与已婚中年缠绵不清51-55

加油吧!同志君 评论:0 阅读:小于3000 11-02 10:58 来源:网络

NO51


下午起,我跟老周,纵情山水间,温馨两人行。


弱冠年纪的我,开始喜欢上大自然,并养成爱好。一半原因因为健康,一半原因因为老周。


武汉市区水多山少,老周把车开到郊外去。今天,我们还游泳了,那是山间一个深潭,冰凉清澈的水,正是抵抗酷暑的佳品。深潭水流娟细,危险性不大,不好错话。


老周最先脱光了衣服,露出肥臀,阳光下摇晃着下半身那一小段,并做了简单热身运动,便下了水。


“下来呀,来这样的地方,就是要把自己的身体都交给大自然。”


“那也不用赤裸裸。”我怕突然有人闯进来。


“没事,就只有你和我了。”


“穿条裤衩行不行。”


“不行,快点下来。”


其实,我已经在脱衣服,我只是确认是否周围没人。


我小心翼翼下了水,水下都是鹅卵石。老周向我游了过来,当我进入较水深处,一把将我抱住。我们都失去重心,跌进水中,很突然。我没做呼吸好,老周又不肯放手,以致我喝了一口水,还呛鼻子。


“儿子,你不会游泳?”浮上来后,老周还抱着我,笑话我。


“会呀。”


“我看你不像会,要不要我教你。”


“好呀。”


我广东长大,家里旁边就是个池塘,很小我就学会了游泳。不过,我乐意老周为我做任何事。


老周把我拖至深潭中央,我们都够不着脚。


“其实游泳,就是熟悉水性,水是有浮力的,我们要在运动中掌握平衡。你试下,手脚运动起来。”


老周说完,慢慢放开我的身体。今天我要狡猾一回。我刻意挣扎,表现紧张,人失去平衡,要沉下去了。


“爸,救我!”我冲奥斯卡去。


老周就在我旁边,用力撑了我一把,让我不至于水中丢失自己。


“别紧张,利用你的智商,紧张只会使人愚笨,知道吗。”说完,老周又放开我。


此刻,我感觉很甜蜜。记得小时候,同龄人都是父亲教游泳的,而我是母亲一边看着,自个学会游泳的。我那时,就一直憧憬有这一天,父亲般的家伙陪着我,教导我。


接下来,我四肢展开活动,在抵抗水中获得浮力。


“爸,是这样吗?”我虚伪。


“对,学得蛮快。”


“那也是老师教得好。”


“别得意,动作还是没掌握好,丑死了。”


“那你教我不就行了,什么狗子式,蛙泳,蝶泳,仰泳,自由泳。”


“好,我都教你,还怕你没兴趣。”


话说,游泳这门技术老周比我有学问。我以为他也是三脚猫功夫,没想到他做动作示范时,技术娴熟,肢体协调,动作规范。示范起来,让人决定就是比赛选手在比赛。


今天,我又被老周征服了一程。


后来,我懂水性还是被老周洞察了。为了增加趣味性,我们玩了个游戏。就是潜水比赛,看水谁更能憋气。我们双手相互握住,深呼吸,然后一同潜入水里。


第一回合,老周输了。


“不算,刚才我没调整好呼吸,我不会输。”


我不说话,笑笑,按他的安排,再来一次比赛。而结果,还不到一分钟,他又首先浮上来了。


“我怎么会输给你,不可能。”老周纳闷,似乎在我面前他不可能输。


“我就赢你一两秒,你也不差,我们近乎打平。”


我话似乎有煽动性,老周还要跟我比。这次他休息了蛮长时间,让心跳先平稳。


“再来。”老周喊。


“这次我要提意见。”


“啥意见?”


“我们抱着比赛吧,一起沉下去。”


“好呀!”老周开心了一下。


当我抱着他,重重沉入水里,我真不想起来,永久居留。你感觉,我们两人就像活在地球之外,甚至宇宙之外,没有烦恼,只有彼此的心跳声,和眼神交流。


后来,经朋友介绍,我看了吕克贝松的《碧海蓝天》。很爱这片子,每看一回,我的眼泪就漫溢一回。


最后回合,我假装输了,其实经常运动的我,肺活量以及心脏功能都蛮好的,老周体积大,人已中年,体能确实不如我,哪怕他懂技巧。


不过,我的认输赢得他洋洋得意的获胜愉悦,让我也能分一羹。


老周灿烂一笑,勾住了我的心,我主动亲老周。他还在咯咯笑,不过他好像很懂我心里,见我主动吻他,他很配合我,让我掌握主动。


吻了一会后,老周玩偷袭,摸我下面。这刻,我什么秘密都没有了。


“你是不是又想了。”老周笑得诡秘,手把我那东西捏疼了。


快乐时光永远嫌短,又到了天黑,又到了告别的时光。


将我轻轻拥抱了一下,然后松开,老周向我招了招手,示意我回去。我到处望了下,理由空隙,狠狠抱死老周,然后吻了他。他也不怕,来得比我勇猛。


没多久,他换档、踩油门,我们距离逐渐拉大,我赶紧转身,把眼泪擦了。不过,我没觉得丢人,那是道别的辛酸,更是幸福的眼泪。


杂志社院子的门口,本来有个保安亭,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弃置了。最近那里路灯坏了,黑森森一片让人惊怕。每次我路过那个地方,不敢多望几眼,加快脚步。


