与已婚中年缠绵不清63-64-65-66

加油吧!同志君 评论:0 阅读:小于3000 11-02 11:03 来源:网络

NO63


这话是对我说吗?


难道不是!


这个喝醉的中年,是在酒后吐真言吧!这让我觉得沉重。他是不是未真正爱过,第一次爱了,并且爱错了,所以受的伤也特别不轻。


第二天,我比老刘醒来,起来后我就去看老刘。他还在睡,睡姿不糊涂,手脚都摆放整齐。我总觉得他有可能发烧,于是我伸手摸了摸他额头。


没发觉他发烧,倒是把他弄醒了。


他睁开眼,把眼睛睁得最大,表情有些惊讶,有些呆滞,所有目光都投在我身上。这个憨厚的他,见了我,有些掩饰不住的羞涩。


“你没事吧。”


“没事。”


“昨晚你喝醉了。”


“我都说,我不能喝,一喝酒要睡很久。”


“下次再也不让你喝。”


至于昨晚老刘醉后做的事,我没提及。我不知道老刘记得不记得,不过他要是记得恐怕也不会跟我说。


事情就这样过去。


那天之后,老刘又开始过着夜不归宿的生活。这让我联系起他脱光衣服后到底有多痛苦。因此,我觉得他那晚说的话,会不那么真实,甚至他是否针对我而言还未可知。


老周推迟了回归武汉的时间,整支队伍去了复旦之后,又去了交大。


聚少别多,让我的除了等待的空白与荒芜,剩下就是思念。对他在外既是担心,又是埋怨。有时,我一天不给老周发短信试探他,结果他一天也没主动联系我。我明白,工作上他要全力以赴。但我太偏执地想,他不可能这一点点时间都没有。


那时候的我,也态任性了。对老周的包容心,一直不够。


跟老刘关系越来越趋于平淡后,我对他也不再用心。我开朗活泼一面,让我熟悉了不少朋友,最主要是还是球友。交通局那边,自那次球赛之后,他们记住了我名字和电话号码,没过几日,他们邀请我加盟他们队伍。


反正都是一种,我没介意,工商局那边也不认为我是叛徒。倒是那天起,人家请我打球都会给我个红包,这让我有些意外。那红包等于我在杂志社干一个礼拜的活。开始我不乐意接受,认为破坏了运动的意义。不过他们说公家的钱,没必要矜持,反正个个都是有偿的。


那天出发的时候,我又在宿舍换衣服了,在老刘面前。他眼睁睁地看着我,就是没开口。我不敢再叫他去看球赛。他自己估计也没那胆量开口。虽然我想,要是我叫他去看球,他蛮有可能会跟着过去的。


作为外援,这晚,我们交通局这边战胜了水利局,以大比分战胜,没有悬念。到了第二天,水利局的人联系了我,问我今晚有没空,帮他们单位打比赛。


不知道是不是对那红包有贪念,还是我真的不愿意更多时间跟老刘在一起。我又答应了,游戏在几个队伍中间。其实昨天双方实力悬殊,我没怎么表现,今天加入水利局这支实力不太强的队伍,让我觉得会有意思多了。


