与已婚中年缠绵不清67-68-69-70

加油吧!同志君 评论:0 阅读:小于3000 11-02 11:05 来源:网络


NO67


我起来的时候,老刘在收拾衣服。我想起来了,老刘今天轮休,他要回家。


我满眼惺忪,坐起来,打量起这个宿舍。一个破旧的小房子,却干净整齐,这个勤奋的中年,把这里打理得温馨。与大学宿舍比,当然这里自由舒服多了。甚至,跟老周他家相比,我都觉得这里才是我心与身,疲惫时,最想靠岸的港湾。


我起床得很晚,大学里养成夜猫子的生活,让我习惯了晚休晚起。


还没来得及跟老刘多说什么,我就一边吃早餐,一边收拾东西,要赶去上班。


我走时,轻轻抱了抱老刘,老刘今天精神面貌不错,总微笑着,这让我安心。


临近中午饭时间,老刘突然闯了进来。他居然还汉江。


“你不是回家了,怎么还在?”


“小溆,我不回家了,我叫我女儿过来汉江,等下我跟女儿去吃麦当劳,你跟我们一起去好吗?”


“你女儿今天要过来?”


“是,暑假我没好好陪她们,今天我想她们开开心心好好吃一顿,孩子都喜欢吃麦当劳。我顺便给她们买点衣服和学习用品,准备开学了。”老刘提醒了我,我也快开学了。


“我去方便吗?”我犹豫。


“方便,怎么不方便。就我跟我三个女儿,没其他人。”


他三个女儿,这个数字,让我突然想发笑。


“好,我去。”


见我答应了,老刘眉飞眼笑,像个大孩子。


吃麦当劳,我那时候其实能吃上一顿蛮奢侈的,我也爱那种垃圾食品。不过,认识老周后,他从不带我去吃那东西,而且他一提麦当劳和KFC就意见大大,恨不得把人家店面给拆了。


我突然有些嘴馋,被老刘勾引出来了。


我提前了十多分钟下班,跟着老刘出发。老刘家三朵金花,已经到了汉江,就在门外等着。


见了面,老刘就让她们叫我哥。年龄上我确实是他们哥哥,但我总觉得我是他们长辈,被叫得不那么顺心。或许我一直觉我得跟老刘地位平等吧。


这三个小女孩,最大不过读初一,最小读的念小学三年级,她们样貌一个一个样。又不像老刘,也不像他家那个胖女人。不过,看起来,蛮清秀漂亮,让人见了都会喜欢那种。她们都很沉,遗传了老刘,一点都不活泼。见了我,她们神情紧张与羞涩。可能我们身高差距太大,给她们造成压力,她们都不敢跟我说话。


我们直接奔往最近的麦当劳用中午餐。一到达,我就抢先去买食物,老刘跟我急了,他死活不肯让我掏这钱。他拿出一叠很规整的钱,硬抢着跟我买单。我以为这个让我以“弱势”衡量的中年,容易妥协,没想到他今天不好欺负,好几次把我钱抢了过去,又急忙塞到我口袋里,把我手都抓疼了。


结果让老刘花钱了。老刘购买的分量不多,就一人一个汉堡,可乐,和薯条,连鸡翅和雪糕都没有。我想让孩子吃饱点,但又怕老刘跟我抢着给钱,始终没动身。


这三个小女孩,吃相很斯文,话语不多。今天的老刘,表现出生平最有语言天赋的一次,在我面前。


老刘告诉我,她三个女儿成绩很好,成绩都是班里前三名,大女儿上学期更是在市报纸发表过文章。这话显得他当父亲的很骄傲,脸上发光。


不过说完后,老刘又是板着脸,给女儿说教,吩咐她们以我为榜样,好好学习,日后要考到名牌大学。老刘好告诫女儿,要理解家庭情况,不要跟同学攀比,学习才是第一位。在家要听话,要求她们懂事听话,不要惹母亲生气,母亲一个人撑着一个店面已经很不容易了。


