与已婚中年缠绵不清71-72-73-74

加油吧!同志君 评论:0 阅读:5.0千+ 11-02 11:07 来源:网络


NO71


老周没让我得逞,露出诡秘一笑,说:


“你说我老吗?”老周转向镜子看。


“不老。”


“你看清楚点,我的肉都松弛了,身体也没副线。”


“我看清楚了,你这身材再年轻二十年,也是没副线。”


“你错了,二十年前我很瘦,长得也英俊,我们班的女生都暗恋我。”


“你们是文科班,就你一个男生吧。”


我这话得罪了他,他死死掐它,把我掐得有些怕。


“我让你好好说话。”他咬牙切齿。


“二十年前,你在班里独领风骚,身材的副线波浪起伏的,波涛汹涌。六块肌肉贴在肚皮上,惹得一群女生常年发春嚎叫。她们对你暗送秋波,无一漏网。”


老周笑得咯咯响,我趁机瓣开他后面那条线,摸到了口,就急急忙忙冲进去。


老周对我这样的行动有些意外,他几乎站不稳,踉跄几下。刚才老周那个地方已经被我开发了一回,大门的锁是虚掩的,我顺利溜了进去。


“小溆!”老周好像要表达不满,不过为时已晚。


“等下做也是做,现在做也是做,你迟早还是要让我进。”我说。


“小溆,你学坏了。”


“干这事,我能不坏点。”


“你对别人这样过吗?”老周这话让我突然想起老刘。


“有。”


“谁?”老周很紧张。


“对你呀!你刚才没注意到嘛?”


“我说除了我外,有没其他人。”老周在意我跟别人是否勾搭过。


“那就没了,现在没有,以后也不会有。”


我料到老周肯定要我答应他以后不许有,干脆我提前回答。


“真的?”


“要是有一天你逼我跟别人那样,我也没办法,我只听你的话。”


“我不许你对别人做这种事,听到没有?你对我怎么样都可以。”


“真的!”


我恶作剧几下,猛地。他身体剧烈震荡外,脸没多大反应,甚至有点愉悦。


“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?”我又补充了一句。


“嗯!我愿意为你付出所有。”


听完这话,我再没说话。也许我觉得老周这话让我深深卷入温暖漩涡中,感动得无语。


我不再恶作剧,突然很疼爱他,心里只想他舒服,只盼他得到最大满足。


他平息了,而我因为过于控制,老周完成后,我一时半刻出不来。他开始累了,整个人没了精神。我自己这样苦干也颇不爽,就像对着一堆死猪皮。我开始收兵。


老周有滞后反应,转过来问我:


“完了吗?”


“没有。”


“怎么不做了。”


“看你辛苦。”


“没事,我休息一下就好。”


“那等你休息好再做。”我自己说完都笑了。


我本意思,让他身体适应了,或者我们再继续下去。


“你要搞死我。”


“那我们今天就这样吧,你满足就好。”


我开始去洗澡,我去调水温。


老周跟了我过来,有些郁闷地看着我,我觉得这个他又是另一种可爱。


老周发现我在偷笑,突然伸手抓我。这使我本能地抵抗他。


“你要干嘛?”我大声嚷嚷,但没恶意。


“你不出,我不安心。”


“就不迁就你。”


是不是我夺权时候到了,我要做个强势的人。


我们嬉闹了一阵,最后老周勉强不了我。


我们洗澡完之后,开车出去溜达。今天是我轮休日,老周把时间给了我。天气热是个问题,我们把车开到林间去,突然看到江边有人钓鱼,老周来了兴趣。


我们租了两套钓鱼工具,找了一棵大柳树坐下,准备妥当后开始专注起钓鱼。


最初,我们还能安心钓鱼,一边享受大自然风光,一边耐心等待鱼上钩。不过,我们很倒霉,半个小时过去,鱼竿还是不动一下。在我面前喜欢说话的老周,就按捺不住寂寞了。


“你说这里的鱼能有多大条,有没受过污染。”老周说话了,不过声音很轻。


“我哪知道,钓上来,吃过才知道。”


“这里没什么饲料,估计鱼长不大,有的就是草鱼鲤鱼和小鲫苗。”


“你以为你在这里能钓到石斑、海鳗。”


“你说我们钓上鱼后,怎么弄吃。”


“你做?”