水利的对手很陌生,是劳动局的,当时劳动局和社保局还没分家。


比赛如我想象,富有意义,很焦灼,分数差距一直在两位数以内,甚至是五分以内。


胜负就看最后一节双方的表现了。我拿了人家的红包,当然要做点事,我奋力拼搏,努力想着那几张人民币。


就在我们队伍觉得胜利在望的时候,我出事了。抢篮板落地时,我踩到别人的脚,崴了。接下的时光,我当然不能在上场。


结果球赛输了不说,人家把心情也输了,都不愿意一起吃晚饭。水利局有个跟我年纪相仿的小锋同志,要开车载了我出理疗。其实拐伤脚,很正常,没必要那么紧张。


不过他们一个副局长安排这样的,那个小锋我见拒绝会为难他,便答应了。在车上,我叫小锋不要去医院了,找个地方有冰块冷敷就好了。


小锋于是带我去他叔叔家,地点离比赛场地很近。


第一次见到余旷华,我将他名字混淆了,把称呼他老余叫成老鱼。一是怪中国文字谐音字多,把握不住。二是小锋叫老余的女儿叫小鱼苗,让我以为老余就是老鱼的意思。


我不得不对余旷华感兴趣,他除了不蓄胡子外,长得实在像周演。那脸型,那皮肤,那笑起来露齿的表情,还有他那发型。


当他帮我用冰冷敷我脚踝的时候,被他操作着时,我有心跳加速的感觉。老周多日没见,显得这个人就是老周在为我物理治疗。


老余是位铁打酒师傅,之前他一直在医院当骨科医生,后来自己有了点钱,就开了私人诊所,顺便卖家传秘方铁打酒。


这个总是在笑的已婚中年,说话细声细语,总怕把蜘蛛嘈醒。胖胖的身影,在我面前坐下来,不嫌脏不嫌臭地摸我脚,很认真地摸,把他腰板的肉囤得像个大水桶。


不过他身材有175左右,要是站起来,也显得他肥而不臃肿。


那晚我在他家蹭饭了,嫂子很热情,说话大大咧咧的,与老余形成明显对比。嫂子匆匆下了楼买菜,留我和小锋吃晚饭。小锋答应了,我脚要冷敷一阵子,怪不好意思地答应下来。


吃饭的时候,小锋围绕我的事迹,在老余家人面前做文章,说我是名校大学生,打球还很厉害,可以扣篮,怎么样把球队转败为胜。他说话很懂技巧,把所有人都引爆笑声。幸亏我没跟小锋讲我上学期考第一的事,否则他肯定要针对这话题讲半个小时。


这个“山寨”老周,坐在我对面,就是喜欢笑。显然,他的笑很好看,露出两个很浅的酒窝,让他捕捉到,乐此不疲。他说话时,让人要完全把耳朵竖起,方听见。而老余旁边的两个女性,妻子跟女儿,就是部没玩没了的扩音器。那条小鱼苗,长得肥胖,样子却像母亲,看起来还是有待塑身。


老余这个这么有特点的人,让我记住了他。我以为,我跟他不过是蜻蜓点水,雪过无痕,我们不过是浅浅的缘分,再见未必不是陌生人。


但后来发生的事,证明我跟他缘分不浅,还进入缠绵的漩涡中。


回到宿舍,老刘人居然还在,都九点多了,还没走。老刘见我被人扶着进来,脚包扎得像猪蹄子,神色一下子变了。


“小溆,你这么了。”他关心地问,这声音出奇地洪亮。


“他打球崴脚了,恐怕要休息好几天才能走路。”小锋替我说。


“严重吗?”说完,老刘就蹲下来观察,想摸又不摸敢。


“小锋,谢谢你,你也辛苦了,麻烦你太久了不好意思,这里有我同事照顾我就可以了。”我在下驱逐令,我怕老刘过分的热忱,让小锋想到什么。


“没事,我领导说这是政治任务,让我不能马虎。”


小锋临走前,给我一个红包,打比赛前他给过了,我不明白他现在用意。


“红包给过我了。”我急着说。


“我知道,我领导安排我给你的,说你为单位打球受伤,也算是工伤,理当赔点医药费。你看,你还是不要难为我吧,不收我交不了差。”在小锋面前,我们都是同龄人,但我发现自己的交际能力跟他差距有多大。


小锋走了,匆匆忙忙,让我对那个厚厚的红包怀疑。我赶紧打开一看,里面足足有十张纸币。


我拜托老刘帮我赶快给小锋送回去。老刘见我着急,也不多问,拿着红包就走。老刘刚要走出门口又被我叫了回来,我想了想,从钱中抽取一张。老刘懂我意思,然后急忙追出去了。


没多久,老刘还是垂头丧气地回来,手捏着那个红纸袋。


“我刚下去,他就开车走了。喊都喊不及。”


“那算了,我来处理吧。”


老刘把钱递给我。我想了下对老刘说:


“老刘,这钱给你买部手机吧,你拿去。”


老刘惊愕地看着我,事后我有些后悔,自己显然在可怜老刘,老刘发现自己也处在弱势。其实,我本意是对他内疚的一点偿还,不过我用了物质手段,这伤人自尊心。


“我不要。”老刘有些生气。


“你别误会。你看我来了单位这么久,都是你在照顾我,你还帮我买了枕头被子,还帮我洗衣做饭,还帮我买早餐。我是只想报答你。”


“你是在跟我划清界限吧。”他话语很冷。


“不是,真的是一番心意。”


“我那些帮忙不值钱,你要是想跟我划清界限,可以。”