送走老周回来,我经过保安亭时,我没按往常那样匆匆而过,停住了。老刘露出半个身影,让我一眼能识别到是他。


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我又是心虚,又是疑惑。


“你回来了。”老刘表情和语气很平静。


“你今天下班后不是要回家,怎么还没走。”


老刘两周没回家了,明天他轮休,他说好今天回去的,我以为他走了。


“没坐上车。”


老刘找了一个不怎么好的借口,汉江回洪山的车恐怕现在这个钟点还有车。


我还想追问什么,此时老刘瞄了我手里的手机袋子,突然迈开步伐,走了。


我紧跟在老刘后面,老刘脚步挺快的,我怀疑他有意躲我,所以我只好在后面跟着。


回到宿舍,老刘不说话,也不看我,搞起了卫生。其实地板他昨天拖了一回,今天没必要又拖地板,但他做了。


我在酝酿着该对他说什么,可当我想到老周,我就下狠心不理老刘。我先去洗澡,自从跟老刘有了那层关系,我都脱光了衣服洗澡,又光着身子回来。


我留意了老刘,我洗澡出来的时候,他没看我,低着头安静地干活。


没多久,老刘走过来,把我刚才扔的衣服,捡起来放进桶里。他又去找我的袜子,还帮我把鞋子放好。看着屁股对着我,去洗衣服,我有些想笑,但我笑不出。


我躺在床上,对着说明书,开始玩起手机来。


老刘晾衣服的时候,终于看了我一眼,但他没说话,转身干活去了。


我心里自然不是滋味,我知道我们是在闹冷场,没有声音的空间,让人有窒息的感觉,很不舒服。可我还能怎么样,昨晚做了老刘,今天就得告诉他其实我早有爱人?


沉默中,我试着给老周发短信,这玩意宿舍的人教过我,也不难学。


我写道:爸,在车上,还是安全到家了?


发出去后,我就盯着手机看,期待着老周的回音。没过几分钟,老周回复我了,他说:到家了,儿子,爸想你。


接着,我又编了些甜言蜜语的话,跟老周发个不停,54老刘的存在。


每次收到信息,手机都会发出声音,我也不会设置静音。老刘洗澡后,看起了书,我一有来信,他就偷看我一眼,那动作总被我发现到。


一边,我沉浸在跟老周的甜蜜书信中。一边,看到老刘魂不守舍,欲语还休,我又揪心起来。



NO52


这晚,老刘很早睡去了,还不到十一点。临睡前,我看到他努起嘴,看着我,好不痛快。而我此时还在跟老周发短信,偷乐中。


跟老周道晚安后,我自个看了会书,过了十一点,我不停地打哈欠,于是我睡了,拉黑了灯。


想必我很累,平躺在床上,没多久就睡着了。


三更半夜,我醒了。迷迷糊糊中,我听到有声音,但不确切是怎么回事。我以为自己没在意,哪知道耳朵已经打开了。


没错,应该是抽泣声。这个判断,让我精神起来。耳朵完全打开不说,我还屏住呼吸,在聆听所有。这声音是从老刘身上传来的,他的声音明显不过。


不是很响亮,也不规律,却是接连不断,足够让人神经折断。


我的心开始痛,要说我对他没感情,除非我是冷血动物。此刻我好想抚慰他,过去抱抱他,吻吻他,甚至帮他擦泪,开解他。


可我能说什么,老刘已经发现我跟老周的关系不简单,我要欺骗他,还是按实情说我爱老周很深。


只好刻意让自己去想老周,克制自己,告诫自己不能心软。熬过这个暑期,应该会太平起来,我在想。


老刘的哭声,固然让人黯然神伤。但我想到,要是让我选择老周和老刘,我会义无反顾地选择老周。这个问题,在老周安徽回来前,我已经担心种种,如今全应验了。为了老周,我真的要伤害到老刘。


也不知道什么时候,我又睡去了,唯一知道的,在我睡前老刘还哭泣中。是他泪腺丰富,还是爱之深,痛亦深。


第二天,我醒来,用老周给我的手机调了闹铃。


睁开眼,第一幕,看见老刘还在床上。要是往日,老刘早已起床,给我买好早餐,并烧好一壶水,甚至给我挤好牙膏。


我想起昨晚发生的事,此刻心还会镇痛。我在想,我没必要做得那么绝,还是和平共处吧。


“起床了,老刘。”我喊他。


他没回应我,动也不动,比石林的石还安静。


“起床了。”我又喊了一声。而结果还是一样。


于是,我刷牙洗脸去,有几分赌气。


完毕,我回到室内,看到茶几上没早餐,好不习惯。这让我想起老刘的好,想起他为人细微。


“老刘,起床了。”我继续喊他,声音洪亮。


这次,老刘静穆不动。我突然怕了起来,赶紧跑到他身边。


看到他那张脸,我知道不对劲了,再摸摸他额头,果然烧手。我摇了摇他,老刘一点知觉都没有,只是从侧躺变成平躺。


我继续叫他,喊声越来越大,老刘依旧没一点回应。我开始哭了。


赶紧穿衣服,到楼下去喊人帮忙,我要送老刘去医院。太早来到单位,我只找到搞卫生的贾叔叔,我口吃般把话说完。他看我这么慌张,跟了我上楼。


“赶紧打120吧。”贾叔叔好像很有经验,看了看老刘的眼睛,听了听老刘的呼吸,然后这么说。


我没犹豫,赶紧拨号。


救护车来得很快,让人感觉魂体还附身。我跟了救护车上车,坐在后车厢,老周被按上戴上呼吸机。我一直抓着老刘的手,不时把自己的眼泪擦了又擦。


护士给老刘量体温,见我哭得这么伤心,安慰我说:


