老周生父死临终前的话,也算是交代。


至今,老周也不知道父亲所说一生牵挂想念的人是谁,不知其是男是女。不过老周父亲的勇敢说出内心的秘密,确实令老周感到震撼。


老周说,其实按他现在的分析,他猜这个人就是父亲的战友。老周称呼他为华叔,华叔个子魁梧,长相粗狂又不缺男人味,说话的时候很强势,声音洪亮,相比老周的父亲娇弱多了。华叔,跟老周父亲参加过越战,他们差点死在一起,两个人是靠意志活了下来。复员后,两个人就成了生死之交。


老周父亲没离开桃源的时候,华叔每年都要到老周家探年,并且住上一小段日子,有时他一个人来,有时带上家眷。每次华叔要前来,老周父亲总是很紧张,也很兴奋,平时不多笑的他,会莫名其妙地笑得咯咯响。


后来,父亲离开了桃源县,带着母亲和我去了武汉。华叔花了不少关系和金钱,给老周父亲找了份不错的工作。之后,老周家的生活确实渐渐好了起来。作为恩人,一家人对华叔,总是毕恭毕敬,老周父亲对华叔更是言听计从。印象中,老周的父亲和华叔总来聊不晚的话题,每次来了,两个男人非要睡着一起,聊不到天亮也要聊个三更半夜。


老周说有一次,半夜他醒来,听到隔壁房传来摇床板吱吱的声音。同时,他还听到父亲接连不断地声,和另个一男人深沉的喘气声。已经知道手淫是怎么回事的老周,有些好奇,脑子里装下了这印象。


后来,华叔病逝了,很突然,心肌梗塞毙命。这对老周的父亲打击很大,本来一直强健的体魄,日渐消瘦,精神样貌一日不如一日。那时候,老周已经在武汉教书了。每次回到家,感觉处在风中残烛的父亲,总会提起华叔,闪烁着泪光,说他老梦到华叔,梦到自己跟华叔在越南边界的事情,梦到他把自己带过武汉来,过上好日子。


每当此,老周非常钦佩他们的友谊可以那么深厚,可以那么至死不渝。直至老周年纪大了,发现自己对男人的感情也不那么简单,他就会经常想起父亲生前的事。想起那个半夜醒来,听到摇床板的声音。


看得出,老周很爱他爸,父子情深,不需更多言语,只要使个眼神和表情足够。祭祀的过程中,老周湿湿的眼泪,一次又次脱框而出,浸润了泥土,感动了亡魂。


“爸,我把我爱的人也带来了,你看看他,多好的男孩。”


我只顾感染着老周的悲伤,根本没反应过来。老周突然的坦白,让我惊愕不已。


老周转头看了看我,给我使了个会心的笑。他接着说:


“爸,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。当年你也遇到跟我一样的情感问题。请原谅当儿子的不孝,原来我大胆妄为。不过爸,儿子真的很喜欢小溆,我从来没这样过,那么在乎一个人,日夜想念一个人。”


此刻,我眼前也模糊了,内脏肯定被感动地一塌糊涂。


老周把我拥抱在怀里,我们两人紧紧抱在一块。老周,你知道吗,此刻我也想郑重地说声:我爱你!


老周哭够了,我们洗干净手,在湖边坐下来。落日侧面照过来,温和地抚慰人的脸,宁静的湖边好比人的内心,没有波澜起伏,多了缤纷多彩。


老周重重吸了一口烟,往常他在外面不贪烟,除了交际外,他就饭后和写东西时吸几口烟。此刻,我没说他,胡子长长而规整的他吸着烟,眺望远方,手在长空中来往划过,让人觉得他像个酷酷的诗人,像个沧桑的智者。


老周突然紧紧抓着我的手,望着我,笑意浓浓,但没真的笑出来。


我觉得我读懂此刻他的心意。我搂着他肩膀,脸挨着他的脸,真希望时间能被我们锁住,我们可以这样看着落日,在美丽的东湖边天荒地老。


吃过饭后,老周才把我送回杂志社去。其实我希望他留下来过夜,今天对他的渴望,总我知道自己离不开他。不过,我知道我们的日子还长着,我们还不需要朝朝暮暮。而他刚安徽回来,已经把一整天的时间都给了我,我感到相当满足了。老周说得对,不能只为某感情而活着。


看着他跟我一样依依惜别的表情,我真想冲过去,再次把他抱住。无奈世上活着的,并不是我们两个人。



NO46


回到宿舍,灯火通明,平时节约的老刘,今晚把所有灯都开着了。


我进门时,老刘正捧着一本书,见我回来了,他把书扔得几丈远。匆匆站了起来,他那表情又是紧张,又是兴奋。


“你吃饭了吗?”他声音有些发抖。


“吃过了,你呢?”我淡淡地说,脑子里还停留在刚才老周离开那幕。


“吃了,我怕你没吃,我给你留了饭,要吃吗?”