“好呀!”


“你有时间?”


“没有!我好多天不做饭了。”他声音越发洪亮,有鱼上钩才怪。


“就是,我要吃你做的饭要等到猴年马月。”


“你想吃我做的?”


“废话,我根本不想在外面吃,又贵又不卫生。”


“你就不介意我做饭辛苦。”


“不介意,恨不得你天天做饭洗碗搞卫生。”


“你请个保姆得了。”


“我就请你当我保姆,工资等我赚到钱了,再给你。”


“那要到猴年马月。”


我们就这样,说不出是为了钓鱼,还是为了让鱼听我们说话。


不过,我们的战果并不是为零,一条差不多一斤重的鲤鱼,被我成功勾上。看到这情景,这可急坏了老周,他的鱼竿还静悄悄的。


临近傍晚,我们还了租借的钓鱼工具,老周最后的沉默并没有任何成果,他有些气急败坏。


接着,我们位置林间散步起来。开始我们是搭肩膀走路的,有时我主动搭他,有时他主动搭我。后来走到看不见人的地方,我们就牵着手。刚开始觉得两个男人牵手有些别扭,但正因为新鲜我们手握紧后,就不想松开。


这种感觉,这幅画面,这时我们心与心的距离,是前所未有不能复制的。


“爸,我好想一直往前走,走到尽头,没有路。”


“尽头是江,你想跳江。”我们总这样,语境到了,大家却不愿意肉麻起来。


“是,我想跟你裸泳。”


“好呀,游泳多好,你提醒了我。”


“真舒服,在这里散步,这地方感觉就像为我们两个人而设置似地。”


“说不定就是因为我们来过,才没白费它美丽过。”


“它的美丽没有白费过了,我会把这刻记住了。”


“记住就好,路边的野花莫要采。”


“不采野花了,我菜蘑菇。”


夏日的傍晚,它应该属于男性的健美,脱光所有,露出健美的胴体,让人感到结实与可靠。此刻的天,是淡蓝一片,云儿停下歇脚。微风吹来,林间清香绕鼻,耳边是万物出来活动的声音。


一中一青,一胖一壮,一高一矮,我们牵着手,迈着步,走过留痕,那是我们爱的回忆。


我们开始回程,老周先让我填饱肚子,在我强烈要求下,我们今晚吃清淡点,两素一荤。没半点铺展浪费,或者说我们心情好,胃口也不差,几乎把菜碟的汁都舔干净。


保暖思淫欲,老周还没送我回宿舍前,我就想起下午我们性事来,那句:等你休息好再做。


让我觉得自己能源还在,外在的能量消耗一回后,现在又充盈了。


老周开车,漫不经心,每经过一间酒店,我就睁大眼睛看,多想老周把车开进去。


沉默中,也不知道老周在想了什么,他眼睛不停地眨。


“你在想什么?”这话我又被老周抢先说了。


老周与我的默契经常让我惊喜不已。


“没多想什么,就猜你明天有什么事要做。”我说。


“明天下午三点开会,准备开学工作。”


“那早上呢?”


“早上睡个懒觉就过掉了。”


“噢。”我还说不出口,我想挽留他过夜。


“是不是还有什么想说?”


“你猜?”我机智了一下。


“你想我了!”


“这不是问题,你还能猜到更深层次吗?”


“你想我留在汉江过夜,不回去了。”


这话,让我心花怒放。知我心者,周演也!


