与已婚中年缠绵不清60-61-62

加油吧!同志君 评论:0 阅读:小于3000 11-02 11:02 来源:网络


NO60


这,总算跟老刘有了个了结,不用等到暑期结束。


再见面,我该平淡面对他,视他陌生人也好,普通朋友也好。我这样告诉自己。


昨夜,老刘依然没回来过夜,他昨晚哭了一场,想必是他对我最后一滴情的流尽。他现在该在别人怀里撒娇,用身体取暖,已婚跟已婚之间。


我觉得自己思想开始豁达,没必要跟老刘反目成仇的话,起码普通的同事关系还在吃饭时间到了,我会叫他吃饭。泡茶时候,还是问他需不需要来一杯红茶。下午买了小吃,问过他要不要自己才吃。还有要是工作上我们需要交流的话,我也会勇敢地问他。


除此,我们都感觉彼此的距离远了,亲密度淡了。


老周告诉我,他们院的所有领导阶层,都要到复旦大学交流学习三天。


老周临出发前,我向杂志社申请将轮休日提前。我要见他。此时,我才知道自己一点都不懂得珍惜,自己跟老刘种缠绵,几乎毁掉自己跟老周的“情程”。我太轻浮!


那天,我早早去了武昌,因为我没申请留校,学校这期间是回不去的。老周说可以跟我吃午饭。结果,饭局缠身他,在重与轻之间,当然选择的不是我。


查查吃了点东西,我自己花钱开了一间客房,因为我决定了今天留在武昌过夜,明早才一大早才回去。


怕骚扰到老周,我给老周发了短信,告诉他我所处的位置和房间号码。然后,我看着电视等他,这种枯燥的等待,竟然没一点难过。因为,我在想,自己的行为算是为爱人作牺牲。


老周来的时候,我竟然睡着了,生物钟为重要原因。


这个一身酒味的中年,笑盈盈在门口等着我,样子可爱得无以复加,泛红的脸,很深的酒窝,一身干净板正深黑色西服穿在身上,还有那留得精致的胡子圈。


“小溆,小溆,我来了。”老周似乎喝多了,不停地喊我。我赶紧让他进门。


我试图去扶他,他推开我,边走边脱衣服,用陌生的口吻说:


“小溆,我想你。小溆,我来了,你想我吗?”有些娇滴滴。


他脱了西服,把这套贵重的夏装西服扔地上,重重的。我没生半点小气,把衣服拣了起来,挂在衣架上。


我以为爱干净的他,要去洗个澡,排汗除臭。没想到全身裸装的他,急着抱我。还用嘴替我那个。


我今天也没洗澡,我担心我有味道他会反感,所以他嘴活动没多久,我就推了推他的脸。


结果,他更用力地替我服务。激情与感激相当,我此刻说成全他,不如成全自己。


他很急,很勇敢,草草地涂了些口水在他后面,然后就硬要坐上来。


我见他表情那么痛苦,急忙推开了他,下床从包里取出KY,还是那瓶。


当我再回来的时候,他已经躺在床上,闭着眼睛,急促地呼吸。


“很痛吗?要不要今天就算了。”我轻声地说。


他顺势抱着我,嘴边露出了笑,很美。


“没事,我爱你!我不疼。”


我不知道,自己是不是被欲望冲昏了头脑,他这样说我就信了。没有阻碍,而他也没有痛苦,我们身体合二为一。


生动活泼的一面收藏了,他呼吸更急促,整个心脏位置在起伏……


为什么这次,我预谋了很久,他却没精神。爽快而不痛快!