说完,他从红包里取了一张一百元,然后愤怒地转身。这让我有难过起来。


“你怎么还不出去过夜,人家会等你,等得心急。”好长一阵时间我们都不说话,我突然说话,就说错话了,本想开个玩笑,却弄巧成拙。


此时,老刘比之前更生气了,涨红了脸。


紧接着,老刘马上换衣服穿鞋子,那个生气的表情却是那样可爱,让我想笑又笑不出来。老刘很少生气,总算让我领略了。


“真的要走,不留下来照顾我?”我对他留与去,犹豫。


“你个王八蛋,我恨你。”老刘咬唇切齿地说,不过我总觉得他不是真的生气。


当老刘离开了,我才觉得很后悔,自己受伤了,一个人在夜里,被四面墙堵着,特别觉得此刻孤独。


我一直还没洗澡,打球过后,现在身上可脏了。我试着去脱衣服,当我脱裤子的时候,我就觉得麻烦死了,因为脚还被冰包扎着,一大块,塞住了裤口。



正当我觉得为难时,老刘像史泰龙,突然在门口出现了,我惊愕不已,人还不来及笑,老刘他就直接跑过来帮我脱短裤了。




NO64


我禁不住笑了,老刘那老实憨态,藏不住东西。他自己先忍不住乐了。


“你不是走了吗?”


“你是不是真的想我走?”老刘冲着我喊,停下来。


“不是。”


此刻他对我的好,让我心暖。老刘不说,把门反锁了,然后把我身上所有衣服都剥去。


我不免尴尬,有了状态,说不出为什么。


老刘假装不在意,还刻意碰了它几下。我们都不敢针对它说什么。


“帮个忙,扶我进去吧,我要洗澡。”


老刘就使劲,撑着我,我站起来,被他扶我着进去洗澡。


“要我帮忙洗吗?”目的地到了,老刘说。


“不用了,我自己可以了。”


老刘就出去了,我自己开始洗澡,虽然有些难,但总比偷偷摸我安心。


刚洗了个头,老刘又冲了进来,在门口看我,说:


“真的不用帮忙?”


他那个又生气又祈求的模样,让我觉得好笑。我笑着不答,老刘以为我同意他意见,就走了进来。


当他摸到我,我突然觉得他这种关怀,特别有父爱的味道。于是,我顺他了。


他的手很温柔,弄得我很舒服,慢条斯理的。当他帮我洗那个位置的时候,我就发觉他很不同,在使劲地搓,搓得我有些疼。


我那,好些天没进食了,知道饿。我怕自己控制不住,赶紧对老刘说:


“我自己可以了,你出去吧。”


老刘像是聋了,没听进去,也没出去的意思,只是更认真地抚摸。


我突然抓住了他的手,使了力。老刘被制止后,他抬头来看我。


“想吗?”老刘询问的话语带了乞求。


“不想。”


“要不要我帮你弄?”


“不用了,真的不想,你出去吧,我自己洗可以了。”


老刘出去后,我终于觉得缓过来,把门也给反锁了。


洗完澡出来后,老刘无所事事,我让他帮我把敷脚的东西全拆掉。老刘乐意这样,拿了一张凳子,把我脚捧在手上,开始认真地拆解。


这个时候,老刘让我想起了老余,很自然而然,老余性格该有些像老刘,又是条闷葫芦。但样貌上,老余却出奇像老周,这很新奇。


十点多,我就决定睡觉去了,我脚受伤的事没告诉老周。反正他忙,我不想给他增加什么压力。


老刘这夜又留了下来。不过我开始觉得奇怪,他不去那个男人家过夜了,为什么他不用给那个男人打个电话。还有,老刘的钥匙就那么几条,我也没发现他有那个男人家的钥匙。他却可以随时地过去?


老刘为了让我早点休息,他把灯光了,自己也躺下,在他床铺上。


我们都不说话,但一时还睡不着,气氛有些沉闷,老刘转了好几次身。


“我过去跟你睡,好吗?”果真,老刘有什么想法。


“不要,床太小,两个人挤。你会碰到我脚的。”


我委婉地拒绝他。老刘没再做声。之后的事我也不记得了,反正一觉到天亮。


老周说他认已经回来了,不过他还是没时间过来看我。至于忙什么事,老周也没跟我说,我也开始习惯了。反正等他又不是一天两天了,我得适应它给我带来的生活节奏。


时间来到八月中旬,我的脚渐渐好了。有一天,小锋给我打电话,问我要不要去老余那里复诊,我几乎把老余这个人忘了,小锋又让我想起他。


不过,那天我工作的事很多,白天不方便,到了晚上小锋他不方便。其实我脚没什么大碍,只是见老余,让我想起跟见老周一样。谁让两个胖子长得像。


老刘又开始不在宿舍过夜,不过他很勤劳,连续几天,他每天清晨会给我买早餐,给我烧一壶水,一起吃早餐后,他会扶我下楼。


当我自己能完全走路,老刘对我的关心又消失了,又不在替我买早餐,不替我洗衣服,清晨不再出现在宿舍。


近半个月来,我发现老刘每天都要滴几次眼药水,他的眼睛经常通红的,微微肿起。我以为老刘伏案时间过长,年纪又太大,用眼过度导致。所以,一直没把这事放心上。


有一夜,时间估计来到凌晨了,我被电话嘈醒。是杂志社陈社长来电话,他人现在在广东,参加一个很重要的会议。不过他落了份重要的资料,这资料明早就要用到。所以,他拜托我把文件e-mail过去,并且把他电脑密码告诉了我。