“恭喜你,答对了,我愿意以身相许作为奖品来奖励你。”


“果然被我猜中了,你刚才没出,你就是想着再来一次。”


“我也不笨,我也猜中了,你想着该不该让我再来一次。”




NO72


收拾好所有,其实就是几件衣服几双鞋,明天起,我就要搬回宿舍住。


对老刘来说,算是一种离别,告别我们同室关系。老刘主动让我请他吃饭,我还没来得及开口,被他抢先说了。这是我今天最想做的事。


我让他挑地方吃饭,他说随我便。我便说吃粤菜去,他说好。于是,我们来到一家非常旺的粤菜馆,骈肩叠迹。


我们点的都是招牌菜,味道很行,很合我口味。果然,吃饭跟人多的地方走是对的,中国人最懂吃了。


刚上菜,我们还没来得及吃,老刘说想喝点酒。我问他喝什么酒,他说最好是白的。


我犹豫了一下,每次他喝酒,跟我有故事发生,难道他今晚想献身于我?


最后我还是要了瓶白酒,因为老刘说:


“喝了这次后,我们不知道会不会有下一次。即使有,我想肯定跟现在的感觉不一样。”


敞开心与肠胃,我们吃吧,喝吧。这个中年今晚是尽兴了,还是别有用心。刚过八点钟,我就不得不扶他回宿舍。看样子,他喝多了,但他不发酒疯,安静地看着我,什么话也不说,我问的话也听不见去。他那表情,让我蠢蠢欲动。


回到宿舍,安排他躺下后,我第一件想到的事就是帮他清洗。想起了,我便给他打水洗个脸,反正见他蛮嘴肥腻的。


洗完了脸,又顺便给他擦擦手脚,让他干净舒服地睡。接着,越看老刘,也觉得他带着淡淡笑意。我就很有邪念,我怀疑我真的很坏。


给他脱光所有后,我饱览一翻这副U熊的胴体。开始帮他清洗起来。


我还没摸到它,它已经高兴了。


我喝得比老刘要多,正因为这样,我行事莽撞。我把老刘清洗了几遍,玩弄了几遍。


看得出他难受,我要不要帮帮他呢?


反正最后一晚了,明天起,我跟老刘就天各一方,当是我给他最后一份礼物,也给自己留最后一份回忆。喝了点酒,装糊涂的我,这样想。


开始用手帮他,我的动作不大。老刘只是轻微张开嘴,之外没什么表现了。


后来因为它实在长得可爱,我总想亲一下,于是用起了嘴。


感情的债,越还越复杂,越还越还不清。那时,我不懂这。


“老公!”事隔多日,老刘再次这样喊我。


这种称呼为什么会让我那么血液沸腾,有疼爱他,征服他的欲望呢?


老刘没坚持很久,不过总算美妙地享受了一程。


我赶紧跑去洗手间漱口刷牙,这个笨蛋是不是很多天没出,害我不浅。我对那腥味,意见大大。


回来的时候,老刘睡着了,微微鼾声响起。而我却酒醒了,比灰太狼看见喜洋洋精神。看他睡得这么沉,我就不打扰他了,否则,嘿嘿!


实在太早,九点还不到,我开始看起电视来。声音调得很小声,但随着节目越来越精彩,我将音量不断调高。


一直看到十一点,我还想继续看电视,是节目太精彩,还是我想多看几眼这里。


老刘爬了起来,不知道是不是我嘈醒了他。他喝水,拿着杯子,站在我旁边,那地方就快挨到我手。


我当时完全被电视节目吸引过去,当老刘喝水弄出声响了,我才回头看他。


“醒来了!”我很自然地问。


“醒了。”


刚才对他做的事此刻浮现我脑里。


“你看,都说不要喝酒,你又喝得稀里糊涂,要我照顾你。”


“高兴嘛!”