“不用了。谢谢!”


我进屋后,坐下来,第一件事就是脱鞋。老刘赶紧给我找来拖鞋更换。我脱完了,他又把我篮球鞋放到鞋柜,把袜子放好,殷勤得很。


“你口渴了吗?”老刘说,我还没回答,他已经到冰箱里拿汽水给我喝。


“谢谢。”我接过可乐,看到老刘这张可爱而一无所知的脸,此刻我心里愧疚感由一点点变得强大。


天气热,我衣服穿了一天,流了不少汗,实在熏人,我赶紧把衣服脱了。老刘在我旁边,像个管家似地站着,他过来帮忙脱衣服,完事后,他把衣服扔到桶里。


“你脱裤子,洗个澡吧,我好拿衣服去洗。”老刘说。


我看了看他,他满脸关怀的模样,让我不好拒绝他。脱裤子的时候,我在想,怎么他不问我跟老周的事呢?


刚脱了裤子,老刘就抢了过去,他把我刚才脱的袜子也捡起来。紧接着,他匆匆去了洗衣服。我光溜溜,继续喝可乐,脑里一时想着老周,一时浮现老刘。


今晚,我要跟老刘坦白我的事吗?洗澡的时候,围着这个问题我想了又想。


洗澡时,我没关门,老刘功夫很轻快,一会过后,他衣服洗好了。他突然冲了进来,拿了挤好牙膏的牙刷递给我。此时的老刘已经赤裸裸在我面前。


“你也没洗澡吗?”


“没有,我等你回来。”


“我今天回来晚了。”


“嗯,你一出去就去了一天。”


“是,我有事。”


“噢!”这个胖子真笨,也不问我出去干了什么。


“你晚上都做了什么?”我转移话题。


“看杂志,做饭。今晚我做了排骨给你吃,可惜你吃过了。”老刘露出颓丧的脸。


“那我明天吃。”我不忍心,突然。


“好,我都放冰箱了。”老刘的脸说变就变,此刻他多像过年时领了新衣服的小孩。


老刘的手放在我下面的时候,我不免惊讶。


也许是年轻的缘故,我有反应。他蹲下去给我用口那个的时候,我不同意,此刻我知道自己对不起他。


“脏,还是别吧。”我说。


老刘不怕助力,强为。不忍心拒绝他,还是欲望在作祟,我让他得手了。


不过一小阵子后,我用劲推开他,此刻老刘没平衡好,他重重跌倒了,头撞了墙。这意料不及的事,让我难过起来。老刘赶紧抚摸头部,摆出痛苦的表情。


“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我蹲下去看他。


老刘望了我,他的变化真是快,他要眼泪,眼泪就蹦出几颗来。


他好像怕我看见,赶紧给我笑了起来,积极地说:


“没事。我把衣服晾了去,你继续洗吧。”说完,他爬起来,跑了出去。


心情倍感沉重,我悄悄跟了他后面,偷窥他起来。老刘晾衣服时,他伸手把脸擦了把,反复几次,许是汗水,更可能是泪水。


是不是他知道了我跟老周的事。可是没理由,我跟老周之间,就我们两个人知道而已。是老刘敏感了,还是他观察力强大?


老刘洗澡的时候,我在房间找迹象,没有任何发现,房间很整齐。把老刘的东西翻遍了,也没找什么任何可疑之处。


老刘洗完澡了,人出来时,我又见到羞涩的他。他躲自己床去,安静地整理床铺,不时瞄下我,但见我看着他,又赶紧低下头。


气氛很煎熬,我们两个都安静地看着书,啥都不说,不过估计大家都心不在焉,胡乱翻着纸张。终于,到了睡觉的时间。


“我睡了。”我开口说,放下书,躺在自己床铺。


老刘噢一声后,把书也扔了,关了灯。


黑暗让人觉得特别寂寞,本以为终于会安心入睡,但总找不到通往梦想的进口。


“要过来睡吗?”那边的老刘突然说。


其实他也在老翻身,我知道他也睡不着。


我很犹豫,老刘在我面前突然像个病患者,让我有疼他,保护他的欲望。但是,想到老周,又让我想起背叛,与罪恶。


我迟迟没动身,也没开口。


老刘意想不到地主动,他匆忙下了床,倏忽就爬了上来,安静地挨着我床边。羞涩的他,没敢乱摸乱动。


见我久久没动静,煎熬中的老刘再次勇敢起来,他抱紧了我,枕着我胳膊。


“你是不是觉得我今天有什么不一样。”我试探,突然我有告诉他实情的欲望。


“没有,我知道你是爱我的,这就够了。”


“老刘,你觉得我人好吗?值得你爱……”


“我们还是睡觉吧。”老刘打断我的话,又突然下了地,爬回他自个的床。


此刻我哪有心情睡觉,我紧跟着他,爬到他床上去。两个大男人像小孩子过家家,玩游戏。


我把他紧紧搂着,贴着他的身体,老刘背着我,面对着床,我看不见他表情。


借着月光,我去偷看他表情。今天的他,太奥斯卡了,想笑就笑,想哭就哭。


“你会不会突然告诉我,你不要我了!”他说,声音很细轻,不过我能完全听清。这股力量让人震撼全身。


“怎么了,你是不是看到什么,知道什么?”