这事,我当然义不容辞,马上起床。


匆匆来到办公室,我就直冲陈社长办公室,嫌麻烦大厅我只是开了小灯。平时陈社长办公室的门都是锁着,不过他要是出门总是会留门,他这个人很细心。


我直奔主题,赶紧把事情办了,专心致志。办成之后,我还给陈社长打了个电话,让他验收。等他确定收到文件后,我才离开。


要是说我刚才下楼的时候,人还睡得有些糊涂,现在刚做完事了,人也完全清醒了。


当我穿过出了大厅,静悄悄中,要关门离开的时候,我看到了他。微弱灯光他,他蜷缩成一小团,背着灯光,背着我的视线,显得他更纤弱。那个身影,太熟悉不过了。


我把灯都打开,果然是他,他穿的那套衣服我可记得,我本能地向老刘走过去。


“老刘。”我喊了声,试探着。


他没答我,身体动也不动。


老刘就睡着大厅的沙发上,他舍不得开空调,就拿了把风扇在吹。身上盖着一张破旧的被子,也不知道哪里来的,平时藏在办公室哪,不过我是见过。


“老刘。”我又喊了一声,他依旧木头一根。


我要去看老刘的脸,我去摇他身体,他身体挣扎着,让我没能成功。


我又加大力度扳他,他反抗的力更大了,这让我明白他现在没睡着。


最后,我用了不一般的力道,老刘是抗拒不了的,他脸渐渐在灯光映照下,清晰了。


我惊讶了,此时的老刘正噙着泪,可怜楚楚地望着我,如此生动。


他虽然不哭出声来,但通红的眼睛,一脸的泪花,让人看了都会心碎。想想,这歌人是活了近四十来载的中年,他为什么会这样。眼泪在他那,真的那么不值钱吗?


此刻,我在猜,老刘之前说他有男人,此事必是虚假。那个在医院旁边小区住的人,是老刘虚构的。别忘了,他是握笔的,他编过故事还少吗?


他每晚跑出去,接近零时,避开所有人加班,才跑到办公室来睡觉,原来一直为了躲开我,躲着他的感情。


很多事让我马上联系起来,他白天滴眼药水,那天喝醉了说的话,我脚受伤时他对我的欲望。


当我力一松懈,老刘又背着我,继续低声抽泣。


我抱紧了他,什么话也说不出,心不是一般地痛。对老刘的怜爱,是前所未有的。这个小人物,他的爱难道就不起眼吗?老刘哭了会,转过身来,用劲全力地把我抱紧,我们正面拥抱着。


我本想舔他的泪,舔着就到了他嘴唇,我们就不顾一切地接吻。管什么老周,管什么大门还没关。


很快,我们赤裸相对,再无秘密可言。在这不安全的环境里,我们用身体,把感情凝聚在一刻。


我进入老刘的身体,是我自己主动的。已经到了那份上,没有理性可言,凭感觉办事。又是没工具,我只能用唾液。


我知道他疼,但他会笑,喊着不疼。


我没放弃,没放弃动物的本性。我能做的,就是尽量慢慢来。结果有些适得其反,他刚才好比石头坚硬,如今却成了一团没遇到水的海绵。


我真的把他弄疼了,他会短暂地皱眉,咬紧唇,然后使劲地笑着。他没有作出虚伪的声,只是安静地承受,一如他的个性。


或许那样的氛围,让人容易爆发。我快到达了。


在我面临登顶的时候,他不再沉默了:


“老公,我爱你!我们永远在一起,好吗?”


我回答不了它,甚至不把他问题当一回事,只顾满足自己的欲望,带着青春的激情,带着对老刘亦真亦假的爱。


完了后,他要我抱着他,我便抱着他。


“疼吗?是不是弄疼了你?”


“没有,不疼。”他急切地回答。


“我觉得你刚才会很疼,你不用骗我。”


“没有,真的没有!”


“我觉得我真的对不起你。”


“是我心甘情愿的。”


终于,我发觉到大门开着,灯一直亮着是不安全的,保安随时会闯进来。我得把我们拆解两具身体。


我瞄了一下自己那东西,很习惯性。结果,让我惊恐万分。


我的粘了血了,很清晰是血,而不是其他。这血不可能是我身上流出来的。只有那种0答案了。


老刘也发现了,他居然不惊慌,反而安慰我说:


“没事,我不疼!”