“不要那么紧张,没事的。”


一小会后,护士抽出体温计,放在半空中看了看。


“他是你爸爸吗?护士突然问。


“不是。”


“他是你什么人。”


“怎么啦。”


“病人接近41度高烧,有一定危险性。”


“怎么会这样,昨天他还好好的。”


“现在还不知道,就怕是脑出血,要是那样高烧不容易退。”


到了医院,老刘被推进病房,我想到护士的交代,尽可能通知老刘的家人。于是,我出门外打电话。向单位请了假之余,主题还是让单位的人帮忙找到老刘的家庭电话,及时联系上老刘家人。


临近到吃中午饭,来了一个很胖,甚至让我觉得有些丑的女人。这个人冲进老刘的病房,哭天喊地,无比凄哀。我无需猜,便知她是老刘的妻子。


此时的老刘还没清醒过来,还在晕迷状态,已经输入了四瓶吊针,老刘体温不降反而来到了41.2度,很让人焦急。


我很内疚,也很痛苦,要是老刘又什么不测,我必是刽子手。那样,不是毁了一个老刘那么简单。


我不愿意离开老刘,饭也不愿意去吃,焦急地望着老刘。倒是老刘的妻子厉害,她哭够了知道饿,她去了吃饭。


老周早上给我打过电话,也给我发了几条短信。可我没心情,又不想让他知道我在关心老刘,只好找了借口搪塞他。突然感到我们的三角关系,身与心都很累,盖过激情。


到了下午五点钟左右,老刘米开了眼睛,喊喝水。


那个胖女人抢先扑了过去,喊起老刘,抓住老刘的手不放,表情又是哭又是笑。


到那时,我还看不明白他们夫妻感情怎么样。吃过饭后,那个胖女人,还有心情跟别人聊天,到其他病房去窜门,甚至无聊地咬起瓜子来。她也不多问我,问我老刘为什么会突然病倒。


“你来了。”老刘开口说第一句话。


“昨晚说好回家,又不见你回。今天早上有人打电话告诉我你病得很严重,搞到我请假一天,这个月全勤奖又丢了。”胖女人怨起老刘。


“你不该来,我没事。”


我开始听不下去,偷偷溜了出来,也不愿意老刘发现我。我走出去吃了点东西,临天黑的时候,我又决定要去看老刘,因为还不安心。


医生说,老刘还在发烧,不过温度来到39度了,还有一定危险性,不能出院。老刘换了房,睡在大厅的小床上,继续吊盐水。此时,我没看见那个胖女人,她有可能走了。结果,还真被我猜中。


生活不富裕,三个孩子都在读书,因此我知道老刘跟胖女人所做的,只为了节省。


我坐在老刘旁边,老刘睡着了,微微响起呼噜。


别人说病人的脸很难看,但我此时觉得老刘的脸最好看,憨厚老实的中年,不错的皮肤,眸子很深,模样可爱。


我去摸老刘的额头,只想知道是不是很烫。但这动作,惊扰了他。


他惊醒了,突然睁开眼,把我看了。


“老刘。”我喊了一声。


老刘又闭上眼睛,没回应我,脸上刮过忧伤。我没再说什么,安静望着他。沉默了十来秒后,老刘又睁开了眼睛。


那双漂亮的眼睛,几秒间就通红起来。


瞬即,我遍体疼痛,伸手去帮他擦泪。


“怎么了?”我想起昨晚种种,明知故问。


“你回去休息吧。”


是不是我的疲劳被他发现,还是他不愿意看见我。老刘转过身,背着我,很长的背影。


我继续坐了会,继续望着他。半小时过去,老刘还是没转身看我一眼。我只好离开,带着沉重的壳。


回到宿舍,眯眼了一会,不到半小时,我又醒来了。再也睡不下去,我开始后悔了,后悔离开医院,离开孤独无助的老刘。于是,我又穿上衣服。


老刘为了省床位钱,而睡大厅,这个悲怆的身影,让我怜惜。我去的时候还有不少人,吊着瓶滴,但我知道老刘又多孤寂。


我又来到老刘身边,他闭上眼睛,还在睡。我拿了张凳子,在他床边坐下。


这次我不敢动他,安静地看着他,陪伴他,直到眼睛疲劳,耳朵事情听觉。我的头部只打算趴在床上,休息一分钟。没想到一睡就是一个小时。


老刘拍拍我肩膀,平静,甚至有点厌恶地说:


“不是叫你回去休息,你呆在这里干嘛?”