“我走了,你当然高兴。”


“不是,是我高兴跟你一起吃饭。”


“我以为你早厌烦跟我一起住,早盼我离开。”


“怎么会,你知道的,我一个人平时不说话,跟你才有话说。”


“是我太坏,你想把我教育好。”我开玩笑,


“你又不坏。”老刘是笨还是太聪明。


“我刚才是不是也不坏?”我邪恶一笑。


这些天,我跟老刘虽然和谐相处,最多耍点小动作,单没发生过刚才火爆的事。这并不代表我们不去想,不会有欲望,老刘也是有血有肉的人。


“刚才你做了什么?”老刘跟着笑笑,装糊涂了。


我摸了摸它,说:


“它不听话,被我教训了一翻,流血了。”


老刘觉得我这比喻生动,又开心地笑了,说:


“教训得好。”


“那是,我技术不错,调教得好。”


“嗯,舒服。”


“还想再来一次?”


“不要!”


这句话被他说得很妩媚,我怎么觉是欲迎却拒。


“不要拉倒,你以为我不辛苦。”


说完我关了电视,准备睡觉。我一半是兴奋,一半是担心,此时。


老刘有些无奈地看着我。我从凳子走到床铺去,把床上多余的东西整理放好。


老刘,接着拿着水杯,回到他床上去,一边喝水一边看着我,就是不说话。


关了灯,我还没躺好,老刘就挨着我身体缠住了我。


“你要干嘛?”我喊,其实人很痛快中。


“最后一晚了,我们一起睡吧。”


“你不怕我睡觉动作大,把你踢下床。”


“不怕。”


“你不怕地方小,我压着你,让你睡不着。”


“这有什么好怕的。”


“你不怕我了你。”我又是邪恶一笑。


老刘没回答,只是笑得更欢,把我搂紧。不到几秒,他手又不安分。


刚开始,我高兴,便安心地让老刘胡为。不过久了,容易出事。


“再摸,小心我爆你。”我爆粗口。


“不信!”老刘的回答挑战我极限。


在老刘挑逗下,我很无惧地抱紧他,深深一吻。


我怀疑整晚的事,都在老刘的精心安排下进展的。行事前,种种担心和顾虑,让我满脸愁云。


“老刘,想好了吗?我给不了你什么,我……”我表达不出。


“不用说那些,我没要求你什么。”


“这对你不公平,因为他对我来说很重要,我……”


“你怎么就这么罗嗦!烦不烦!”我见到老刘这面。


我沉默了,在这边缘我停顿了。


“你做不做?”他又追着我问,逼着我。这是憨厚老实的老刘吗?


“什么!”我装,迟疑。


“要来就给我爽快点,别婆婆妈妈的,我讨厌你担心这,担心那,有什么好担心的。”


“我是在担心你。”


“你怎么就把做爱看得那么沉重,那么严肃。我从一开始就对你没信心,我是自愿付出的,我也不图你回报什么。换了另一个人住这里,他要是喜欢做这种事,我也会跟他做的。”老刘一气呵成,这话我很受刺激。


“你什么意思,那你为什么半夜里会哭。”


“哭就为了你?哭就为了得不到你的心?我不能为我家庭哭,为我是这样的人而哭!”


我惊讶万分,整个人像被轰炸过一回,到处是尸体,找不到心脏扔哪了。我以为老刘对我很用心,很纯情,其实我高估了自己,高估了自己在老刘心目中的地位。


“你还来不来?不来我睡了!”他继续逼我。


“能不能问问你,你是不是冲着欲望来的,而不是什么感情?”


“当然只是想做爱,都那么大年纪,我还谈什么鬼感情。”


“老刘,你骗了我?”