“今天那个人,是你BF吗?”老刘说。


他突然嚎哭起来,第一次见他这样伤情。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他,如果告诉是,我不就把他弄心碎了吗?


要是我继续骗他,又只会将我们三人卷入缠绵不清中,欲望与罪恶同往。


“他不是我BF,你怎么会那样想。”老刘回过头看我,泪汪汪,可爱与可怜相当。


“真的,你不要骗我。”他哭得有些上气不接下气。


“他是我的大学老师,我认了他干爸,今天我跟他去祭祖了。”


“你们是不是互相喜欢的。”


“干爸与干儿子,你说呢?”我帮他擦了泪,此刻非常心疼他。


“你们有没做过?”老刘逼着我不放。


“没有。”


我压着老刘的身体,把他摸了。此刻,我不是诚信欺骗他,只想他别难过。


他也渐渐不哭了,此刻我也想了,太莫名其妙。压抑着,逼迫自己去想着老周,想着他今天为我所做的一切。想着老周才是我值得厮守一生的人,我有了力量。


“我想给你,好吗。”老刘让我读出他急切与渴望,他慌乱地摸起来。


“不了吧,太晚了。”


“我喜欢你。”


老刘没听我的,挑逗我。


“我怕你受伤,还是等你好了,我们再来吧。我不想再次把你弄疼了。”


“我不怕疼,我不怕那种苦。我希望你快乐。”老刘坚定地说。


我不免感动,也许他情欲使然,不过我相信他对我的感情是真的,他对我的付出也是真的。


“但你知道吗?你疼,我也会跟着疼。”


老刘终于笑了,像个刚撒娇的小孩,藏在我怀里,再也不肯爬出来。



NO47


昨夜,等老刘睡着了后,我回自己床睡去了,因为我又把老周想了想。


可是半夜里老刘醒了,他硬跟我挤一张床。朦朦胧胧,糊糊涂涂中的我,没怎么理会他,侧了个身,让老刘搂着我入睡。老刘似乎这样才安心睡个好觉,响起了阵阵呼噜声。


今早醒来,我睁开眼睛,那个胖老刘已经穿戴好,坐在我旁边了。


他动也不动,滚着眼珠子看着我,脸显悦容。


“你在干什么?”我说了一句又闭上眼睛。


“等你醒来。”


“多少点了?”


“还不到八点,不着急。”


“你又起那么早。”我再次睁开眼,看到茶几上的白色塑料袋,那是早餐。


“习惯了。你昨晚没睡好吧?”


“还可以。”


晨勃的原因,而老刘一直望着我,我迟迟不肯揭开被子。不过,我还是得起床,看样子老刘还会注意我。


“你刚才偷看我。”此时,我发现老刘比我还羞涩。我突然来了勇气。


“没有。”


“没有?”我反问。


“有,看了。”老刘真可爱,撒谎都不会。


“看了就看了,干嘛脸红。它长得让你难堪?”我笑个。


“没有。挺好的。我还想摸摸它。”


老刘见我笑了,他整个人明显高兴起来。


“不行,摸多了没新鲜感。”说完,我下了床,上洗手间去。


老刘没追着过来。我小解,花了会功夫。往回走时,发现老刘把牙膏挤好,在洗手盘等着我。


我一把抢了牙刷,给他使了个色色的表情。我知道的,我要是毕恭毕敬对待老刘,以礼相待,他反而觉得别扭。我自然点,霸道点,他才受用。


给他使表情同时,我使劲捏了捏老刘肥臀。老刘羞涩地看着我,本能躲着我,往后退。我好生奇怪,昨晚他还要求我做他后面,今天他怎么就碰不得,到底他心里怎么想的。


老刘自觉退了出去,我安心刷牙洗脸。


我受老周的影响,这个时候我也喜欢上哼起歌,清晨唱歌能让自己情绪饱满起来。我嗓音不如老周嘹亮,也不至于五音不全,咬字还算清晰。老刘突然鼓起掌来,说我唱得好听。


我匆匆走出来,老刘把早餐摆好,等我一起用餐。我一瞧,今天太阳往哪出了,多丰富美味的食物,还有糕点。这是节省的老刘所为吗?