NO65


事后,我要求老刘回宿舍睡,他同意了。不过睡觉的时候,他要求我们睡在一起,我也没意见。睡着睡着,他让我搂着他睡,我便搂了。


当我不小心重重压到他屁股,他疼得发出声音来。我问他是不是很疼,他却说不是,说不疼。


第二天,我以为他会睡晚一点,哪知道他一大早他就悄悄爬起来,又是买早餐,又是烧水,还帮我挤好牙膏。今天他还很特别,买了一整只鸡,和一些菜回来,看样子他要做饭给我吃。


事情忙得差不多了,他就坐在我身边,看我我,等我醒来。由于昨夜没睡好,我一睡就不知道早晚。


老刘怕我迟到,最终叫醒了我。我睁开眼,望见老刘正对着我笑。多日不见他笑,今天一大早,他就笑了。


这个笑容感染了我,我一伸手把他藏在怀里,他乖乖地搂着我,不挣扎。


很多话我想问个明白,我想了解老刘这段时间有多少事骗了我,晚上他又是怎么度过的,还有我跟老周的事他怎么看待的。但每次我想开口,看到平凡朴实的他,我就不忍心,把话吞下去。也许我们都没有错,错就错在大家认识的时间上。


老刘本身不健谈,他也没多说,我们的对话就是日常琐碎和工作的事。


上班前后,我留意老刘走路的姿势,他挣扎疼痛表现出来的异样,是骗不了人的。我看不过眼,多次问他有没事,严重不严重,要不要去看下医生。而老刘总是笑对着我,摇摇头,或者坚定地说没事。这让我又是感动,又是担心。


老周出现时,我几乎把他忘了,一整个早上我都围绕老刘这个人想。老周悄无声息,站在我旁边,看着我做事,恐怕有一分多种了,我还浑然不觉。


老刘喂一声喊我!我回头看老刘,老刘便用眼神指引老周,我此刻才知道老周笑盈盈看着我。


“爸。”我又是喜,又是惊。


“做事很认真,我来了都没留意到,值得表扬。”


老周哪知道此时我脑子里其实全是老刘,并不是工作。


“你怎么来了?”


“我来监视你,看你……有没认真工作。”老周瞄了眼正在看他的老刘,把“监视你有没偷人”的话换成认真工作。


我意会老周的表情,此刻我惊讶了一下,我真的是做了对不起老周的事。


“我不就在认真工作。”


“你想我了没有?”老周突然在我耳边轻声问,避开了老刘。


我在回答前,不免望了望老刘,然后也扯了老周的耳朵,轻声说:


“想,想死我了!”


老周觉得好玩,又在我耳边轻语:


“有多想,是怎么想的?用什么器官?”


这下,他问得我欲火攻身。我有些不好意思,因为突然意识到老刘在。


但我假装镇定,然后再老周耳边呢喃:


“你是知道的!”


“我不知道,就要你说。”


“我横竖地想你,行了吧。”


我们继续这样窃窃私语,背着老刘。老周跟我讲了几句颇肉麻的话语,脸也不害臊。想必,我跟老周这样暧昧,老刘此刻肯定不是滋味。


“我们出去吃饭吧!”老周终于厌烦偷摸的模式,恢复正常音量。


“现在才十点多?”


“我没吃早餐,我们早餐跟中午饭一起吃吧。”


我迟疑,老周又要让我旷工,这影响可不好。


“要么,你先出去找地方,或者你先吃点东西,我再工作半个小时,稍后打车过去找你。”


“不要!我一个人无聊。”老周想撒娇,但发现老刘在,又把话吞下去。


老周开始拉我,面对强势的他,我总是不能做主。


我站了起来,开始收拾桌面,准备跟他走。


“小溆!”老刘突然站起来喊我。


老刘声音可不弱,我跟老周都往他身上望过去。


“你要出去吗?”老刘对着我问,不怯。


“是。”我回答,数我声音最弱了。


“这位是?”老周问起我。


“这位是我同事刘豫。”我没把我跟老刘住一起的信息告诉老周。


两个中年相互看了看,说了声好,打过招呼。


“这位是我干爹,姓周,也是我恩师。”我又赶紧给老刘解释。


老刘见过老周几回了,他一直没问老周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人。不过他知道我跟老周关系不简单。