“你烧还没退。”


“退了。”


“不用骗我,我问过医生。”


“你回去吧,我没事。”


“我不回去。”


“这里开着空调,半夜冷。你穿得单薄,别感冒了,听话。”我此刻很感动。


“今晚就让我陪你吧。”


“我真的没事,你不用陪我。”说完老刘要爬起来,不过他身体没什么力气,又重重倒下去。


“躺下吧,别硬撑了。”


“哎,真的老了。怎么感觉离死亡不远。也许现在走了,就没烦恼了。”


“老刘,你痛恨我吧。”我的眼泪很不争气,又在眼眶打滚。


“听话,回去吧。”


“你想听我解析吗?”


他看着我,三秒,五秒,十秒,眼睛也红了。


“他对你好就可以了,我是不如他,你们都是对的。”


“老刘,我很内疚。”也不管有没人看了,我眼泪抗不住了。


“没事。我给不了你幸福,难道我给不了你自由。”


NO53


夜,沉沉地睡去的人们和大地,没有声音,嘎然不知地活着。


跟老刘躺在小床上,入梦前,大家还安分地睡着。凌晨醒来,我发现老刘紧紧抱着我,他的身体散发着热量,他的呼吸粘幸福的气息。


昨夜老刘怕我半夜着凉,移到封闭的病房来,这也不是什么贵宾室,只是打针室中一个小房间,就我们两人在。老刘问过收不收费,才挪过来,还问护士要了被子。


醒来后,我围绕一个问题想,其实我是不是也爱着老刘,对他所谓的怜爱升级到爱情。


是我滥情,还是老刘用他的行动与真心,勾住我的魂。


起床后,我第一时间就是给老刘量体温,医生交代的,体温降与不降很重要。我煞有其事地工作,老刘偷偷地看我,那眼神掩饰不了他与幸福同往。


他体温在38度,属于低热,情况很乐观。我沉重的心脏总算卸下负荷。我给老刘找了毛巾擦脸,开始帮他洗漱。帮他把档裤里的内容给擦了,我没犹豫。倒是他在我扯开他裤子时,很紧张地到处望。


接着,我给他买早餐,医院附近的早餐质量很差,我走多两条街买早餐。太阳此时已在人的头顶上了,原来买早餐也不是件容易的事。这时我才想到,老刘每天早起,为我买早餐,为我挤牙膏,他肯定出于某种动力。


早餐还没吃,他就劝说我回去上班。不过,我瞧他精神状态蛮好,也觉放心。


我走的时候,给老刘留了我的手机号码。老刘不愿意接,甚至不屑那纸条。我知道出于什么原因,而他又是什么心情。但我还是怕他随时需要我,硬塞到他手里。


回去上班,工作状态不好,能拖则拖。同事们,轮着来逐一向我问了老刘的情况,接着他们继续回去工作。


我开始漫不经心地想老刘,怕他早餐喝粥了,会不会现在又饿了,想他体温会不会上升,想他一个人在能干什么,想他要是出院没带够钱该怎么办。


还没到下班时间,我就要离开单位,我要给老刘送饭去。


行动前,来了个电话,是老周的。


“儿子,今天有什么安排。”老周开口。


“白天可能都会很忙,下午要去北湖街帮一个广告客户拍照片。”我找了借口。


“你昨天不是去拍了?”老周记得。


“昨天拍的相片不满意,今天要重拍。”


“那晚上呢?晚上,我找你好吧。别跟我说晚上没空。”


老周真为难了我,要是老刘没出事,我想我很乐意他的野蛮。


“怎么了?你不想我了?”老周紧追不舍。


“没有。想。”


“那好,晚上到了我再给你电话,我们一起吃晚饭。”


“好。”我拒绝不了。


去到医院,中午,老刘还在吊盐水,见我来了,他满眼发光,喜悦中。


当我来到他身边,他又收拾笑容,淡淡地说:


“我打完这两瓶,我就可以出院了,其实你不必来,外面太阳很晒。”


“你还没吃饭吧。”我知道他心里未必这样想。


老刘有些可怜地看着我,让我明白他应该饿了。


于是,我给他张罗起来。由于他一只手插了针管不能乱动,我决定喂他吃。


“我自己来,你放凳子上,我一个手可以。”老刘说。


“我问你,老刘。如果我现在病了,也吊着盐水,你会喂我吃饭吗?”我想到这一幕。


“会。”他果断地说。


“那就是了。吃吧,我喂你。”