“你是想我增肥,还是想我壮阳。”我还没坐下来,就挑逗老刘起来。


“都想,倾向后者。”大概我心情好,影响了他,他活泼了。


“我壮阳对你有什么好处?”我坐下来,拿起牛奶就喝。


“没好处。”老刘腼腆地低头选食物,他挑了个虾饺点心,真会挑吃。


“但我觉得有,而且紧密联系。”我给他使个暧昧眼。


“什么联系?”


“你昨晚跟我说了什么?你记得不。”


“昨晚我说了什么?我不记得了。”


“你说你不怕疼。这话对上你还说了什么,记得不?有个要字。”


老刘笑了,偷偷的,不好意思的,他这模样我喜欢。也许老刘,就是个喜欢被男人征服的人,被人疼,被人欺。


“想吗?”说来也怪,突然就萌芽了。


听我神秘一说,老刘此刻笑得更欢,拿了个肉包子,走开了,他去打开水。这行举,感觉太港台电视剧了。不过,我竟然受用。


我放下食物,追了过去,激动地抱紧了他。一接触那刻,老刘身体是绷紧的,不过渐渐松散了,软化了。


“只要你高兴,我不怕,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。”


我本想慢慢炮制它,可他已经亮出底牌了。我还以为有个过程。没想到,没开始我就已经得手了。


我怎么变了?突然喜欢上追求这样的过程,追求一个不服从的人,变成安心受命。


“那我真的来了,把你干了!”


“嗯!”老刘太给我阻力。


“不过,看来现在不行。时间不多了,我们吃早餐,然后去上班吧。”


是老刘的安顺,让我突然没了那种刺激感,追求感。还是突然想到老周,让我发现自己的行为多么可耻,可恨。


我回到座位下,继续吃早餐。此刻,我心还在砰砰乱跳,遣散未清的情欲。


情欲的门,一旦被打开后,青春韶华的人,品出思春的猫。我开始思念那种感觉。思念老周,我不再单纯,期待那种山雨欲来的感觉,瞬间山洪爆发的感觉,那种灵与肉震撼的感觉。


上班,这一天,我屡屡走神,眼神迷离,整天对着大门口发呆。整一天,我下面会突然昂首问天穹,憋得难受。而在一旁殷勤服务的老刘,让我几近崩溃,倍受情欲的摧残。我会浮想,如果再跟老刘来一次,真刀真枪地裸战,他会不会也像老周那样,出现奇妙的自然射现象。之前那次,老刘在我身下,他只感受到疼痛,那是因为我没借用工具润滑,要是有辅助的东西他会不会也快活起来呢。


这些龌龊而又本能的欲望,让自己容易迷失。


老周没说什么时候会过来看我,这让我对他的期待,既急切又烦躁。


今天,我心里装着他,为他疯狂,为他丢魂落魄。我甚至利用上班的时间幻想跟老周去哪玩,构想我们相处的细节。傻傻地笑,傻傻地想哭一场。


当我提起电话,要拨起老周的手机号码,要么怕老刘听到我们的通话,要么担心老周正在吃饭或者午睡,一直没成事。以往,我都习惯了老周的主动问候和联系,自己突然主动,感觉勇气总不够。


就这样,在期待和失望中,我熬过了一天。


与老周想必,老刘这个人显得非常暖人心窝。上班前,老刘给我熬了汤,他知道我喜欢喝广东的老火靓汤,他刻意模仿书做法给我熬了一窝冬瓜汤。虽然味道不够地道,但他心情浓浓,让我感动。中午时候,老刘把昨晚的饭菜弄热了,自己不舍得吃肉,把排骨都让给我吃,假装说自己太胖,中午自个就只吃青菜。


白天上班,老刘见我精神恍惚,他也跟着忧心忡忡。他给我泡了参茶,还偷偷给我送巧克力。不时,他摸摸我额头,怕我是不是发烧了。见我趴在桌子上,无精打采,老刘会劝我上宿舍补睡下,他帮我把门。一下班,老刘去市场买了只新鲜的鸡,给我弄蘑菇炖鸡。平时节省的他,今天实在破费,把过春节提前过了。他这心意与关怀,让我感动与惭愧相当。


老刘对我那么好,却不知道我心里想着是另一个男人。





NO48


像是一只无巢飞鸟,我不懂回家,不理解家的概念。天地间,我毫无目的地飞,有时我为我的自由骄傲,有时我为自己的疲惫悲伤。


老周是个有家的人,一个完美环境里,舍不得走远的狮子,他时刻注意保护着他的家人。这是责任,这是人道主义。


每每这样比较,我总忧伤得不得了。


也许,我跟老周的爱情是错的。


胡思乱想一整天,我找不到任何平衡点,只让自己烦躁和胸闷。


当老刘洗澡出来,光溜这身子。他.还不忘把水果洗好切好,笑嘻嘻地递给我尝个新鲜。


借着喝了几口啤酒的劲,我把我压抑了一天的身体欲望、对老周的爱与恨、将老刘的感动及幻想,变成了切切实实的行动。


我杀老刘个猝不及防,将他紧紧抱住,或者说是捆住。把他推倒在沙发上,如虎喜兔般扑过去,死死压着他,不让他挣扎。紧接着,我开始吻着他的脸,活像醉鬼在闹事。不顾老刘又多惊愕,我咬了咬他耳朵,用了狠劲。让他感觉到疼,与害怕。