“小溆,我们走吧。”老周劝我走。


“小溆,中午回来吃饭吗?”老刘这话是什么意思,他明知道现在老周拉我去吃饭。


我突然想起老刘今天早上买了一只鸡,他本来安排好,要做饭给我吃。现在老周来了,我就把他完全忘了,他是不是对我们有了情绪。


我很难作判断,主要对老刘有愧疚。


“小溆中午不回来吃了,他中午在外面吃。”在我迟疑时,老周替我做主了。


“晚饭呢?晚饭回来吃吗?”老刘不畏不惧,把话说得很清晰。


老刘的问话,让我跟老周难堪,两个已婚中年第一次交锋。


“晚饭晚上再说。”沉默了几秒,还是老周替我做主。


“我问的是小溆,他可以回答。”


老刘不动声色,这话却充满着火药味。


老周此刻把眼珠子都睁大了。


“小溆,我在外面等你。”老周是个聪明人,他虽然不明白老刘跟我是什么关系,但他听明白老刘对他有成见。他不争辩,选择了回避。


望着老周的背影,再回头去看老刘平静的表情,我真想把自己拆成两份。


“小溆,留下来吃中午饭好吗?”老刘温和地问,不过我觉得他这种温和是不自然的。


“我干爹找我有事。”我说得有些口吃,撒谎都不会。


“有什么事,能退掉吗?”


“真的有事,我刚才答应他了。”我心偏向老周这边,这很明显。


“晚饭你会回来吃吗?我今天早上买了一只鸡。”


“好!”


当我答应了他,一答应我就后悔了。要是今晚回不来,那对老刘又是怎么样的打击。


说完,我就不顾老刘,开始缓缓向大门口走去。而老刘也没再喊我,我没敢回头,不过他给的心里压力让我一直换不过气来。


我有些明白,老刘不再软弱,他态度表明了他的立场,他不想妥协,他想争取。


出了大门,老周已经在等我,我小跑过去。


“那个人是谁?”我还没坐稳,老周就急着问我。


“普通同事呀!”我撒谎,装作很镇定。


“怎么这么关心你?”


“前阵子他发烧了,是我送他去医院的,他感激我,本来他今天请我吃饭的?”


老刘的动手做饭,被我说成请我吃饭,我不知道自己已经很虚伪。


“他刚才为什么对我有意见?”


“我不知道,我也奇怪。”


珍惜跟老周这段爱情,让我心胸狭窄,今天我的表现证明自己还不想捅破跟老刘那层关系,甚至急于掩饰。


老周没再提刚才的事,并且很快恢复他生气活泼这面。我在猜,老周多半估计刚才窃窃私语,影响了老刘工作,致使老刘生气了。


事后证明老周没什么猜疑心,对老刘他再也只字不提。


老周今天性趣勃勃,原来出来吃饭是幌子,他想了是真的。老周把车停在一间蛮高级的酒店,要了一个小时的钟点房。


我对接下来的行为,又是担心,又是兴奋。


昨晚跟老刘那样,今天我又跟他那样,自己太兽性,简直不是人类。


没犹豫很长时间,在老周主动推动下,在自己情欲驱动下,自己很快把持不住了。


我以为昨晚完成过一次,今天会没劲。但我想错了,当我抱紧他,我就非要把几天来对他的“某种遗漏”一次性补回来。


老周首先在他左手的辅助下,完成了他这活动的高潮。可能久没这样了,他效果来得快。不过看样子,他还是满足的。


大概我有些想整他的想法,我不能让他总支配我,不能事事总让着他。我没那么早登顶。


老周身体开始受不了,频频问我到了没有。我没回答,找不到门。


老周变得不耐烦了,或者说他身体不舒服了,他不让我搞,使力推开我。这多残忍的事!


这次,我体现自己强大的一面,死活不离开他,抵抗他一程接一程的力道。一边,像个原始人用了蛮劲,能占有他一秒便是一秒。就在这样,在互相抵抗中,我终于找到了它,我的门。