我很平淡,动作和语言都是,但我觉得整个人,身心都是热乎乎的。


老刘又偷偷笑了,许是他感觉幸福,这个容易满足的中年。


这顿午饭,老刘把所有的饭菜都吃得一干二净,也不知道是他太饿了,还是太享受我的服侍。吃完饭,我又给他喂汤喝,他自个喝得打饱嗝。


整个过程,我发现我很有满足感,就像看到亲自救起的受伤之鸟,今天能再次展翅高飞。一个心灵受创伤的人,受到呵护,那表情骗不了人。


老刘不是很健谈,吃饱了,说了谢谢,就一直望着我,惜字如金,嘴都不多动一下。不过,也许这种平凡,会让人突然觉得很可贵。


生活几十年,不都靠平凡维持你的一生。


我陪同老刘出院,也不管下午会上班迟到了。我先把老刘送到宿舍休息,这个胖子看起来还是虚弱。


“终于回来了,真舒服,刚开始我还不想住这里,又脏又旧。但是,现在我爱上这里了。”离开医院,回到他的窝,他抒发一翻。


我给老刘倒了杯热水,他吃药时间到了。


对于我的服务,他只会说谢谢,和笑眯眯地看着我,憨厚得极致。


接着,我发现他身上有股味。于是,我打了盘热水,给他好好擦身子,他现在还不适合洗澡。先把他身上所有衣物都脱了,我板着脸,像是严肃,其实是疼爱。


脱他衣服时,他又摆出羞涩的脸,不过伴是随着愉悦。给他清洗的时候,我觉得此时胖子特别可爱,任由我操作,很安静,很配合。


清洗他下面的时候,我有所想。我搓了一遍后,它果然站了起来,不过只是六个月大的孩子,站不稳,快倒的样子。


于是,我又板着脸,认真地多擦了一遍。老刘没多说,随我所欲,这多半因为我表演得好。


老刘露出他最原始,红着脸看我,怪不好意思。我很得意,转身去倒水,还顺便来了个小便。


当我回到老刘身边,他还光猪猪在原地,表情依旧,坚挺依旧。


“你自己穿衣服呀,还要等我帮你穿。”我近乎命令地说。


“噢。”老刘幡然醒悟般,找了条内裤要套上。


他人躺着,动作显得有些笨拙,让我忍不住要去帮他一把。


裤子提到半路,我把他那东西摸了捏了,因为实在赏心悦目。老刘被我侵犯了,也还是安静受命。


“你说它想干嘛?”我给他打了个神色,我们心领神明。


“想你。”他腼腆地说。


“别多想了,睡觉吧,在医院你睡不好。”


我给他套好裤子后,又帮他整理了枕头,让他可以睡得贴心。


完了后,我看看手机,上班已经迟到半个小时了。我去拿茶几上的小包,准备下楼上班。


“我上班去了,你给我安心睡觉。”


说完,我就往门口走。当我路过老刘身边,他紧张地拉住了我的手,把我扯疼了。


他嘴动了一下,又关闭,用眼神和表情来表达,来代替。看着他那张生动的脸,让我几乎走不成。


此刻,我读懂他心思,他要多谢我,留恋我,还想说:不要走。








NO54


早上因为没把今天的任务完成,下午我得忙碌起来。幸好,老刘出院能让我安心工作。那时候,我已经不限于拍摄,我还尝试撰稿和排版。


突然被别人拍肩膀,我本能地往肩膀方向望去。


看到这张脸,我完全把刚才脚本的序号,忘记得一干二净。老周慈祥的笑,很温和,充满感性。


“走吧,我们出去吧。”


“还没下班。”


“没事,刚才我找老陈谈了会,他说你工作很尽职,很满意。你也不必为这小细节拘谨。”


“我手头工作还没完成。”


“算了吧,留给明天吧。反正你还不是全职职工。”


这话亏他说得出口,不过我能明白,他就想跟我单独在一起。


“要是老板扣我工资,你赔我。”我笑了。


“好,我赔。我怎么突然觉得给你安排实习是种错误。”


“为什么?”


“害得我见你一面,好辛苦。”


老周的流露很自然,我知道我们现在想见确实不容易,该好好珍惜。我草草收拾了一下,跟了老周出门。老周还那样爱搭着我肩膀走,他怎么不明白他是道亮丽的风景线,会把我也带进中央舞池。同事们都朝我们望了过来。


跟老周吃饭的时候,我突然担心起来,忧心忡忡。我居然把老刘忘了。我现在大鱼大肉,可享受了,而那边的老刘很可能还挨着饿,瞪大眼睛望着门口,等待着我出现。


很可恶,现在下班了,单位的人全都走了,而老刘又没配手机。我哪找人转告老刘,让他自己先吃饭。


也许老刘自己饿了,会下楼找吃的,我只能只有自我安慰。


很懂捕获人微妙变化的老周,一双金睛火眼,几乎把我看穿所有。


“儿子,今天怎么不活跃了,魂不守舍,钱包被偷了是吗。”


“可能是吧。”我知道老周想我获得愉快。


“丢了什么,损失多少,我赔你。”


还没说完,老周利索地把钱包掏出来,在我面前数钱。这动作把我逗乐了。


“丢了两毛钱。你赶紧赔我吧。”


“这么少?”


“我也纳闷,我富有的时候怎么没人来偷我钱包,当我身上穷得只剩两毛钱他偷去了。”


“我没那么散的钱,你看,我多赔你行不行。”老周煞有介事。


“不行。赔多了性质就变了,成了贿赂。”


“那怎么办?”