果然,老刘在惊愕与受疼,他做出别扭的脸部表情。这就对了,我想看到的就是这只惊弓之鸟,从惊怕到享受欢乐。


我吻他的嘴,动作强硬。他开始不肯,嘴张开呼吸,又紧紧关闭上。我左手继续按着他的身体,让他站不起来,让他体验暴力美学。


老刘没说话,害怕一点点消失,他又恢复了羔羊的本质,终于张开了嘴,跟我热吻起来。


这个笨拙的中年,没有技巧可言,正因为没技巧,显得跟他的长吻回味无穷。原生态,老刘让我想起这个词。我突然咬了咬他的舌头,纯恶作剧。老刘躲了,苦闷看了我,接着又无惧地主动吻我。


他发出娇滴的声音,参合着我沉重的呼吸声,让人感到陶醉,感到热血沸腾。


这个已婚中年下面的东西还保留得蛮好,肤色泛红泛黄,难道常年不用?它开始萌生挣脱我手掌的力量,对抗中,显示他已经准备好了。我脑中,此刻挤满了一个要字。


“老子今天就要你!”我粗野,无理,强盗!


我勇猛地开始,老刘不免张嘴喊疼,并使力推我。他真的用力了,看得出这次让他承受不了。


突然想起了有件管用的东西还在我包里,我眼睛闪亮起来。这是老周上次说不方便带回家,给我留下的小日本KY。


想到这事,我人已经找到包,翻了起来。没费周折,得手后,我拿了KY又奔回老刘身边。整个过程,老刘没动过,只是静静地看着我,多了许多无辜的表情。


我打开盖子,倒了许多润滑液手心。老刘偷看起我来操作,表情又好奇,又羞涩。不过,他没问我这东西怎么来的。想必他也明白,这东西能起到啥作用。


也许在时间上,他来不及问。


一路流畅,见底,挤满了空间。东西进去后,老刘还是感觉不适,与疼痛,哎哟地喊。


这次,我不让他推开我身体,我紧紧抱着他,任由他挣扎,就是不松开。


“你放松,没事的,我不动了。放松!”我在他耳边劝解。


我抱着他,不敢动一下。


老刘渐渐安静了,叫声消停了。他也不再推我。


“你爱我吗?”老刘平静得太突然,问得突兀。


“爱。”我已经无法判断,不知算不算敷衍他。


“我是说真的,你爱我吗?”


老刘像似没谈过恋爱,少女的问题,让他问了又问。


“嗯,我真的爱你。”我说话的时候,恰好利用老刘分散精神,开始第一个来回。


“你不要骗我?”此刻觉得老刘既天真,又啰嗦。


“没有。”


我也不敢猛烈行事,很轻柔,很缓慢,像在细心打磨一件工艺品。


“你可以说你爱我吗?”老刘哀求道,那表情佐证他疼痛不再。


“给我安静。”我也不知道哪来的野蛮,呵斥他。


老刘,见我这么凶,也真的安静了,闭上小嘴,只管眼睛乱看。他趴在沙发上,一时偷望我,一边闭上眼。


接下来,我只好集中精神,一个人孤独的驰骋。骑着站马,我踏过草地,翻过高山,越过城池。我要看山,便来到高山下;我要望海,海就在我眼前;我要杀敌千万,眼前会是绵绵不断的敌军,我挥着方天画戟,呵斥赤兔马,长啸一声,一夫当关。


当我好奇老刘的红脸,与怪异的。我再摸老刘,它直直对着苍穹,坚挺而沉默地思考。这就是《孟子》中的:独乐乐,与人乐乐,孰乐?的精粹吗。


有了互动,才有更宽阔的思想交流,境界才会更上一层楼。


苦心人,天不负。在我辛苦耕作下,老刘的呼叫声,不再是微风细雨,而是雷鸣交加,像哥伦布发现新大陆,跪地的欢呼声。


最后,他只剩下呼吸了,沉默着的身体。


老刘叫都不愿意叫一下,他沉沉地睡去,还是能量消耗殆尽。


NO49


做老刘的过程中,我只感到是青春期生理完美的排泄,没有罪恶感,没有一丝内疚。


当自己完成,进入不应期,急促的呼吸,跑跳的心脏,挥霍干净的酒精,让我大脑出现又另一种活跃。


我开始后悔了,开始内疚了,开始厌恶自己。左右逢源的角色,并不光彩。


老刘心满意足地看着我,一直在腼腆地笑,一边在给我擦汗,并开始清理现场。


“老刘,对不起。”我突然说。


“干嘛对不起。”