眼前的人,这幅沉默的姿态,怎么那么像老刘。这想法萌生后,便收不住,幻想下去。


当我眼睛一闭,没错,我身下的人正是老刘。


我不喜欢他太听话,太听话了,让我容易得意忘形。我突然有了行凶的欲望,非要搞死他不可。结果,我急剧用力,又毫无频率可言。


刚才只是急促呼吸的老周,现在变得凌乱地叫了起来。


手反正也是闲着,便去摸他。有些粘稠的液体占了我的手,我知道那是什么东西。


哲学最高境界就是死亡,死亡对很多人来说太害怕,比如嬴政毕生在找长生不老药。但有的人,就深深爱上死亡这课题,为死亡的内涵与外延留下自己哲思。比如张国荣,愚人节那天,这个风华正茂的男人,将死亡变成永恒。为什么老周之前说过,如果选择此刻死亡,他会好不遗憾,今天我体味很深。


虽然还不想死,但我怕这样的感觉,难再copy!


完事后,我推他去洗澡,他不嗯一声,要沉沉睡去。


多叫他几声,见他始终疲惫,挣扎不起。我便任由他,主动给他打水,将他身体洗干净。


给他清洗的过程,他眼皮一直没打开,但身体还会配合我一下,估计他人没完全熟睡。


所有事都做完了,我便在他身边,静静看着他,握着他的手。


他打呼噜了,而且蛮大声,这个大宝贝,让我想笑但又不敢大声笑。房间开着空调,渐渐感觉有些凉,我给他盖被子。


没几分钟,这个胖子嫌热,一脚把被子踢飞了,呼噜声戛然而止。


“现在多少点?”他突然问,把我惊吓了。


“讲究下午三点。”我看了看手机,如实说。


“不要吵我,四点钟叫醒我。”他猛地睁开眼,又猛地闭上。


“好。”


事后,我才知道,他这两天,每天只能睡五个小时,身体与脑还要抵抗酒精的腐蚀。


刚才我睡了会,性之后,身体只是缺乏力量,还一时找不到梦之路。


我觉得把他看够了,我就躺着他身边,挨着他,尽量不要碰着他,怕把他弄醒。


就在他的呼噜声中,我被幸福包围着,沉沉睡去。


一段音乐响起,突然,紧接着,我听到老周的声音。


“哎!院长下午好!……”


我大概听明是什么内容,就是有个官员来了,晚上院长叫老周一同去吃饭。老周就说中午喝了酒,现在酒还没醒,想退掉。院长又劝说了一阵子。不过老周还是没被说服,找了谁谁谁替代他。


我在想,虽然官员领导层的宴会我未曾参与,但我想我这个男人在这样的场合一定很得体。样貌U得不需要多说,烟酒他也能适量,最厉害还是他说话的艺术性,教授这头衔不是盖的。通过老周婉约地拒绝院长,我便知道老周目前在这样的场合应该蛮受欢迎。(后来,也确实证实老周是当官的料,现在是正处了)


我在老周打电话的时候看了手机,发现此时差不多五点了,我们睡过头了。老周不知道会不会怨我四点钟没叫醒他。


终于,他打了几个电话,把晚上饭局退掉了,转过身。


“小溆!”老周还光猪猪的,毫不羞涩,大声朗朗喊了我一声。


“等下你有事吗?”


“本来有事,领导叫我陪吃饭,好鬼讨厌,我推掉了。”


“不要喝那么多酒,伤身。”我怀疑老周最近长肉了,跟喝酒有关。


“人在江湖呀!”


老周哀叹完,扑过来把我抱住了,好有力的拥抱。


“刚才你是不是趁我喝醉了,对我那个?”老周笑眯眯,用手指了我鼻子。


这一幕!这一幕!


NO61


“刚才的事你不知道?”老周讲得像真似的。


“不知道,我睡着了。”


“没有,什么也没发生。”我懂他表情。


“你觉得你趁我不备,对我干了坏事。”


“坏事?是,我在你钱包拿了几张纸币。”


“还有呢?”


“趁你睡着时,我偷偷吻了你,这算不算。”


“还有呢?”