“这样吧。你多吃一碗饭,就算赔我一分钱。吃够两碗饭,就当赔足我两分钱。”


“哈!能不能换个方法,我都吃饱了。”


“不行。”我果断地说,此时被老周完全逗开心了。


“服务员来一下。给我来两碗米饭。”老周不加多余表情,喊了起来。


“你干嘛!”此时到我紧张了。


服务员速度也太快了,转眼就拿了两碗米饭过来。


见我很紧张,老周得意地笑了。


“不好意思,这位小弟弟原来吃饱了,米饭我们撤了,可以吗?”老周转向服务员解释。


“不行,米饭留下吧。我还要吃两碗饭,你们菜做得好吃。没你事了,你忙去吧。”我抢着说。


服务员面无表情,看看老周,又看看我,然后呆滞地离开。


“你想干嘛?”老周猜到我心思了。


“你吃呀,看什么看!不要食言而肥。”


“我哪吃得下。”老周露出个委屈的表情。


“我不管你。你给我吃。”我气势上来了,声音响,语气强。


老周拿起筷子,带着虚伪的憎恨,瞄了我两眼。


紧接着,他真的吃起米饭,而且大口地吃,也不夹菜,一边吃一边“愤怒”地看着我。一转眼,他扒了半碗米饭。


我没觉得得意,只有心疼他,于是我抓住了他的手,制止他。


“爸,别吃了,开玩笑的。”


老周的脸,转眼变晴天,他把刚才吃的一大口米饭全吐了出来。那个可爱模样,让我禁不住冁然而笑。


老周赶紧喝了口茶,用纸巾遮住他的“恶果”。老周搞得桌面邋遢。


“等下你要是被人骂了,别说你认识我。”我还笑个不停。


晚饭之后,我们没什么好去处,老周看到有超市,干脆带我去逛商场。


我不愿意进超市,在门口,我停住了脚步。我怕老周又给我乱买东西,虽然花爸的钱天经地义,可现在他又多了层情人的身份。那样,我老花他的钱,让我太觉得自己是小三身份。


“儿子,你是不是觉得花我的钱不好意思。”真怀疑他会读心术。


“没有,外面的月亮很圆,我只是想多欣赏几眼。”


“进去吧,你能花我多少钱,一个小P孩,只会买玩具。”老周说话很有扇动性。


“看老子会不会把你钱包吸干净。”


不过老周也算没介绍错,外面还很热,进了大超市,迎面而来是凉快的空调风,让人精神奕奕,如沐浴在秋天。


老周推出购物车与我并肩走,叫我需要什么就买什么,我说好。


可逛了近半个小时,我只买了一条牙膏。


“买吧,别磨叽了,机会难得,该出手时就出手。”老周早失去耐心。


“可我没发现缺了什么?”


“那我们去买零食吧,小孩子都爱吃零食。”


我还没发表意见,老周望见陈列零食的柜台,已经小跑了过去。我只好跟着他脚步走。


果冻,话梅,饼干,奶糖,巧克力,咖啡,薯片他抓了一把就往购物车扔,这个周胖子,把我心扔疼了。


“这些东西我可从来不吃,你别自作聪明给我买。”我很凶。


“我买给自己吃还不行,我觉得自己还不够胖。”他更凶。


“等下要是往我身上扔这些,我保证我会扔全进垃圾桶里。”我使了怨恨的神色。


“那主意不错,很有爱心,懂得可怜捡破烂的。”


装满了几袋,他一个人提了出来,我没帮他,大步流星走在他前面。


“你是什么意思。帮忙提一下嘛。”他在后面追着喊。


“我在找洗手间,没空。”我怨他,买单的时候叫他别买零食,他不听。我说买一小半好了,可他还是全买了。


我走到他车身旁,停了下来,他气喘吁吁地跟着走了过来。


“原来洗手间在这里,怎么不见你尿尿。”老周笑嘻嘻,七分得意。


“就要尿你车里面,开门。”


在车上,我们终于平静了会,老周车开得很慢,有些漫无目的,把建设大道游了两遍。


“小溆,今晚你想吗?”老周暧昧的眼神。


“想什么?”我明知故问。


“你情我愿的事。”


“你情我愿的事多着呢。”


“我们开房吧。”


老周果然不喜欢遮遮掩掩。


我很犹豫,此刻我又想到老刘,一个刚病愈的人,不知道他现在情况怎么样,是否还饿着,是否还在等我回去。


我没说话,表情归于安静,但内心已经涟漪不断。


突然,老周猛地抓了我的手,放在他裤裆前面。我摸到了,也感觉到了。


之后,我不免有些震惊,也点燃我内心的火把。


“今天很累。”我真不知道如何处理,自己下面开始有反应,但脑子里又不只有我跟老周二人。


老周在一间酒店停车场停了车,没经过我的同意,他来了。心七上八下,而人最终还是跟了他走,我又怕又爱这个地方。


今晚,他很缠绵,苦心经营着。他希望这个过程,不那么早结束,以简单的方式。他吻我,还说爱我。我们身体的魔力,相互吸引。


欲望的本能,还是本能就是欲望。


每逢这样的场合,他只会叫着我小溆,从来不会像老刘那样喊我老公,更不会直呼儿子。


爱之初体验,我们好像不是初体验,但又感到它是,因为总有鲜血血液流淌。这次,老周没有发出往日的声音,不喊不叫,只有呼吸声。不过,这也是今天美妙之处。


我们一起洗澡的时候,大家互相看着,此刻我们真的没有辈分高低可言。我们身与心,亲近地就像左手和右手。他的身体则是我的身体,他拥有了多少,我便拥有了多少。


洗澡之后,老周安心躺下,在我旁边,我们开始看起电视,又是新闻节目。可恶!