“什么我骗了你,都是你主动,我被动。我没逼迫过你一次。”


我觉得眼前的人很可怕,我像似从来没认识过他。那个总是不多说话,怕见陌生人,在我面前勤勤劳劳,羞涩而可爱的中年,原来我未曾读懂过他。


“来不来,爽快点?”他又呵斥我。


我怀疑我那时,报复心远远胜于性欲,我跟他做了。


我丝毫不体恤他,很粗鲁。他疼得一直在喊。我没理会,更加用力。


没多久,他用力抓我,很可恶的指甲。我手臂和腰都是他抓过的痕迹。这鲜红的指痕,让我在宿舍里要避开舍友才洗澡。面对老周,我更是选择了逃避,根本解释不清。


我被他抓得很疼,更有报复他的能源,我爆发力彻底使上了。从一开始到结束,我做这事没停顿过一秒,也未曾减速。


这场“痛苦”耗时不长,我知道他毫不快活。而我也是。


完事后,我们各自散了,身体跟身体之间。我草草洗了澡然,后去睡觉。老刘接着去了洗澡。


老刘出来的时候,我已经背着他,侧身躺着。他也没再过来跟我挤床,回他床铺去。


不过,我看到了,他下床的时候,几乎是走不动的。不过他表情没了痛苦,平静得一定都不自然。


我躺下后,被他抓过的伤痕,一直在刺痛我。但这点痛,恐怕没我心在痛,来得更强烈,更深刻。





NO73


我走的时候,老刘没来送我,他上班去了。也许他根本没这打算。起床时,我们见面相当尴尬,没说一句话,老刘干脆提前下楼上班。


我没让老周当搬运工,自己搬好东西,在楼下等他。


我不知道老刘是怎么想的,看到老周的车来了,他匆匆走了出来。


“周老师,接小溆来了?”


“是,刘先生我们又见面了。”


“老刘,今天不忙吗?”我说。


我突然担心老刘对我们的事说些什么。说真的,我不了解他。


“小溆走,总该跟我说声再见,枉我们同居那么久。”老刘说。


“你们原来同一个宿舍。”老周有些惊奇。我不免紧张起来。


“是呀,单位宿舍就只有一个,小溆没告诉过你。”


“没有,怪不得小溆胖了,原来多得刘先生照顾。”老周呀,老周。


“他照顾我吧,我人笨,小溆人蛮细心的,对我挺关照的。”


“他第一次参加正式工作,恐怕给你添麻烦。”


我继续搬行李,一边竖起耳朵听他们讲话。


“小溆还会回来上班吗?”老刘问。


“看看他这学期学习任务重不重,要是重,我就不让他来上班。我本意是让他参加社会实践,增长知识面,没让他想着赚什么钱。”


“是,你当干爹的对他真好,多参与社会实践是好事。”


“嗯,他读新闻的,本该早点脱离书本,这是好事。”


“就怕上学后就再也见不到他了,我挺喜欢这个孩子。”刘老这个喜欢字眼,让我紧张地望过去。


“有机会的,我看小溆也喜欢这环境,日后他自己想来锻炼也随他吧。”


我搬好东西,合上车尾箱,走到他们中来。


老刘突然搭着我肩膀,笑着对我说:


“什么时候我们一起吃饭,喝喝酒,我还没请过你吃饭呢?”


老刘又对老周说:“小溆酒量现在好了很多,我喝不赢他,每次喝酒结果都是他扶我回宿舍,扶我上床。”


“好呀,下次回来,我就请你吃饭。”我赶紧用话堵住老刘的嘴,我不知道他接下去,会不会把我跟他的秘密说漏嘴。


“没看出,你们感情那么好。”老周是不是发现了什么。


“爸,我们走吧,等下我还要回宿舍登记。”


“刘现实,下次我们一起吃个饭。我们差不多了,现在太阳开始晒了。”


“好。”老刘简单笑笑。


我们坐上了车,老周很快启动引擎,我这时通过望后镜看老刘,他还静静的站着,在太阳下。这个人,我对他怜悯之爱,突然强烈地占据了整个心窝。


车开始动了,老刘对着我们招招手,老周给我打开车窗,我探出头去看老刘,说:


“你回去吧,太晒了。”


老刘只是腼腆地点点头,向我招招手。


此时,我跟老刘所有的恩恩怨怨,都化为虚无,我们还是彼此关心,彼此祝福对方的。


车将老刘拉得越远越远,而老刘一直招手,那一幕多像父子送高榜提名的儿子上路。老刘我理解不透你是什么样的人,但我读懂你是个好人。


“他对你挺好的。”老周把这一切放在眼里。


“他就老觉得那次他发烧,我送他医院救了他一命,感激我。”