NO66


我不是渲染这种器官满足,而是感情世界里,要是没了它,感情本身就是荒谬的。


郭靖这么笨都会生两个小女儿,这怎么来的。所以说世人都懂性,又都不懂它,它太奥秘了。


这次,我的来临汹涌,老周也知道是怎么一回事,他不再抵抗,也抵抗不了。因为时间到了,境界到了,他忙着接纳我来临这刻。


我刚结束,大气还未喘顺,老周就急于表达:刚才我疼了,我想挣扎,但又全身酥麻,无力抵抗,这感觉很奇妙。


相对而言,老周是敢于表达自己感受的人,他不羞答答,不以“受”角色为耻。他尊重他性心理的欲求,不以罪恶衡量它。


听老周那么说,我得瑟了一回,又觉得自己在这方面成熟了一些。


洗澡过后,我们就退房,出去吃饭。刚才的愉快,这心情带到饭桌上来。


我们都吃了很多,我也不介意老周破费。老周很狡猾,给我点了份鹿鞭汤,等服务员走后,他对着我足足笑了三十秒。我也笨,本该我笑老周才对,却腼腆地接受。


饭桌上,老周的本领又发挥出来了,他讲了这几天去上海发生的真实趣事,讲我们院一个干部因为给小费的事,吵到要请公安。讲到复旦大都市环境,教学如何面向现实社会,贴近社会,他告诫我要摆脱书本,及早体验职场。他又讲到自己去了那边,生活如何不习惯,住的地方卫生条件差,又吃不上辣,一天吃五顿饭,饭菜还没上他就饱了。


在他强大倾诉欲面前,我变得渺小,完全被他口水淹没掉。不过,我很乐意,我耳朵不是嗡嗡响,而是快速记录。能见老周是不可多得的事,听到他讲那么多有意思的事,更是千金难求。


老周今天来得匆忙,走得也匆忙。见我吃饱了,他就起身去买单,然后载我回宿舍。整个过程都是按她意思而流动。


其实我应该很高兴才对,多日不见,今天解我馋思。而老周今天的表现也无可挑剔了,下午我要上班,他也有事做,我们各自忙碌去。


但他走的时候,我整个人感到一片虚无。是不是我太不懂事,觉得老周今天来,只想把事情办完,了他心愿。其实我自己不也快乐,自己不也把老周折腾地来回跑。


或许,我跟老刘的日见夜见,把老周衬托得,老刘更像我最亲密的人。


上班时间还没到,我先回去宿舍,不过上宿舍前,我又回办公室,我想知道老刘在哪?


我匆匆跑去办公室,我没找到老刘,接着我赶紧上楼找他。总觉得有事要给老刘交代,可一时没想好。


我一口气爬上宿舍,却发现房子空荡荡的,老刘不在。此刻,我心突然低沉起来。到底现在对老刘的关心,是出于什么心里。我扪心自问。


突然想到什么,我便去看老刘今天买的菜在不在。我想知道老刘中午有没做饭。打开冰箱,我发现老刘早上买的菜,都在,动也没动过。我不答应了老刘,晚上回来吃饭。


这发现,让我对老刘很着急,我很想马上见到他。可恨老刘没手机,我不知哪去找。


我只好下楼,因为办公室等老刘比较现实,老刘明天轮休,今天下午他应该还有做事。


回到办公室,我低着头走,有些垂头丧气。在门口,老刘整个人迎面而来,把我撞着了,两个人马上摸摸头,疼。


我发现眼前的人正是老刘,那点疼痛即刻消失了,换来的是兴奋。


我趁其他人都没来上班,我偷偷抓一把,揪小鸟。老刘见我侵犯他,又是羞涩地躲,又是开心地笑。


“你刚才去哪了,我找不到你?”我说。


“刚才就在办公室。”


“没有,我刚才来过,没发现你在办公室。我又跑到宿舍找你了。”


“噢,刚才我去洗手间了。”可恶,原来他恰好走开。


“害我瞎跑一趟。”


“你找我,干嘛找我?”老刘笑嘻嘻。


是呀,我找老刘目的何在,我脑突然一片空白。


“你吃饭没有?”我勉强找了个话题。


“吃了,在饭堂吃的。”


“噢,我刚才发现你早上买的菜都放冰箱了。”


“你不在,我懒得弄。”


“今天晚上我在家。”


不知道为什么,我居然可以把老周忘记得这么快,刚才才跟老周缠绵完,现在对老刘又想入非非。我是不是注定适合逢场作戏,游戏人间。


“晚上我给你做饭吃。”


“好!”


本来,老刘明天轮休,今天下午下班后,他就可以回家。他好长时间没回家了。


但他仅仅想替我做顿饭,便留了下来。我没劝老刘回家,我甚至怕他回去。


因为老刘要熬汤,所以他一下班就开始动手做饭。我们一下班就回来宿舍。


老周发了短信来,老刘发现我紧张了一下,不过他装作没事,拿着菜进了厨房。我赶紧将手机调了静音,这做法只是为了老刘刚才那个表情。


接下来的时间,我就跟老刘一起做饭。


老刘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。做饭的时候,他一直说个不停,而且说得也蛮流畅。他告诉我,他老家乡是怎么做蘑菇炖鸡的。他家乡那边嫁娶风俗是怎么与众不同。他还讲过年时候,家家户户都要做年糕,年糕要放红枣。年初一早上起来,他们那边,第一件事就是吃年糕,年年高的意思。我当时插话,笑话老刘年年吃年糕,怎么不见他个子高。老刘居然知道用横向发展来形容他。