这个平时不多说话的人,在孩子前面成了啰嗦的母亲角色。他把很肤浅的道理,不厌其烦地反复说。


三个女儿很乖巧听话,一边吃,一边噢一句回应老刘。


我没嫌弃这氛围无聊,我甚至突然羡慕这三个小女孩,他们家虽然不富裕,但有这样的父亲,他们应该感到自豪,她们应该不愁家庭没有温暖与爱。


我上了洗手间,中途小解。当我回来的时候,我看见老刘把自己的汉堡包撕成两半,分给他小女儿吃。小女儿接过,大概还没吃饱,又开始啃起来,一笑笑容。她手没完全抓住食物,汉堡夹层的青菜都掉了出来。老刘接着,用手去抓盆子里的青菜,放进嘴里。我刚坐下,老刘不慌不忙,正拿起纸巾给小女儿和二女儿擦了擦嘴。


看到这幕,我心里翻涌着甜蜜与嫉妒的滋味。


三个女儿叫老刘,都是爸爸的叫,父女之间许多简单的细节,今天让我感触良深。老刘吃得很少,他那份薯条都让女儿吃,其实我知道老刘是饿的,也想吃,但他口口声声说不饿,不喜欢吃。


而作为女儿,她们很懂事,老刘买多少东西,她们就吃多少,不浪费,也不贪心。她们甚至把可乐的冰,都拿出来喝光。我总感觉几个小女生还想吃,但她们就是不向老刘提意见。


老刘在女儿面前,跟我保持着距离,他不跟多我搭讪,也不多望我。


吃完中午餐,老刘要带三个女儿去买文具和衣服,因为下午我要上班,我没跟同他们脚步。在麦当劳门口,我们分手了。


看到老刘牵着两个小女儿的手先行离开,我突然感动得无法描摹。


此刻,我作了某个重要决定。


我转身去了附近的手机店,我要买一部新手机。挑了一会,最终买了一个诺基亚牌子的,是个直板手机,模样比较轻巧,我认为老刘会喜欢。这笔费用,花了我两次篮球赛的红包,和那一千元“医药费”。


把这些钱花完,自己心情特别轻松,这份“贵重”的礼物,无疑是我一直来想给老刘的一点补偿。对老刘,我始终带有怜爱的心里。


一下班,我就匆匆跑回宿舍去,结果老刘果然在宿舍。


“老刘。”我兴奋地叫他。


老刘回头看我,也开心地笑了起来。


“你回来了!”老刘说。


“是。你家三朵金花呢?”


“她们都回去了。”


“你放心她们啦,让她们自己来,自己回去。”


“没事,她们很懂坐公交车,比我还懂。”


“你今天给她们买了什么?”


老刘好像知道我会在家吃饭,他正在择菜。我开始脱衣服,找水喝,热。


“小女儿买了书包,笔和衣服。二女儿买了工具书和衣服。大女儿就只买了衣服。”


老刘也怕热,身上只挂了条短裤,上半身流淌着美味的白肉,让我眼馋,恨不得一口一口地撕咬。


我把身上所有东西一扔,走近老刘身边。见我挨近他,老刘今天居然没表现一点紧张,很平静地择菜。


我突然有抱他的欲望,而结果我们很快赤身粘在一起,不过这时间不算长。我顺便把老刘下面给摸了,自然而然。


老刘乖顺地无话可说,我这样侵犯他,他只是羞涩地笑笑,不拒绝,也不热忱。


昨晚,我针对老刘的饭菜指指点点,老刘今天想为自己正名声。


老刘也不让我帮忙,厨房里头热,老刘叫我外面凉快去,而他自己一个人忙得汗流浃背。


我就在厅里,看着那部小电视。不过老刘才是最亮丽的风景,我经常望过去,上下打量他。都说正在做饭的中年男人有味道,老刘这个背影好熟悉,也好感人。好多次,我好想走过去,把他紧紧抱住。