“儿子你会不会对这样的人感兴趣?”老周太让我害怕,他的观察力如此强。


“开什么玩笑,他哪有一点比得上你,样貌,学识,身份,性格。”我都替自己说这样的话可恶。


“那也是,我是万中无一,走过痕迹,片草不生。”老周突然自诩起来,解我紧张。


“是,你带病菌,当然片草不生。”


“我本来就不缺魅力嘛!”老周这话让人轻易忘记了老刘。


“这么得意你卖相去。”


车越来越近学校,读书时代特有的感受充满了整个校园。


回来了这里,人得到了不同程度的释放,工作压力没了,换来是睡懒觉,玩游戏,简单的听听课,多轻松愉快的生活。


但,对于一个很想早点成熟,早点自力更生的我,又是一种精神压力。这意味着大部分花费我靠别人供给,回到穷书生境况。这种经济实力,让我甚至比不上老刘。


为了避嫌,我卸货后,就叫老周回去了,老周也理解,这里的人很多认识他,我们不能做过分的事,他便走了。


回到宿舍,要搞搞卫生,宿舍一学期一次的大扫除今天进行。扫除完后,宿舍的人又一起喝喝啤酒,聊天。所有接下的时光我都没空跟老周见面。


这次回来,我觉得自己真的变了,我本来觉得跟同学之间有些不一样,但还勉强可以沟通。这次回来后,我觉得自己不愿意跟同学们说话。是不是工作了两个月,心态就轻浮了,还是暑假了实在发生太多事情,自己已经跟他们很不一样。我已是纯同。


心学期最大的变化就是老周,不再担任我们必修课的老师,也就是说这学期我课堂上见不到他。这对我很是打击。老周也不知情,也是这几天看到课程表才知道没给他安排大三的课程。


不过我们也得接受现实,我现在大三了,课程相对大一大二少很多。这学期我性情三和星期五下午更是没课。


才上了一个星期的课,我的心就飞到杂志社那边,我甚至有些看不起课堂里的同学,总觉得自己已经长大了,我可以考自己本身赚钱糊口。


是我太轻浮,还是欲望作祟,我不安课堂和校园呆板的生活。


开学的第一周,过得非常枯燥,大概大家都有暑假综合症,心思全然不在课堂上,包括老师。见不到老周在课堂上出现,我对上课的兴趣大大降低。


六级英语过了,普通话过了,接下来不需要过级考试,这显得这学期将很不提神。


因为身上有伤痕,我避免跟老周见面,真怕老周要跟我那个,我面对强势的他,又拒绝不了,到时被他见我条条红斑,如何解释得了。


幸亏,开学初老周也忙碌,又要忙备课,又要管理校务,还有参与安排新生入学工作。我们就悄悄发信息,通通电话,不敢多表达思念之情。


我打算把兴趣三、五下午以及周末的时间都投入到杂志社工作,我不知道能不能适应,这样对于我会很累,没有周末。但我想读书和杂志社劳动强度都不很大,这样安排反而让生活充实。


我打算这个周末就再回去杂志社报道,当然这需要老周跟陈社长通通话先,用我这样的人,当然没那么方便。


熬过了一个星期,我的心已经飞到杂志社,我甚至后悔把所有东西都搬回宿舍来,我甚至可以周末在单位宿舍住宿,这样又可以跟老刘相处。


跟老周只有思念没有激情,让我会突然想起老刘,想必这跟欲望有联系。


跟老刘发生过关系不时刻抹去的事实,我对他存在兴趣也是不能骗别人的,而老刘性格特别符合我“胃口”,让我对他不满意淫。甚至,当身上被老刘抓过的疤痕消失后,我对老刘所做的事,一点也不介意,老刘只正常反抗而已。