那样的情景很温馨,朴实无华的老刘,就像是面大镜子,彰显我内心的龌龊,和浮华万千。


老刘自己也说,其实他做人很简单,不需要华贵,不需要许多物质,只希望身边关心的人能活得开开心心,健健康康。


老刘没很大的抱负,但他说没抱负的人,不代表他不懂过生活。梵高生前够活得穷苦潦倒,他不也让后世的人记住他。穷不怕,但要穷得有志气。这话听起来,多像一个慈父在教育儿子。


两个人吃,他足足做了四五个人的分量。老刘的厨艺不过如此,正如他跟老周比学问一样,那是大笨象比小农鸡。


不过,那夜我却吃了很多,并不是我饿,胃口特别好,而是面对老刘,我觉得眼前的他,朴实无华,犹如处处给人温暖的父亲。


另外,老刘的包容心,让我自惭形愧,我跟老周的事我是耻于说出来。其实,我猜他知道我跟老周关系是何其不简单。我们出去那么长时间了,能只是简单吃个饭?


不过,老刘没逼问我,甚至看他样子,他根本不想提及。


不能怪老刘,认为他无头苍蝇撞过来。我跟老刘发生关系时,老刘还不知道我心里有个老周。是我把持不定,“勾引”了老刘,又跟老周的爱有增无减。


我夹在一强一弱的两个男人中间,他们给我的爱,让我觉得沉重,我并不想左右逢源,过着罪犯的生活。但是,要是此刻让我割舍,我又舍不得其中一方。


夜渐渐深了,与老刘那种暧昧,越发突显出来。虽然我不想它,可老刘让我总想到这种事。


我怕老刘主动,结果他不主动,灯关了后,他就自觉回他窝睡觉。这滋味反而让我觉得怪异。好像老刘已经知道我中午跟老周搞过一次,现在我身体还未完全恢复,他不强求我,主动避开。


越是这样平静,我越觉得自己心虚。


结果,我辗转不能眠,终于下了床,把自己身体往老刘身上一扔,重重压着他。


特别声明:本文为同志头条自媒体平台“同志号”作者上传并发布,仅代表作者观点,同志头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。
0
0

请注意法律法规文明发言,严重者将会封杀ID

精选评论

暂无评论,快来抢沙发!

随机推荐
我与表弟谈恋爱20-未完成待续
浏览:小于3000 09-19
全国人大常委会回应“同性恋结婚合法化”:一夫一妻符合我国国情
浏览:5.0千+ 10-27 13:22
被传同性恋?何炅男友浮出水面,两人的关系竟是因一大拇指
浏览:5.1千+ 09-19
2014网络视频热门事件:一百块钱都不给我原版
浏览:小于3000 11-15 16:11
什么?同性恋才是真爱!
浏览:4.8千+ 11-11 20:46
外交部回应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涉华不当言论
浏览:小于3000 11-11 20:45
这么多知名的男星都是同志,你的他是不是也在其中?
浏览:4.1千+ 09-19
[原创]我与表弟谈恋爱-9未完成
浏览:5.0千+ 09-19
地球上的同志国家,没有之一,国内不允许异性恋
浏览:5.1千+ 09-19
从没被收录的王菲电影处女作曝光,居然是一部拉拉电影!
浏览:5.2千+ 09-19
谢霆锋吴彦祖两大男神在宝贝计划中的搞笑对话,我从背背山来
浏览:5.0千+ 09-19
俞渝手撕李国庆:他是同性恋患梅毒 李回应:变态精神病
浏览:小于3000 10-26 23:13
美国一对拉拉,结婚后生了两个孩子
浏览:5.2千+ 09-19
我市举办2018年“世界艾滋病日”大型宣传活动主动检测 知艾防艾 共享健康
浏览:5.2千+ 09-19
女子得知喜欢的人是gay,不愿相信,只好自己想进办法去验证
浏览:4.2千+ 09-19
这么多知名的男星都是同志,你的他是不是也在其中?
浏览:5.2千+ 09-19
心理学:凭直觉选一朵并蒂莲,测你有同性恋倾向吗?
浏览:3.3千+ 11-11 20:48
最新搞基舞?什么玩意儿?要红爆网络?
浏览:小于3000 11-16 13:24
暗访“治疗”同性恋:催眠卖药还电击
浏览:小于3000 09-19
新加坡第一对拉拉结婚了,初识、热恋、婚礼现场全曝光~
浏览:5.2千+ 09-1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