“我打了你屁股。”


说我,我在他光滑的屁股重重打了一下。打完就跑,跑去洗手间,恰好要小便。


老周追了过来,比兔子还快。


“你是不是对我那个了!”老周在我背后喊,我没理他,一边偷乐,一边脱裤子。


老周见我解手,也跟着我一起对着抽水马桶撒尿。两个人都稍微有了状态。


我们很投契,同时看看对方那,又抬头看看对方的脸,又一起忍不住笑了。


“你笑什么?”老周抢先说了。


“笑你刚才笑的事。”


“你又知道我想笑什么?”


“应该知道,因为我就是你,你就是我。”


“连体婴?”老周假装不动声色。


“不是,是中了降头术。意念可以转移,我可以偷取你的思想。”


“看电影看多了呗。”


“电影是会看多。可是看你,看那么久,怎么就是没看够。”


“什么?”


“老周,你今天很美!”


老周又把酒窝露出给我看。我们一起洗澡,老周在调水温,他接着说:


“美个屁,现在肥得腰都找不着。”


听到老周自我调侃,我大声笑了起来,很夸张,老周也跟着可乐。我又想起他那句经典:我的身材没有前途可言,别替我操心。


“我倒羡慕像你这样的身体,那才叫健美。”


“我们互换身体吧!”


“换什么换,你刚才不是说你的就是我的,我的就是你的。”


我们开始洗澡,又磨了嘴皮子一阵子。


原来老周退掉饭局,是想把时间都留了给我。他四点起来,本想带我去山间走走。可现在时间晚了,老周改主意,他要带我去买衣服。


我很矛盾,其实我明白的,老周知道我穷,他想物质上给予我一些满足。但是,我个性和思想,不希望自己软弱,而成了老周包装起来的玩具。我希望跟老周地位平等,虽然这看起来不可能。但至少不要让我心里落差那么大,让我自尊心还在。


本来认了他作为父亲,爸爸给儿子买衣服是天经地义,但我就是思想拐不过弯。其实,几件衣服对他也不算什么。看我穿上他的衣服,整个人变得更帅气,他心情其实会很高兴,得意洋洋。


“还是不要吧,衣服我够穿了,你之前买给我的还很新。”


此刻,我的头和声音都低了三分。


“快开学了,开学就该穿新衣服,这是传统规矩。给你买吧。”


“那是小学生,我都读大学了。”


“儿子,在我眼李你永远不大,你一直需要我照顾。”


“你就不怕你老的那一天,这话变成反话。”


“所以说嘛,趁我还有劳动能力的时候,我得好好巴结你。不然老了,哪有儿子给我送终,怕要睡大街了。”


老周说得人心暖暖的。


老周见我情绪又高了些,继续说:


“买吧,就给你全买李宁的,懒得到处跑。”


“不去。”我显然给他泼了冷水。


“儿子,你是不是觉得花我钱,实在觉得自己亏欠我,也让你觉得人格贪婪或者低微。”


这个中年真厉害,这话顺手捏来,却字字敲中我心肺。


我望了望他,被洞识内心,突然觉得自己好愚笨。


“儿子,我能喊你一声儿子,就说明我们是一家人。一家人就该像一家人的氛围,嘈嘈闹闹的,互相帮助,又互相关怀。我不但会给你买衣服,从今以后,你的学费甚至生活费,我都会负责了。你别在我跟前说个不字,知道吗?说了,你就不当我爸了。”


我确实想辩驳什么,比如学费我母亲生前给我留了钱,但此刻温暖与感动让我无从说起,眼泪都快要打湿眼眶。


这个强势,成熟,富有魅力的男人,让我永远忘不了这天,忘不了他这番话。


我听从他的,去李宁专卖店买了衣服和鞋子,在我建议下,老周自己也买了一对鞋子。他还没了跟我一个颜色,他说我们一起去爬山,就穿情侣装,让人妒忌去。


买东西,确实会让人心情很愉快,除了缴费那刻。虽然自己不追潮,不过能穿好点,让自己更体面,更光鲜漂亮,谁不愿意。


买完衣服,我们接着去吃饭。这又要让老周破费了,我们两个人去吃龙虾了。


我几乎是被他拖着去的,他骗我他想吃,其实是我没吃过那东西,他想我尝尝滋味。


点菜时,我让他点半斤好了,老周就开始笑我。让我猛地想起我们曾经的对话。结果他要了三斤重大龙虾。这根本吃不完,我给他脸色看,他倒开心地说:


“龙虾要大个才好吃。小个不好吃不说,还会铅超标,你不知道吗。”


老周这样解释,我也不懂,勉强相信了他。


食物上了桌,一大盆,老周果真懂也不动,全让我吃了。这个时候他才说,他吃了身体会过敏,会耳朵痒,嘴唇起疙瘩。


我说我不知道会不会过敏。他回答我:


“所以现在就是检验的时候,你都吃光了,要是过敏我陪你打吊针。”


我很想冲过去,往他脸蛋揍一拳。他笑得可恶,说话口吻也是。


结果,可怜的我,撑得我还不如饿着好。一百多块一斤的龙虾,不吃它我心疼那钱,吃了又心疼自己的肠胃。


实在吃不下,我还硬塞进嘴里,老周发现了,急忙打掉我筷子,凶凶地说:


“不要吃了,吃饱就算了。要是吃坏肚子,我还要花钱给你打吊针,还要耗费我时间,多不值。”又是老周这边有理,我难以辩驳。


“我没吃呀,我就夹起来看看。”我嘴硬。


“不过,你还是可以打包回去当宵夜。”


“我现在对龙虾已经审美疲劳了。晚上还吃它?”我本意是他回家的话,让他带回家。


“那算了,我们买单走吧。”


结果,我又厚着脸皮问服务员要了饭盒,把吃剩的都打包走。


那晚的龙虾太好吃了,可能是我第一次吃吧。后来,别人邀请我吃龙虾,我总是摇摇头,一边说龙虾哪好吃。这是不是曾经沧海的道理。


回去途中,我沉默了,我不知道老周留下来陪我,还是直接回家。他说他一天一夜没回家了。车开向我宾馆,车速跟人心一样,不着急。


结果,老周没跟我下车的意思。我明白。


“我回家了,儿子。”这话他虽然说得有力,不过我知道他有些留恋。


“好,你回去吧。”


“你就这样跟我告别!”


“不然怎么样,要我亲你,还是破你大门!”我这话把他逗笑了。


“对呀,起码亲下再走!”


我留意了四周,赶紧吻了他,瞄准他嘴唇。老周也贪婪了一下,我们都舍不得分开。


只能怪时间无情,密爱与担心中,我们还是分开了。


我打开车门,向他招手,比他先离开,这次。


一边是时离别的辛酸,我们将要好几天不能见面。一边是满满的幸福感,这是人生中永远值得怀念的一天。


时间不过是八点多,我该干什么呢?回到房间,面对四面是墙。


这个夜晚我不怕黑,就是思念特别长。其实我跟他才刚分开,怎么马上对他思念比岩浆还炽热,比长江之流还源源不断。


看电视吧,把视线转移,我打算这样安排自己的一晚。


然而,我还是抑制不住把手机反复拿起了。老周会给我短信我会没阅读到吗?老周会给我电话吗?又或者,我是不是该给他发短信问平安。


最终,我还是没做任何事,只愿他在家中和谐度过,把精力和时间奉献给家人。


反复换台搜索节目,要是那时候有2005年超级女生节目,我或许不会觉得闷。整晚,我都是心不在焉,如芒在背。


十点多了,我在想,明天早起,我是不是该早点休息。我便下了床,打算刷牙先。


刚进了洗手间,就听到敲门声,很急促。


“谁呀!”我大声喊,很意外的敲门声,不知道会是谁。


对方还在用力拍门,没说话,这粗鲁行为让我反感。


“谁呀?”我开始走过去,心想会不会是宾馆的服务员,或者看错门号的酒鬼。


我有些不爽,我一个大男子也不怕什么,把门大大地敞开。


他出现了。出现在我面前,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,饱满的精神面貌,露出诡秘一笑,一只手撑着墙,造型很银幕!