“刚才我太冲动了。”


老刘咬了唇,获得更多欢愉,依次判断他还满意我刚才种种。见他这样,我话题又戛然而止。我在想,或许暑期结束了,一切都归于平坦,路线才清晰。


时间是很好的东西,一边创造回忆,一边摧毁回忆。我侥幸地想。


我草草洗了个凉水澡,看见老刘忙得前前后后,我突然觉得有家的感觉,老刘就是我乖婆娘。


老刘也重新洗澡,他身子没完全擦干净,就急着要跟我一起睡。他径自拿了枕头过来,表情得意。


“今晚分开睡吧,那样我们可以更好休息。”完事后,我更乐意一人行。


“男人是不是搞完了,都这样,自己满足了,就不管别人了。”


“你不也男人,刚才不也满足了一回。”


“你是我男人。”他不害羞。


“那你是我什么人?”


“我也是你男人。”


“屁!”


这话合乎逻辑,但我听起来别扭。


我跳了起来,匆忙下了床,走到老刘的被窝躺下,企图摆脱这个胖子。


其实老刘不会装扮自己,按相貌他也蛮不错的,他肤质挺好的,只是发型,衣着以及形态不会加以润色,要是他有老周那么本事,有人民币也有审美能力,想必装扮一翻后截然是位名熊。


不出我所料,老刘没安静几秒钟,又像花蛇紧紧挨着我把我缠住。我试图挣脱他,可老刘心狠,哪怕我掉下床,也要搂着我。我只好不折腾下去,与熊同眠。


我睡意很快来了,那边的老刘还在调整睡姿。当我打开周公大门,刚要走进去,我听到老刘在我耳边轻轻地呢喃:老公,我爱你!


话语很清晰,我没回应他,内心里涓涓流着甜蜜,又有几分担心。


第二天,杂志社给我配了任务,我要出去拍外景。工作需要,说走就走。老刘今天要赶稿子,他不能与我同行。


老周教育了我,工作的时候该集中精神,做到最好。一个上午我都在忙忙碌碌的工作,忘记缠绵不清的情事。


当我完成所有工作,把三角架折起,放进车厢后座时,我发现老周那辆雅阁轿车就在我二十多米处。


我读了几遍那熟悉的车牌,但我还不肯定是不是老周的车,发现得太突然了。


接着,我走到老周的车身,到处瞄了瞄,主要想看车内是否有什么。结果车内没老周,但证实车确实是他的。


我又是兴奋又是疑虑,转身离开车身,将要跟随单位的人回去。这时,一个人从后拍了我肩膀,把我吓一跳。老周神出鬼没地出现了。


“儿子。”老周笑哈哈地,见我受小惊吓,也不怜悯。


“老周,老爸。”他那表情感染了我。


“看什么看,上车吧。”


“你怎么来了?”


“车上说,你下午不用回单位了,刚才我给老陈打了电话,我要占用你下午的时间。”


“你又擅自做主,帮我请假。”


“上车。”


老周让我知道,那叫霸道。


车启动了,也不知道老周要带我去哪,不过我心悦诚服他的安排。


“后座有个袋子,你拿来看看,喜欢不喜欢,我买给你的。”老周已经把车开出去了。


我很自然地伸手取袋子。


我很记得,那是部翻盖手机,波导牌子,银色的,那是我第一部手机。


我好长时间说不出话来,自个欣赏起来。那时候,手机开始在校园流行,不过那东西很贵,眼前这东西起码要我一个月的工资。


“喜欢吗?”老周得意笑了,他读懂我表情。


“还好。”我不能让他得意。


“你就这样了事拉,多谢也不说一声。你可知道,我昨天开车到市区去给你买的,早上没买成,下午又去了一趟。千挑万选,才买了这个。”


老周确实很厉害,这手机我爱不释手。


“你昨天一天时间,就为了买这个送给我?”我转头看老周,把思维转移。


“是呀,本想买了后,直接给你送过去,无奈学校那边有事,要不然昨晚我就见到你了,不用今天一大早等你一个上午。”


这下,我心都凉了。本来见老周前,还对他还存在怨恨,因为他没说什么时候见面,我给了他联系电话他也没打,让我苦等了一天。而现在,我知道老周为我做了许多事,他还把宝贵的时间都给了我。


相比较,昨天我跟老刘那档子事,让我无颜面对他。我感到自己很贱,沉重地低了头。


“怎么了?”


我突然的深沉和反思,被老周捕捉到。


“没什么?”


“不喜欢手机?”