但我不能够,因为我已经决定好了。




NO68


只等了半个多小时,老刘把所有功夫准备妥当,我们开始吃饭了。


老刘今晚没弄很多菜,就一份番茄炒蛋,一份大白菜,和一条清蒸鱼。两个人吃,刚刚好。


我急切地验收老刘今天的成果,老刘今天出状态了,第一次让我觉得他厨艺这么靠近老周。


“老刘,今天要是非要我给你这顿饭打个分数的话,我会给你打九十九分。”


听完,老刘很开心地笑,然后问:


“为什么不是一百分。”


“因为我要让你知道,你始终欠我一顿。”


老刘还是腼腆地笑,这个表情被他用烂了,可我却百看不厌。


“你想吃,我就每天给你做。”


“这样会把你累坏了。”


“不会。”


“我会舍不得你那么操劳。”


“做饭不操劳。”老刘继续含蓄地笑。


“老刘,你愿意继续过这样的生活吗?”


“愿意。”老刘坚定地说。


我只是试探老刘,这答案,跟我猜想的只字不差。这带给我不是得意,而是担心。因为接下来的是,老刘要是真的对我情深,我的决定会对老刘很大的打击。


我把今天中午买的手机拿了出来,此时我要行动了。


老刘很惊奇地接过盒子,慢慢打开。发现是新手机,他脸是先是一阵狂喜,接着是怨怒:


“小溆,你是什么意思!”


“送给你的。”


“送给我的?”老刘还不敢相信。


“是。你拿去吧,你没手机我联系你多不方便。”


“我不要。”老刘却在笑了。


“要吧,以后我想吃饭,打个电话给你,回到宿舍我就有饭吃,这多方便我。”


“那,我给回钱你吧。”说完老刘急忙掏口袋,把身上所有的钱都拿出来。


我不慌张,老刘这行动,倒让我想知道他口袋里到底有多少钱。


老刘数了数,然后摆出惭愧的表情,对着我说:


“我身上只有五百块,我工资都让大女儿带回家给我妻子了。我能不能下次发工资再还给你。”


此时,我放下了碗,移动了位置,紧紧挨在老刘,抓住了他的手,说:


“老刘,你爱我吗?”


老刘不知道我要表达什么,只是低着头,微微笑了一下。


“干嘛这样问?”


“那我再问你,你爱你三个女儿吗?”


“爱。”老刘坚定地回答。


“是不是那种,你可以为她们可以牺牲自己,甚至牺牲生命的爱。”


“是。”


“你对我的爱,到底会不会比你爱女儿弱,你回答我?


老刘见我这么认真,他也沉下了脸,脑瓜想了想,然后说:


“都一样的,不分多少,也分不来。”


“那,你觉得你爱你女儿,和爱你家庭,跟你爱我有冲突吗?”


此时,老刘很惊讶地抬高头,紧张地望着我。


“小溆,我……”他说不出来。


“如果,我今天要在你家庭跟我选择一方,你会怎么选择?”我一点不嬉戏。


“小溆。”老刘着急了,用力紧紧抓住我的手。


“你回答我?”


“我不要你手机了,你拿回去。”


老刘脸色青白,刚才的温馨和快乐全然消失,换来是痛苦。


“这不关手机的事。是我觉得,你作为父亲,该做一个重要的选择。老刘,你知道的,我是个没父亲的人,我才几岁,我父亲就不要我和我母亲了,我的成长一直缺少父亲那样的人爱我。那种痛,我到现在还没办法忘记。你明白我意思吗?”此刻,我眼泪在距离眼瞳很近。


“小溆,我知道,我也不想,但我控制不住。”


“你说,你会不会因为我,有一天你会放弃你家庭,放弃你三个女儿。”


“不会!”老刘果断回答。


“那样,在我跟你家庭都这么重要。你觉得你能给得了我幸福吗?给得了我完整的爱吗?”