开始,我安心地搂着他,一起悄悄地看,静静地听。渐渐,我感到新闻节目甚是无趣。同时,我感到胸口闷,渴,我想下床,想做点什么,可又没目的。


我以为是节目不感兴趣所致,其实我知道不是,是因为脑子里都是老刘。


“今晚我们都不会去吧,留下来过夜。”老周打断我的思维,此刻他完全躺了下来,侧身抱着我一条大腿。


这美好的事,在美好的夜晚发生,本来是我期待好长时间的事情。现在熬到了,怎么变成了担心和压力。


“睡吧,儿子。”老周又说。


我关了电视机,在黑暗里,徘徊不定,到底留还是去。


老周使力把我拉了下去,我半推半就,与他平衡,一起躺着,身体瞬即扭成一团。


当他从吻我脖子到我嘴唇,我知道,今夜,我属于这个空间,511房。


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

九江彭泽


略有小成 LV4  Rank: 4Rank: 4



大众审核员


QQ


[ 72楼 ]

 楼主 | 发布于 05-20 07:54 较早前 |

NO55


此乃永远值得回忆的夜晚,生理满足与心理满足相当。


跟老周拥抱而眠,虽然还不习惯,他胡子会扎痒人,他突然的梦呓会嘈醒人,我会猛地把你紧箍。没往日睡得安稳,醒了一次又一次,但是我们都舍不得分开手与脚,迷恋拥抱着的味道。


第二早,我们起得很早,老周先我起床。一起来,他就摸寻找我下面那根。我没完全醒,还贪着床,眼皮还重。


“起来了,儿子,送你上班了。”老周在我耳边说。


他把被子揭开,像发现新鲜事物,把我观察细微。用手体验触觉了,用肉眼体验视觉了,用鼻子体验嗅觉了,老周还不够,还要从味觉体验它咸淡。


我倏忽弹起来,用上半身力量,把老周欺负了,压在他身上,咬唇切齿着。而老周他乐意躺下,笑意浓浓,小眯着眼睛,那个酒窝让我好想亲呢。


“你要干嘛?”老周大声嚷嚷。


我的手渐渐伸到他宝贵地。那个地方布满着丛林的神秘,让我百看不厌。


干干的,闹着玩而已,就这样,我也用我最希望的方式,探索老周的丛林之迷。


“疼,用那个。”


老周,是不是,从一开始就预谋这场表演。


事情,就那样流畅地发生,没有一丝遗憾。


退房后,老周要送我回去。老周把车停在我单位院子门口,拉了手刹。


“你把尾座的东西,都拿去扔垃圾桶吧,那里刚好有个垃圾桶。”老周指了指。


“什么?”我没明白。


“昨晚买的零食之类。不要也罢。”


“你自己拿回去,我不扔。”


“我家没人吃。”


“我宿舍也没人吃,又不是鱼翅鲍鱼,什么破薯片,颇奶糖,又不矜贵。”


“你居然嫌弃。”


“不嫌弃你自己要呀。”


“所有说,我请你帮忙,把它们统统扔垃圾桶吧。”老周还是笑了。


“你以为我不敢。”


“你就是不敢!你尽管试试。”


我下了车,老周也跟着下车。我跑去车厢把几袋东西拿在手里,气冲冲的看着他,就要转身往垃圾桶走去。


我看到的是老周平静和蔼的脸,刚才嬉闹的氛围没了,换来他慈祥,浓浓的父爱。


“爸,你回去吧。”我感动了。


“自己小心点。”


“你也是。”


“这两天我可能不过来了,学校那边有任务在身。我会给你打电话。”


“好。”


我愿我们永伴随,分分秒秒在一起。


可我知道,他不该只属于我。既然现实是他属性已婚,我接受他,就得接受这个现实。


拎了一大袋零食回宿舍,进门前,心情有些急切,又是尴尬。急切是我想知道老刘昨天有没出意外,一直没联系到他。尴尬的是,我没管他许久,自己逍遥在外,今早满载而回,这让我很对不起他。


还是急忙打开门,我眼前所看到的,老刘躺在床上正回头望我。见我出现在门口,他又低着头,重新躺在床上,表情掠过失望与喜悦。


我把东西放下,直接走到他床边,第一时刻就是摸摸他额头,看他是否完全退烧。


“干嘛?”老刘没什么好语气。


“烧退了吗?”


“你昨晚没回来。”老刘沮丧地说。


“是,昨晚去我干爹家,他生日了。”


话后,连我自己都讨厌自己。不过,难道要我告诉他真相吗?我宁愿选择跟他和平过渡,让他身心没那么疲弱再跟他坦白。那样,不至于伤重他心。


“昨晚事情紧急,我又联系不到你,所以….”老刘不说话,那表情表示他怀疑我。


“你不用找什么借口。我只是问问,你不回答我没意见。”


“昨晚我真的很担心你。想过回来,但一直走不成。”


“真吗?”老刘露出一丝高兴。


“你昨晚吃饭了吗,有没下楼吃饭,药有没按时吃?感觉现在好点没有?”我一连串问了他几个问题。


此时他有些感动,甚至眼泪在眼眶打转。


“吃了,好很多了,不烧,身体也有力。”


“那样,我就放心了。”


“那些东西是你自己买的吗?”老刘用眼神指着我那堆零食。


“不是,昨晚生日干爸买的,吃不完都给我带回来了。”