星期六早上,我自己坐公交车过去汉江,心情尤其兴奋。老周不能送我,因为要开会,这正符我心意,我就想一个人上路,一个人面对即将见面的老刘。


一路上,老想起上次离别时,老刘阳光下送别的那幕,这个憨厚的胖子,我怎么会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,怀疑他会爆出我跟他的秘密。我相信老刘是心善的,他要是有意破坏我跟老周,他就不会躲到办公室去睡,不会欺骗我说他有BF,不会跟老周几面几次都不说漏一点风声。


这样想明白,我觉得老刘特别可爱,这个我开始认识的他其实并无二样,只是我跟老周的关系,我们三人缠绵不清的关系,让自己糊涂了。


我一进杂志社的门,所有同事都站起来,跟我打招呼,他们都因为我回学校专心念书,不打算再来上班了,所有个个都惊奇一翻,这让我倍受感动,自己努力获得同事的认可,也是种精神安慰。


跟同事闲聊几句,我急不可待地回我办公室,我要见老刘。还没进门,我就想好老刘见到我会有多高兴,会表现出什么样的表情。


当我打开门,发现一个人都没有,难道老刘刚好出去了?


于是我又坐回自己桌面,开始打扫一翻。老周之前跟陈社长交谈过,同意我继续留在杂志社工作,陈社长还照顾我是在校学生,允许我上落班自由,唯一要求就是能把工作尽早完成,需要加班的我也得加班。


等了许多分钟,我也不见老刘,突然想起他会不会是今天轮休。


于是,我走出办公室,刚好遇到美术编辑老江同志,我拉住他问:


“老江,老刘今天轮休吗?我不见他来上班。”


“老刘,老刘他不在这里上班了,他辞职了,你不知道吗?”


“辞职了。”我喊了起来,把所有人震住了。


我留意到自己行为,控制住自己的激动,压低嗓音说:


“什么时候的事,我不知道?”


“辞职几天了,我想起了,你离开那天,他下午就走了。我们都说一走就走两个能做事的人。”


“这个老刘!”我掐自己大腿的肉,我在提醒自己是不是真的。


“是呀,你走还不算突然,你是学生开学嘛,老刘干得好好的,人又老实勤奋,说走就走了。”


“老江你确定没跟我开玩笑?”我突然冒出这样的话来。


“你跟老刘同一个宿舍的,你该比我清楚,他没跟你打过电话?”


“没有。”


“你们闹矛盾了?”


“不至于吧,他跟我小青年较劲?”


“那就可能他家有什么事发生,走得急。我不跟你说了,你给他打电话吧,我赶走交差。”老江拍了拍他手上的一叠文件,说完就走了。


我又回到办公室,关了门,我心情还没平静下来,脑子像被炸开,突然想理解这是怎么回事,可什么都想不起。


我突然想起什么,然后马上行动,我一口气跑到宿舍去。


上次走的时候,我忘了还钥匙,今天带了钥匙来,本打算看怎么处理的,现在我就想看这宿舍成什么样子。


急急忙忙打开门,可恶有点卡,让我一度以为换了门锁,最后还是打开了。


乱乱乱,这是我之前住过的地方吗,那个曾经干净整齐的温暖小窝。现在满地都是物品,东一件,西一件,这都是老刘没带走的东西,也有的是我留下来的。不顾散步在每个角落,比战后的战场更让人颓丧。


老刘人呢?你为什么急急忙忙的走了?不告诉我一声。




NO74


我没马上给老刘打电话,虽然我很想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。


当我呼吸平稳了,我很相信,老刘的离开跟我大有关联。人家都主动避开你,何必缠着人家不放呢?


现在我不是有了老周,老周又对我这么重要,这样的结果,不是最好的嘛?