NO62


老周来了,这个胖胖,酷酷的身影,惹我眼泪。


他很得意,平静地隐藏了他此刻的心情。倒是我,惊喜地说不出话,连喊他名字都喊不出。


这是个缠绵而完美的夜。我们粘在一起睡,两副身体,虽然夏天里不需要体温摩擦取暖,但真的很暖人心。


第二天,我们都起得很早,我本意不嘈醒他,让他多睡,自己赶回去上班。但老周离开我怀抱就醒了。他也起来洗漱,他怎么会忍心我拿那么多东西回去,让我一个人挤公交车。


“还是我送你吧?”他说


“不用,你昨晚没睡好,多休息多一会吧。”


“你走了,我怎么还能睡得着。昨晚你也没睡好。”他嘴甜。


“没有,睡得可香了,我打呼噜了吧。”


“打个屁,你昨晚兴奋了一夜。”


我被他说得怪不好意思,他还在得意地笑。我沉默着,他接着又说:


“年轻就是好。可以随时随地进入状态。”


“那是公猪。”


“你距离不远了。”


这样的对话,太阳爬上来之后,就只剩下回忆了。老周走了,中午的飞机。


今天起,我开始穿老周给我买的新衣服。一来新衣服等到开学再穿,我怕同学又笑话我偷了银行的专柜钥匙。其次,把老周给我买的衣服穿在身上,自己会觉得他就在我身边。虽然有些舍不得怕弄脏,怕扯破它。但我相信,老周会希望我这样,把自己弄得体面些,不丢他当父亲的脸。


我全身李宁,衣着的变化连同事的眼光都逃不过,还逃得过老刘?这个中年肯定会用襟裾马牛来形容我,给我使个轻蔑的表情。


不过,我已经不在意老刘会对我说什么,更何况他什么也没说,只是在别人褒扬我的时候,深深地望了望我。


日子就那么平淡地过,老周白天不方便跟我打电话和发短信,晚上又是吃饭喝酒,我能联系到他的,往往是睡觉前那刻。不过,老周总能做到,就是每晚给我一个电话。


说起老刘,他依然不在宿舍睡觉。这让我对他的失望从一点点,变得庞大,我对他彻底放弃了。如果我要是妒忌他们夜生活愉快,恨老刘被人压在身下,那也是因为老周不在我身边。我这样控制。


渐进的,平日里,我对老刘的事没那么隔阂,他自己的私生活不跟我透露只字,我也不过问。同在一间办公室,我们还是不要敌对为好。其实正是老周的人格魅力熏染了我,对人礼让三分,朋友远比敌人好相处。


有一天,工商局的齐副科长又邀请我去打球赛。我答应了,正好,我的夜晚终于有了新鲜血液。老刘这些天虽不回宿舍过夜,但他起身出发的时间比较晚,每晚都是九点十点才出门。他会在宿舍呆一阵子,不过他不多说话,也不针对我做什么事。


我又叫了老刘去看球赛,纯粹是礼貌而已,因为老刘正在直勾勾看我换衣服穿鞋子。


我哪想到他真的会去,当他说好时,我心里有些懵。他不爱运动,他看我打球也没什么意思。不过他邀请他去,他答应了,我没理由说不字。权当他无聊,跟着去消遣混餐饭吃吧。


就这样,车来了,老刘跟着我塞了进去。


工商局今天对阵的是交通局的,我没被安排首发出场,因为之前工商对交通打过比赛,各有胜负,先看看今天大家水平再说。


第一节下来,工商就落后了十多分。今天交通来了个小奥胖,他抢了不少前场篮板,二次进攻还被他打成。


第二节起,我出场了,不得不指望我。但我手风很不顺,而工商的人又比较依赖我,球被我偷丢了,以致没实现追分。幸好,联防中我对位的那个小奥胖,在身高和移动速度上被我制约了。上半场结束后,我们还是落后十多分。


跟队友商量好下半场的对策后,我看到了老刘,于是拿了一瓶水给他,走过去。


“你今天怎么不把球扣紧篮筐。”老刘说了句很郁闷的话。


“人多,你没看见那个死肥仔,顶住了我,我进不去禁区。”


“你们会输吗?”