老刘无语,但他不哭,在我记忆里,我再也没看见他哭过。


我把自己眼泪擦干,稳住了情绪,继续说:


“老刘,我们还做普通朋友吧。”


老刘挣脱我的手,他慌张了几秒,然后开始吃饭。突然,他脸上开始有笑容了,不过脸色依然没了刚才的红润。


“我们吃饭吧,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。”他说话了。


“老刘,不是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……”


“事实就是!”老刘打断我的话,他爆发了。


我突然被他反驳地说不出话来。老刘紧接着说:


“从你表现你有些喜欢我,从你跟我做爱,从你早早有了其他人,从你突然放弃我,从你又突然回到我身边,哪一件事情不是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?”


我完全说不出话来。第一次感觉自己是如此无地自容,如此肮脏不堪,自己对自己如此厌恶。


老刘没再说话,继续吃饭,很安心,平静地出奇。而我,再也什么也吃不下。


接下来的几个小时,我们像熬过了几个春秋,大家都不说话,老刘把手机丢子在一旁,再也摸都不摸。他吃完饭后,就开始收拾,然后搞卫生,洗澡,忙忙碌碌。再之后,他就一直在他床上安静地看书。


老刘变了,我觉得他性格变得坚硬了,这跟他心一样。


本来多愉快的一天,如今变得比喝了癍痧还喊苦。



NO69


上次与老刘见面有些难堪后,老周并没有受任何打击,今天再次踏进我办公室门。好大一个身影。


“你好!”


老周来了,第一件事是跟老刘打招呼。老刘颇意外,被这中年熊友善地观望,显得慌乱,频频点头,说:


“你好。”


这两天,我跟老刘之间真的凉了。我也厌烦时冷时热的生活,对老刘一直愧疚多于激情。那晚起,我对老刘不理不睬,见了他,就当见到木头人。老刘也是,他怎么会跟木头人说话呢?


不过我觉得他变了,变得心态平和,变得敢面对事物已变化。


“我来跟我干儿子说几句,说完我就走。”老周礼貌地说。显然,他今天想跟跟老刘搞好关系。


往深一层想,老周这样做不也为了我。


“你们聊吧,没事,不着急。我上次那样说话,我向你道个歉。”老刘的话让人意外。


“哪里,哪里!是我上次说话不分轻重打扰你了。”老周笑声朗朗。


果然,老周毫不知情。老刘上次说的话是有其他含义的。


“请问先生是做什么工作的?”老刘突然问起老周,这问题我告诉过他。


“我就是个教书匠,是小溆的老师。”


“周老师是大学老师,名校导师。”


“我没记错的话,你姓刘吧。”


“是,小弟姓刘,叫我小刘好了。”老刘确实比老周小几岁。


两个中年突然热心说起来,我插不上,他们对话让我有些紧张。


“刘同志,你是负责什么工作的?”


“我负责写稿和校对的,很惭愧,比起大学老师你来,我渺小多了。”


今天,老刘有意要跟老周说说话。


“职业无贵贱,怎么说你也从文的,也算是在为艺术献身,不渺小。”


“周老师认识小溆很久了吗?”老刘继续铺开话题。


“没很久,半年,几个月吧。”


“感觉你们关系蛮好的,让人羡慕!”听完这话,我紧张地望老周。


“是,小溆是我干儿子,我跟他投缘。”老周摆正我们关系,殊不知老刘早知道我们不那么简单。


“小溆,你得好好爱你干爹,好好对待他。你看他对你多好,经常来看你。”


老刘说话今天的字眼让我特别紧张,他像是在含沙射影,那个“爱”字,那个“对待”。


“我会的。”我说了第一句。


“你们认识几个月,就相互认了儿子和爹。我相信你们肯定有很精彩,很感人的故事,有不平凡的经历。”


老刘人如此平静,今天说话如此有纹路,让我们只有招架的份。


“是这样,就我一直想要个儿子,小溆他在这边读书比较孤独,我们有缘,感觉挺投契的,我就厚着脸叫了他几声儿子。”老周看起来不想继续聊下去了,大概因为话题敏感。不过那边的老刘还在穷追不舍。


“是那样,你们看起来蛮有父子相的,真的很像。当父亲的帅气潇洒,当儿子的高大英俊,你们父子一站把其他人比得像丑小鸭。”


“是吗,我们有父子相?”这话让老周心甜,开心笑个不停。


“是呀,要是小溆叫我这样的人爸爸,我就会觉得别扭,装作没听见。我又穷又丑,把他形象摸黑了。”


“老刘!”我喊了声。


“老刘你太风趣了。”老周再次被老刘挑逗的笑了,殊不知此刻我一点也笑不起来。


“我跟小溆这孩子共事有一段日子,我觉得他人善良,待人诚恳,感情态度也好,很真!”老刘这话不是讽刺我吗?