“喜欢,很喜欢。”


“我就猜你肯定喜欢。”老周满意得很。


“你的眼光,我不需要怀疑。就像你认识我一样。”没想到我脑子转得快。


“儿子你自恋。”


“那也是被你遗传的。”


“越来越会说话了。”


“那是,吃多了你口水,能不沾着点。”我想起我们的吻。


老周跟我太心有灵犀了,他突然吻了过来,长长的幅度,甜甜的嘴唇。


话说,老周的主动,让人心花怒放,他总是把握住情境需要。


“这手机真的给我的?”我说,我让自己振作起来。


“是呀,以前联系你多麻烦,有话不敢说,想你又没办法。我早想给你配一个了,就是差时间。”


“太贵重了,其实买个便宜就好。”


“我儿子怎么就这样,人家当儿子的就是要骗老爸的钱包。而你处处为老爸的钱包着想。”


“我不那样装作为你着想,怎么骗到你舍得花大钱。我也会看人。结果我还不一样得手,殊途同归。”


“好呀!算你厉害,把我看穿了,知道我吃软不吃硬,你耍阴招。”


“你是老狐狸,我自然是个小狐狸。”


这下大家都笑了。


笑完了,我紧接着说:


“爸,谢谢你!”此刻,我真的很感动。这是我这么大一个人,收到最贵重的礼物。


“谢什么谢,看到你喜欢,我就安心了,我还怕你不喜欢这款式。”


“只要你送给我的,我都喜欢。”


“言下之意,你还要我送什么给你了?”老周真会挖掘。


“不用,拥有你才是我最大的幸福,已经够了。”我诚意款款地说,眼泪有些不争气了。


“我也是。你才是我毕生追求的财富。”


我们两个人手握着一起,紧紧的。


NO50


老周首先带了我去吃饭,我们来到一家东北饺子馆,店面很新,人流很旺。老周拿了餐牌就招呼服务员点菜。我还记得,当时他点了一大份酱骨架,小鸡蘑菇炖粉丝,还有饺子和凉拌。那天,我第一次吃南瓜饼。以前我很少吃南瓜,自那次后,我爱上吃南瓜,自己也学会了做南瓜饼。


老周貌似饿了两天,食量有些惊人,吃得他喊了N声饱了。吃饱了的他,话特别多了,喝着茶,跟我说了许久话。


除了他家庭的事,他想到什么就说什么,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名老师,声音洪亮,能说会道。不过静静地听老周讲话,那是种福气。要是人没有饥饿和口渴,我真想一直听下去。老周讲话很自信,用眼睛盯着你,一边说,一边打着手势,露出整齐的牙齿。


我尤其佩服的是他记性,书我也看了蛮多,比如说文学作品。书中人物的名字,不论长短,时间一过,我往往记不住。老周可本事了,前苏联文学中的名字总是很长,比如说《钢铁是怎样炼成的》,书中谢廖沙的父亲,即是那火车副司机,名字叫布鲁兹扎克•扎哈尔•勃鲁扎克。多拗口的名字,老周就是能顺口地用汉语说出来。


平时,老周的手机从来不录入名字,只记下号码。这一招,强行记忆,被我盗用了,日后它确实对我的工作起到很大用处。


老周在我身边,我总会有奇思异想。要是小时候,我身边一直有这样的父亲该多好,他会教我许多事情,哺乳我许多知识,还能给我及时的爱和关怀。他,好比伟岸的灯塔,时刻闪烁着光芒。都怪我们相见太晚,相爱太迟。


茶水次数加了太多,我们都有些不好意思,老周买了单,拉着我手走出大街。


没多久,我们来到前天那间酒店,我们做午休,烈日当头此时不适合户外运动。这是老周的安排,甚至他要在这里停车,他都无需征求我意见。


未进门,我已经开始心跳加速,我预料到什么。


“小溆,东西带来了吗?”进房间后,我们就拧成一块。老周吻够了,突然问。


“带来了。”我知道他指的是什么。


老周满意地笑笑,开始脱我衣服,被动的我多安然接受,随他所愿。


爱干净的老周把我带进浴室,他主动给我洗了遍。我不懂拒绝,也不愿意拒绝他。下面的家伙毫不疲倦,十多个小时前它才在老刘身材温饱一顿,现在又饿了。


为什么人类赋予年轻那么多赞美之词,那是不无道理的。


我以为老周会主动要我一次,我诚心让他得尝所愿,只要爱人愿意,哪怕我没快感可言,我也愿意。


但是,老周的趣味已经不在攻,而在受。他今天有些急不可待,上了床,热吻了一小会,他自个要坐我上来。


这让我回想到他被我做的第一次。有对比,显得这次更有看头,我向往他的尝试。


他毫不无惧,扶着纳入。此时,他表情颇凄凉,哀声几许。


“疼死我了。”他又是怨恨,又是满意。这话想必老刘说不出口。


他会自我调节,无论是生理,还是心理。


“不过,它就是有种说不出的舒服,也许可以饱满形容。”周演这样感慨。我真要被他逗笑了。


“我特别喜欢此刻感觉。”我发现我喊不出爸字。


“小溆。”


“嗯!”