“现在就输着,落后十多分。”


“他们打得好。


“是。”


“你投不进球。”


“是的。”


跟他对话有些无趣。


“我希望你们赢。”


“我们会尽力的。”


这个文笔那么好的人,说话却缺乏平实无奇。我也奇怪,按理他这么能写,说话应该也富有艺术性,但他说话一直过于呆板,老实巴交。


我们一阵子都无语,他也喝水,我也喝水,我视线转移到其他人身上。


“小溆。”他叫我了,我都不知道上次他这样叫我是什么时候了。


我回头看他,他继续说:


“好好打,发挥出你水平来。”这个腼腆表情的他,给我加油了。


此刻我怎么会有拥抱他的欲望。老刘就是个平凡的人,他内心恰是小人物世界。


再次回到场上,我调整,继续找手感,队友还是蛮信任我,球都会最终落到我手去处理。终于,我连续几个中投命中,低位单打也成功了。分数这样追平了,这一节。


休息时,队友都围着我说话,我走不出去,只能瞄了老刘几眼,他也知道我在看他。他笑嘻嘻的,给我竖起大拇指。我心情很畅快,看到老刘这样。


最后一节,我们以为我们赢定了。没想到对方做了战术安排,让两个人夹击我,我一持球,就有两到三人在我身边干扰我。此时,球判的哨子是不是出了问题,明显的打手也没理会,我频频丢球。对方今晚踩了什么似地,快速反击又频频得手,无一失误,分数忽地落后交通近十分,让人沮丧极了。


我们赶紧叫了暂停。我说话了,我让能跑投的两位队友跑动起来,我好把球迅速分出去。不要指望我多出手,要他们相信自己,我挤进去抢篮板好了。


比赛继续,对方真的继续围绕我进行多人夹击。我持球,也不运球,等球友跑位,然后分球。这一招灵验了,我处在策应的位置,队友中投,两步上篮均命中。渐渐的,分数又追平了。


最后的一分多钟了,胜负就看关键球了。对手要了个暂停部署,此时我跟队友说,我来打吧,给球我。


重新开始后,对方拖着时间进攻,把球投进去了,分数领先我们一分。所剩的时间不多,我们快速推进。球首先给了我,我留意到有两个人在我一后一左,于是我把球分出去。此刻,防守我左边的人,马上扑过去补防持球人。就在他到达前,我队友再次把球给了我,我做了个传球的假动作,然后带球转身,晃过他,距离篮筐不远。我奋力跳了起来,双手抓了球送了进了筐,人停到半空,抓着篮筐调整重心。


我落地时,听到的是哨子响起,还有老刘的拍掌欢呼声。


我们都很兴奋,大都跑过来拥抱我,七八个人围成一堆,幸亏我个子高,还能看见老刘一直眯着眼在笑。


这只是场友谊赛,对手也很友好,虽然输了,没怎么沮丧,笑哈哈过来跟我们一一握手拥抱,一边说今天球赛很精彩。


换了衣服后,我们接着去吃饭。老刘今晚自己硬要坐在我旁边。我们只是喝啤酒,我想啤酒老刘不至于不能喝吧,于是别人敬老刘的时候,我没加以阻拦。甚至调戏他,灌了他两杯。


回来的时候,我发现老刘不是脸红那么简单,他眼睛布满了血丝,站都站不稳,很吓人。


回到宿舍,我第一时间就是用蜂蜜给他解酒,老刘很乖,喝了蜂蜜后什么也不说,就躺在床上睡。我让他安静地睡,他喝多了,我不敢给他吹风扇,又不好意思脱他衣服,就这样让他躺着。