“爸,我们去陈社长哪里喝茶吧。”我突然很想撇开老刘,这个人恐怕老早把今天的台词背熟了。谁知道他往下说会说出什么事来。


“我刚他办公室出来,陈社长走了。”老周解释。


“不好意思,我今天太多管闲事了,打扰你们了,实在抱歉。”老刘道歉的态度还能装得那么诚恳,低着头。


“哪里,哪里,老刘你言重了,跟你说说话蛮有意思的。”老周说。


“是吗,我怕小溆不高兴了,我啰啰嗦嗦,抢走了你们父子团聚的时光。”


“小溆懂事,他刚才怕我忘了有什么事要做,提醒我而已。”


“不过,我还是要工作了,做不完恐怕今天回不来家了。我不打扰你们了。”老刘今天的表演,终于结束了。


“哪里,不打扰。你忙吧,工作为重。”


没几分钟,我就跟老周出来了,出门前老周又主动跟老刘打招呼,老刘站了起来,要跟老刘握别。


“幸会!幸会,我最崇拜就是当老师,今天见到周老师真的很高兴。”老刘握紧了老周的手。


两个中年身高差不多,体型差不多,皮肤稚嫩程度差不多,甚至头发长短都差不多,站在一起除了衣着显现出身份有差异外,两个中年真的像兄弟。


这么和谐的场面,我却看得揪心,老刘一直握着老周的手不肯放,笑盈盈地送老周。


“我也很高兴认识你。老刘同志,你住汉江吗?”


“我家在洪山,晚上加班晚了就住在单位宿舍。”


“洪山距离这里有些远。小溆也住在单位宿舍,恐怕给你惹过麻烦。”


“哪有,说起来幸亏小溆也住宿舍,上次我发高烧了,超过四十度,他送我去医院,不然可能脑烧坏了,死了都不一定。”


“小溆上次跟我提了一下,互相照顾应该的。”


“小溆肯定背后肯定还说我怎么不好!”


“没有,再说我想你也没什么不好的地方让他说吧。”


“周老师,我有多差劲你是不知道的。小溆有时,因为我人讨厌,他懒得理我,我知道的。”老刘今天肯定很得意了,他的话天衣无缝,但字字有骨有刺。


“小溆真坏,我好好教训他一翻。让他懂点人情。”


离别前,这两个男人好像相见恨晚,磨磨唧唧,拖拖拉拉,让我好不厌烦。


终于甩掉老刘的身影,但此时的老周好像心情被调教得很舒服,在车上不止一次地表扬老刘人不错。


我心里忍不住讽刺老周,要是他知道我跟老刘有一腿,他还笑得出,还能用不错二字形容老刘。


不过我也很奇怪,老刘在时,我对他成见很深。但离开他后,我又一直摆脱不了,围绕他想。老刘今天也没做错什么,他其实蛮维护我跟老周之间的,要不然他干脆说跟我有过性关系好了。老刘是不是想知道我跟老周之间更多,想衡量自己感情上败给老周出于什么原因。或是他告诉我他彻底放手了,他用他的行动告诉我,那天的问题他给了我答应,他要选择他女儿和家庭。