“答应我,以后你不能乱来,除了我你不能跟别人这样。”


我心凉了半截,猛地想起老刘,误以为老周知道我的事了,可想想这又不可能。


“要是发生了呢?”不严肃的老周,让我轻佻。


“我就杀了你。”


“那你呢?你会只留给我一个人吗?”我居然想到反问。


“会。”他坚定地说。


我也不想多说话,专注我们的精神与肉体交流。


老周不是个羞涩的人,他似乎眼光可以置后到2446。那时候中国同性恋合法化,同性间可以注册婚姻,每个城市街道可以看见同志牵着手,甚至接吻,并不是希特勒时期同性恋即邪恶、即犯罪、即该遭屠杀。


存在即合理,男人跟男人相恋爱,这事已经发展前年了,同性之爱便是合理。


老周不忘刺激我,挑逗我,直至我不能“坐以待毙”。


“我可以这样吗?”扳倒了他。


“来!”


这个有力度的字,我没觉得富有学问的老周,此刻该用骚,形容。而是,他把自己处在一个有力的战略位置,他喜欢这样,省能源。


事情就这样展开,他不造作,聆听欲望的声音。


总要到个尽头,歇。


当老周发出声音,身与心的呐喊。明眼看出,他即将面临这一天的高潮。我此刻在想,我是否可以跟他一起同行,我们的行为至始又至终,一起迈向巅峰。


我试着努力,集中精神。


一小会后,我们的声音同步了,我们的动作与静止也同步了。


这时老周突然爽朗地笑起来,一把急促地呼吸。


“真美妙,这种感觉太好了。”老周说,看似要转向实验主义?


我也跟着满意地笑,还不想离开他,留恋此刻。


“要是给我选择现在死去,我也觉得值得。”老周突然说。


“不许提死,我不准你死。”


“可人总要死,现在就是舒服死。”他毫不羞涩,甚至洋洋得意。


突然我脑子一亮,我抓了把老周的功课,迅速涂在老周的脸上,他躲不及,顿时脸被污染一大片。紧接着,我恶作剧地笑了起来。


“你大胆,老子的脸你都敢乱动。”老周,好假的怒怨。


“老子把你那个了,我还怕动你的脸。”我也不认输。


我还没说完,老周也抓了把体液,往我嘴送,我猝不及防,嘴边涂了许多,舌头粘上了。瞬即一股腥味传到中枢神经,我开始闹心恶。


我忍不住做呕吐状。老周见我受罪,哈哈大笑,露出整齐牙齿,和单边酒窝。


特别声明:本文为同志头条自媒体平台“同志号”作者上传并发布,仅代表作者观点,同志头条仅提提供信息发布平台。
0 0

请注意法律法规文明发言,严重者将会封杀ID

最新评论

暂无评论,快来抢沙发!

随机推荐
与已婚中年缠绵不清1
浏览:186 11-02 10:27
为什么非洲的中国人,没多久便会娶当地女孩?驴友:心动了
浏览:2348 09-19
你歧视同志的样子真丑
浏览:32 09-19
《复仇者联盟4》颁奖季先下一城
浏览:11 前天 20:45
乳山牡蛎搭乘京东快递 48小时直达全国200余城
浏览:3 前天 18:10
西亚卡姆谈小卡&格林离队:我有更多的机会 为此感到兴奋
浏览:8 前天 20:44
揭秘同志心理——黑暗与光明中的隐秘群体
浏览:78 09-19
我与表弟谈恋爱16-17
浏览:85 09-19
毛泽东的“让步”智慧:曾让周恩来把总政委之职给张国焘
浏览:8 11-08 01:16
洛阳公积金受托银行服务有了新标准 不达标将被扣分
浏览:1329 09-19
新势力 | 南财 190CM 第一任篮球运动校草
浏览:133 11-08 15:09
日媒披露:李登辉任内曾研发准中程弹道导弹,射程可达上海
浏览:15 11-08 01:28
山东青岛,外地朋友打卡甭急着往海里钻,人家还没入夏
浏览:5588 09-19
知艾防艾 才能放心去爱
浏览:27 09-19
江苏海安汽车站附近发生持刀伤人事件,2人抢救无效死亡
浏览:7 前天 18:08
中同聊天室入口变更通知
浏览:3770 09-19
张建军会见孙小荣一行共促文旅发展
浏览:8460 09-19
新加坡第一对拉拉结婚了,初识、热恋、婚礼现场全曝光~
浏览:18 09-19
与已婚中年缠绵不清5
浏览:73 11-02 10:31
俄罗斯小伙炫耀自己酒量好,中国白酒上来后,下一秒忍住别笑
浏览:5832 09-19
加油吧!同志君

同志头条热点资讯员

关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