我还没来得及去洗澡,老刘就吐了,我赶紧把垃圾桶放到他身下。那味道让人恶心,不过我觉得他更是可怜。都怪自己,老刘说过不能喝酒,跟我喝了两次,两次都出事了。


吐完后,我给他用毛巾擦了一下脸,只是很简单而必然的服务,没多做什么。


他开始哭了,毫无征兆,这肯定是跟酒有关。开始,他还怎么哭出声来,呜呜地抽泣。渐渐的,他发力了,把房间都充斥他哭喊声。我很无助地看着他,在他旁边,想着怎么跟他说,怎么安慰他。


这对我有些难。还没想好,他已经抱紧了我。这个醉鬼,权当你把我当成别人吧,我任由他。可我猜错了,他要抱的就是我。


当他想吻我的时候,我拒绝了。使劲摆脱了他,离开他后,我匆忙去收拾他的残污物,也算是收拾自己的心情。我知道,老刘对我还有好感存在。不过,我他不是有了自己的男人了吗?


“你不爱我,你不爱我了。”老刘一边哭,一边喊。


把我心也喊累了,喊疼了。是不是我刺激了他,我在想,日后还是不带他看球和吃饭。


我转身去倒掉残污,老刘突然止住哭声地说:


“老公,我很爱你,你能不能不要我。你不要我,我生不如死。”


特别声明:本文为同志头条自媒体平台“同志号”作者上传并发布,仅代表作者观点,同志头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。
0
0

请注意法律法规文明发言,严重者将会封杀ID

精选评论

暂无评论,快来抢沙发!

随机推荐
[原创]我与表弟谈恋爱-9未完成
浏览:5.0千+ 09-19
你歧视同志的样子真丑
浏览:5.1千+ 09-19
英国女子医院分娩,160万豪宅却被洪水淹了,只能借旧衣服给婴儿穿
浏览:小于3000 11-11 20:44
拉拉为什么要分TP?什么是TP
浏览:4.9千+ 10-29 21:05
Kafee叔叔的育儿小知识:如何向孩子解释同志呢?
浏览:4.1千+ 09-19
[原创] 我与表弟谈恋爱7
浏览:5.0千+ 09-19
太GAY了太GAY了!!不知道还有没有没看过这个视频的
浏览:5.0千+ 11-01 22:40
7名球员缺席叙利亚训练课,叙利亚前锋:我会全力以赴
浏览:小于3000 11-11 20:45
暗访“治疗”同性恋:催眠卖药还电击
浏览:小于3000 09-19
西亚卡姆谈小卡&格林离队:我有更多的机会 为此感到兴奋
浏览:小于3000 11-11 20:44
特殊人才会发生同志,有以下几项,你可能会成为同志?
浏览:4.1千+ 09-19
一个东北同性恋者在12天内的两场婚礼
浏览:5.1千+ 10-27 13:14
曾经掰弯我的人,现在在勾引我儿子,我该怎么办?
浏览:5.1千+ 11-02 10:08
生活冷知识,不对你打我(四)30%的人有同性恋倾向?
浏览:4.9千+ 11-11 20:47
两个拉拉的日常
浏览:5.2千+ 09-19
金希澈李大辉曝同性传闻防弹少年团自曝辛酸往事
浏览:5.3千+ 09-19
肌肉骚0健身视频,只有10秒!
浏览:小于3000 11-15 16:40
UFC打女为何爱出柜不找男人?最高调拉拉夺世界冠军宣布出柜
浏览:小于3000 09-19
直面同志养老:60岁单身同志患上老年痴呆
浏览:5.1千+ 11-02 22:53
孕妇孕期做了此事,竟为胎儿埋下同性恋隐患,再不注意就晚了
浏览:3.3千+ 11-11 20:4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