这样想,我对老刘之前那点可恶的表演,一点恨意都没有,甚至我想此刻跟他长谈一次。


老刘今天的出其不意,让我整天精神难振作起来,面对老周的诙谐与恶搞,自己没点笑意和兴趣。这种消极甚至带到我们床上来。


我太早完成,老周觉得不满意,问我是不是疲劳,其实我压根不想发生,逼迫自己早点弄出来。


完事后,老周要回去了,今天的他让我有种被嫖的感想,虽然理性分析那是不可能。但自己禁不住对这种模式有想法,凭什么老周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,什么时候想要我我就得给他。凭什么每次都是他一声不吭,安排做爱地点和吃饭内容,以及分手时间。


有时,我觉得跟老刘发生关系,这深深愧对老周,因为不忠不孝。但我又想,要不是老周这样的一个人,对我造成重大影响,我未必跟老刘缠上。我的潜能不也被老周给开发出来,又让我苦于此事。


我回到办公室,很想做的一件事,就是跟老刘聊天。老刘今天表现出的成熟与语言天赋,让我对他刮目相看。


他在,我一进来,他看了我一眼,又低下头,跟这两天行为没差异。


“搞完了吗?”老刘比我先说话。


“搞什么?”自己想跟他说话,突然又怕了他。


“应该是你主动,他在下面吧。”


“我们没做!”此刻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掩饰。


“做了就做了,我又不会吃醋。


我突然有了个想法,反正办公室现在没人,我拿起凳子挨着老刘坐下。


“说不定你会!”我摸了摸老刘,开始是背。


“我会?”老刘冷笑。


“刚才他来了,你没觉得自己表现出醋意?”


此刻我的手滑到他屁股,老刘还是装作没反应。


“没有,一点也没有。”


“你不是说我们看起来才像父子,而我跟你不是。你还把自己说得很丑。”


“我说的是实话,我是不如他,我是很丑。”


老刘突然变得很认真,吓得我手缩回来。


沉默几秒,我又轻松说:


“刚才,心会疼吗?”


我知道自己试探老刘很卑鄙,但我没真正了解过老刘这个人。


“心疼?以前也许会,现在不会。”


“为什么?”


“因为你提醒了我,我有家庭,有女儿。”


我本想摸完老刘屁股,再摸他前面的,但现在我怕碰到他身体任何一处地方。老刘的话一点不假,他女儿现在都那么小,老刘不能毁了他家庭。


“老刘,我是不是害了你。”我心情很沉重。


“也算是,也算不是。所有事都是我自愿的,怨不得别人。”


“我不出现,就不会让你那么难过。”


“遇不见你,我也会遇见其他人,谁知道自己要走什么样的路呢。”老刘显得很睿智,很有感悟。


“我骗过你,我该提前告诉你,我跟老周在来往。”


“不了,小溆,我心开始淡了,你别跟我说那些了。你给我的印象还好,你不坏,我爱上就爱上了,我们不找什么可能或者应该,好吗?”



NO70


“好!”老刘这话说得我心暖。


我紧接着说:“你说以后我们该怎么样?”


“那位周老师对你那么好,你又那么爱他,你还问我日后怎么办。”大家的心都阐明了,说话也就轻松了。


“我不希望你整天愁眉苦脸,我希望你活得开心些。”


“被你甩了,你还要我活得开心。”老刘幽默了一下。


我觉得此刻的他很可爱,让我神经过敏,结果我抱紧了他,手终于勇敢地在他那里摸了起来。


“我没甩你,本来是一场游戏一场梦。”


“游戏,你当然觉得只是一场游戏,但我不是。”


“那你觉得是什么?”


“我觉得是一场把我一生眼泪都哭干的孽缘。”我已近分不清老刘的话轻重,他下面渐渐大了,让我分散注意力。


“你半夜是不是经常哭。”


“反正我以后不再哭,绝对不会。”


“你给我讲讲前些日子,你晚上出去都怎么过的。”


“有什么好讲。”


“说嘛,我想知道。”


“你搞什么,住手。”老刘也知道情况,终于,他急了。


“分明是调戏你!”