后来证实我还不够圆熟,撒谎不到家,老周给我买的标签和小票都在袋子里,老刘肯定发现了。我的谎言,不攻而破。


我去刷牙洗脸,进去前,我交代老刘翻看这些零食,随便弄点吃当早餐,因为上班时间到了。


当我洗澡完毕出来时,老刘的脸有些难看,他也不望我,整个人陷入深思。


老刘就坐在我手机旁边。我怀疑老刘偷看我跟老周发的信息。老周给我发的大部分信息,我都保留了。这甚至提到我们之间关于性的内容。这是后话。


结果,老刘没吃我这些零食,不但那天早餐不吃,而是一直碰都不碰。


我以为我的谎言天衣无缝,而老刘身体无恙,让我心思更多转到老周身上。


老周这两天会没过来看我,我要是想他,我只能打电话,或者短信。思念很苦,亦很幸福。我不敢贸然给老周发甜言蜜语,都是先试探老周是否一个人在,或者肯定手机在他手上,我才敢诉衷情,表白相思之情。


老刘变老,急剧地改变,性格内向的他认识我之后开始稍微活跃起来,今天起他变得更沉默寡言,比木头还安静。


也许是,老周在我心目中的地位,远远超越老刘,跟老刘同一个办公室,我会肆无忌惮地给老周发短信,接个电话。有时我会偷偷笑起来,有些会小骂几句。很明显,我恋爱了,这个人却不是老刘。他也明白,我心有所属。


因为老周种种的好,我们感情地加深,我已经决定不再跟老刘发生肉体关系,过渡到普通朋友。所以入睡前,我变得害怕,生怕老刘又拿了枕头过来,两个人把肉晚挤出来。甚至,我担心我们其中一把风扇会坏掉。


不过,老刘关了灯后,动也没动,声音全无,不能再老实。没等多久,我也渐入佳境,身体全然轻松,获得休息。


也不知道睡了多久,迷迷糊糊中,不知道是热醒,还是被声音吵醒。


我耳朵打开,很重的鼻息。断断续续的声音,由喉腔与鼻子发出,让我判断到,是哭声。哭声,它偷偷的,又是控制不住的,让人听了可怜兮兮,甚是心疼。


我完全醒来,一度想爬起来,躺在老刘旁边。要是交谈不合适,我可以借个手臂给他,他想咬我也可以,想打我不会还收。只要他觉得痛快,我愿意此刻起,为我的过错赎罪。


老刘又哭了,这是怎么回事?我开始回想我今天的行为,我太粗心大意了。


不过也好,老刘总算明白,我们已经到了尽头。我也不用隐瞒地那么辛苦。除了那层占有过老刘身体的内疚,以及欺骗他感情的罪过,我还觉得我们感情没基础可言。相比而言,我总算开始对得起老周,这更重要。


我告诫自己,不能心软,老刘欠的是时间,用时间来淡忘、疗伤吧。


跟老刘相识时间不长,相爱更是短暂数天,老刘应该不至于受那么沉重伤害吧。我这么糊涂地猜


特别声明:本文为同志头条自媒体平台“同志号”作者上传并发布,仅代表作者观点,同志头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。
0
0

请注意法律法规文明发言,严重者将会封杀ID

最新评论

暂无评论,快来抢沙发!

随机推荐
为什么异性恋才是正常?同志却被称为不正常?
浏览:4.1千+ 09-19
与已婚中年缠绵不清2-3
浏览:4.9千+ 11-02 10:28
美国迎来史上最年轻、首位公开同志总统的可能性有多大?
浏览:3.8千+ 09-19
同性恋的意义:说的太好了
浏览:4.9千+ 10-27 13:34
与已婚中年缠绵不清51-55
浏览:小于3000 11-02 10:58
苹果CEO库克:出柜5年不后悔 同性恋不是缺陷
浏览:4.9千+ 10-27 13:27
UFC打女为何爱出柜不找男人?最高调拉拉夺世界冠军宣布出柜
浏览:小于3000 09-19
与已婚中年缠绵不清12-13-14
浏览:5.8千+ 11-02 10:41
揭秘同志心理——黑暗与光明中的隐秘群体
浏览:小于3000 09-19
探秘心理学 分析同性恋形成的4大主要因素
浏览:4.8千+ 11-11 20:46
一屋赞客·第一季第3集S01E3
浏览:4.8千+ 10-28 19:15
男风之盛:中国古代的同性恋都什么样
浏览:4.9千+ 11-11 20:47
湾湾开始同志婚姻登记,网友:终于不用出国结婚了
浏览:5.2千+ 09-19
最全同志交友宝典
浏览:5.0千+ 11-08 14:51
​男子是一名同性恋,和男性伴侣同居后,竟感染上艾滋病病毒
浏览:小于3000 09-19
同志开房被老婆抓奸在床:老公,你快说句话啊
浏览:3.6千+ 11-12 04:23
英国女子医院分娩,160万豪宅却被洪水淹了,只能借旧衣服给婴儿穿
浏览:小于3000 11-11 20:44
你永远不知道,做GAY号的我有多难过。
浏览:小于3000 09-19
“知艾”,才能更好“防艾”
浏览:3.8千+ 09-19
屌丝去相亲,结果竟然遇到背背山,结果真是太搞笑了!
浏览:5.0千+ 09-19
加油吧!同志君

同志头条热点资讯员

关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