“你对我不敢兴趣,还调戏我干什么?”他又是怒又是欢。


“闲着无聊。”


那天起,我跟老刘关系转变了,我们欲望停留在小动作了,没有深入下一步。我们都在控制,虽然有时候,还会有小动作发生,尤其看到老刘刚洗完澡出来。干干净净的他,只挂条内裤,走起路来屁股扭得漂亮。


我们从之前的三人行,变成我跟老周二人行,情况明朗起来,我心里压力自然减弱。跟老刘如今成了平衡线关系,即使还有那么一点暧昧,也会点到即止。


临近开学了,我心情变得很不一样,暑假结束这意味着我要告别这个宿舍,意味着老周不用为我奔波劳碌,意味着我生活重心转移到学习,意味着我的收入仅维持吃口饭。


老刘开始使用我给他的手机,拖了一个星期,终于被我说服了。不过,他总觉得亏欠我,每天给我做好吃的,又开始给我洗衣做饭,给我买早餐搞卫生,用这种方式偿还。我都怀疑我依赖老刘惯了,有时我甚至会提醒他袜子没洗,明天要给我准备什么早餐。老刘脾气好,不跟我争辩,我提什么他就完成什么。


我的脚因为是旧患,两个星期后又能跑能跳了。之前的邀请过我打球的单位一直有跟我联系,见我伤愈,又开始请我打球赛。因为热爱篮球,我对受伤看得很淡漠,不理会自己脚是否容易复发,对球赛几乎有求必应。


每次前往比赛前,我都问过老刘去不去看我打球,老刘也突然对看球跟蹭饭很感兴趣。我们每次都是结伴同行,唯一改变的,就是我不再让他喝酒。


渐渐的,那个很沉很静的老刘,又恢复了生气,他话多了,笑容多了,脸色也越来越好。我们的感情,我觉得更胜以前,除了做那种事外,我们可以玩得很疯。


与老刘关系“正常化”之后,对老刘一直存在的亏欠和惭愧自然接近消散,人活得愉快。正因为这样,我把心思都给了老周,对老周越来越“精神”。


老周基本隔三两天就来汉江一次,跟我过过小夫妻的生活。


之前沉重的三角关系,让我对老周有些误读,随着人的心情渐好,我又觉得这个中年很了不起。他仕途光明一片,在学校里又受人敬仰,家庭关系又处理得和谐。


老周似乎也意识到开学后,我们见面和做那事,不一定比这里安全,他特别懂珍惜时光。四十多的人,每周两到三次坚挺,非常合理的安排性生活。


有次,我们兴趣勃勃到了一间经常去的酒店。我们第一件事当然是洗澡,老周总会比我先脱好。


我们洗澡的时候,他居然跟我讲起文学:


“最近上网看到了份材料,指出福柯、王尔德、萨德甚至是英国诗人拜伦,美国诗人惠特曼都是同性恋者。这个名单看得我热血沸腾,这些名人影响过青年时代的我,甚至让我当偶像崇拜过。现在,我发现他们也跟我们一样,对男性兴趣更浓,对男性性行为更渴望。这几天,我去回想他们的作品,翻看他们的资料,再去体味他们的文字,发现他们对男人的感觉很特别。他们的描写无不都是围绕男性来写,字里行间对男性的性爱有很清晰的画像。”


老周讲得有些文绉绉,但不缺乏生动,这跟他讲课风格一致的。


老周对谈论这些特别有兴趣,而他下面好像也阅读了什么激情文字,我还没碰到它,它已经昂首问苍穹。


我抱紧了老周,从他后面。老周闭上眼睛,低沉地呼吸。


我迷上了这事,下面好像懂这,像是长了眼睛。


此刻的老周有些陶醉,他好像还在想着拜伦或者惠特曼,想着他们跟男人是不是也曾经这样了。


我涂了点沐浴乳,开始试探进入。


紧,有些难,但正因为有些阻碍,显得特别有精神,特别刻苦。老周对我的大胆侵犯,不反感,大脑里还停留在惠特曼某书某画面中。


终于我抵达了,我。


老周皱眉,哀叹了一下,我觉得他在承受疼,也在回味疼。


我本意只是恶作剧,满足一时的欲念,没真到这时这里跨马提刀。


老周的无所谓,让我任性而为。我试探这条路,是不是该这样走。之后,我就加快了脚步,在这块充满奥秘的土地,尽情地奔跑。


浴室里传来美妙的声音,我咬紧唇,觉得这样就是对了,画面搭配音下效方完整。今天,老周虽然感触良深,但他不会像个娘们大呼大叫,生怕不能嘈到猫猫狗狗。老周只是张开嘴,喘气。我留意这个表情的他,他不是置身在511房,而是在纽约长岛。


他的门越跑越窄,我快认不得路了。


但领略小巷的风景,也是醉人的,虽然坑坑洼洼,并不流畅。这种新鲜尝试,未尝不是在开发我大脑。


突然,老周把大门关了,硬当我是汉把我赶走,其实我哪是汉,我不过是辛苦的园丁。


“不行,疼。”老周说。


停顿了几秒,他静静地在那,突然翻完了惠特曼的传记。回过神来,对着我笑,没留下很多感伤,那个酒窝显得特别暧昧。


“刚才感觉怎么样?”老周欧美旅游了一趟,他自然看到许多风景,他问我。


此时,可苦了我这个园丁,满园子菊花,自己好不容易等到春暖开花,采摘了几朵,就被主人赶出大门,郁郁不得志。


“爽!”我怀疑我说得言不由衷。


“拿东西来吧,我们就在这里做。”老周比我还急。


我的大脑好像长大下面,一听这信号,跑得比博尔特还快。


我们清洗了一遍,刚才使用的沐浴乳并不是什么好东西。


我显得比老周急,我在一旁等老周,老周安心地清洗,不时得意地看我,似乎在告诉我:你等急了吧,就不让你趁早!


特别声明:本文为同志头条自媒体平台“同志号”作者上传并发布,仅代表作者观点,同志头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。
0
0

请注意法律法规文明发言,严重者将会封杀ID

精选评论

暂无评论,快来抢沙发!

随机推荐
美国一对拉拉,结婚后生了两个孩子
浏览:5.2千+ 09-19
肌肉男为了钱去拍pian,受到网友热捧
浏览:小于3000 11-08 15:31
直击拉拉之间的“幸福”瞬间,彼此忠于对方,不离不弃
浏览:5.2千+ 09-19
田馥甄后,黄毅清再发文:黄奕是同志,每晚与闺蜜睡!评论炸了
浏览:3.5千+ 09-19
你歧视同志的样子真丑
浏览:5.1千+ 09-19
【原创】我与表弟谈恋爱23-24
浏览:小于3000 09-19
20对拉拉的照片,她们这才是真爱!
浏览:5.2千+ 09-19
同性恋在古希腊已经被认为是一种相当高贵的行为
浏览:4.9千+ 11-11 20:47
同志者怎么了
浏览:5.1千+ 09-19
带着大家去更衣室看体育生换衣服
浏览:3.5千+ 11-11 20:09
法国政府发言人:将开启拉拉人工生殖合法化辩论
浏览:小于3000 09-19
这么多知名的男星都是同志,你的他是不是也在其中?
浏览:5.2千+ 09-19
我来:同志亦凡人,难过时,也想被懂得
浏览:小于3000 10-25 21:36
民工、三陪小姐、乞丐、同志……这些形象,他都用熊猫时装诠释
浏览:3.4千+ 09-19
与已婚中年缠绵不清63-64-65-66
浏览:小于3000 11-02 11:03
美国拉拉结婚后同时怀孕生子,她们希望能当好妈妈或者爸爸
浏览:小于3000 09-19
同志开房被老婆抓奸在床:老公,你快说句话啊
浏览:3.6千+ 11-12 04:23
张国荣同志曝光,揭秘那位在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!
浏览:5.0千+ 09-19
与已婚中年缠绵不清45-46-47-48-49-50
浏览:小于3000 11-02 10:57
王者荣耀搞笑解说 这两个安琪拉是认真的嘛 背背山嘛
浏览:5.0千+ 09-1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