我下了楼,开始着手今天的工作。一个人在在办公室,对着数据与图片,只会是发呆再发呆。


我试图认真做事,摆脱老刘突然消失的惊慌。这很难,老刘在时,我不懂珍惜,他走后,那种痛与慌突然放大数千倍。


终于出事了,重新回来上班的第一天,我就出了很大的差错。这也是我工作以来第一次出差错。


老陈把我叫过去骂了一顿,我很倒霉,听说社长昨晚被偷了车,今天他心情一直不好。今天我工作出了问题,排版时,我把数据弄丢了。同事辛苦几天的工作被我亲手毁了。


在被社长老陈骂的瞬即,我心里居然还想着老刘,而不是事情的严重性,和教训。我脑里想着,老刘工作这么久了,他有没被社长骂过?他要是挨骂,应该怎么样的态度,什么表情?


我被骂的一话不说,低下头。老陈也发泄够了,让我出去跟同事商量,尽快补回哪些丢失的数据。


出来后,同事都对我很关心,安慰我。告诉我,他们会重新做过一遍,不给我压力。


他们的友好,让我很感激。我知道自己要补救什么,于是我做事了,真的做事了。


天色晚了,我还在办公室加班,渐渐的,剩下我一个人了。


随着工作的完成,突然一下子空虚起来,很无助。接下来我该怎么办?


要是老刘在,我就可以留宿,吃他给我做的饭菜,虽然味道不如老周,但起码感觉很温馨。还可以跟老刘说说话,摸摸他,甚至欺负下他。而现在,这些东西不复存在了,我才来珍惜。


我给老周打了个电话,他接了,但他那边很吵!


“我在跟领导吃饭?有事吗?”老周连称呼都省了。


“没什么事,就看你吃饭了没有。”


我很没趣,或者说失望至极。老周啥都不说,就挂了电话。


本来还企图从老周身上找到安慰,哪知换来冷漠与失落。


现在我该回学校吗?可明天要继续到杂志社上班,而且很多事情要做,不能再马虎了。然而,我今天来时,什么都没带来,宿舍也留有睡觉工具。再说,宿舍的卫生工程浩大,需要很多时间和劳动量。现在我身心疲惫,哪有那劲、


想来想去,想到肚子饿了,我打算先吃饱肚子再打算。


一直走,一直四处观望,我总感觉我会路上遇到老刘,眼前不远的地方老刘就在那。


这样,我走了很长的路,看到好一些很像老刘背影而不是他的人,我失望了很多次。实在走不动了,我就兰州拉面馆吃了面食。


不在知道吃饱没吃饱,出来后,我想起了单位的大门好像没锁好,要是丢了东西我责任可大了。于是我又沿路走回去,有些匆忙。但我还是不忘要观察路过的每一个人,希望老刘真的就在我附近。


没有结果的结果。茫茫人海,找一个人,哪有那么容易。


回到单位,我发现单位的大门已经锁好,虚惊一场而已。


不过此刻,我发现没公交车回武大了,打出租车我又舍不得人民币。


于是,我又给了老周打了电话,老周没我的,他按掉了。我郁闷数秒。


不过没多久,老周又给我电话:


“小溆,怎么啦?”我几乎听不清老周说什么,他那边很吵,但跟之前的环境不一样。


“想你了?”我突然不知道说什么。


“我现在跟几位领导在KTV,不方便。”老周肯定以为我想那种事而已。


“哦,没事了,我就想知道你在忙什么。”


“我晚点有空的话,给你打电话吧。”


“好。”


老周先挂掉了,我知道我不能怪他,他有的他的交际和夜生活。但我还是不免会失望,而且这种失望,附加了许多东西,显得特别重。


我掏钥匙打开单位的门,我想好了,我就在单位里睡一晚。


当我做出这决定的时候,原来我已经回想起老刘。他曾经为了成全我跟老周,为了躲避我,他大半夜回来,睡在单位里。这个老刘,他所做的事,让人多么敬佩。


我澡也没洗,一没衣服换,二没任何工具。我打开电脑,上起网。那时候互联网的信息没现在庞大,我能做的就是上上新浪网,看看新闻。


不断打哈欠,时间不过是十点钟。但我准备关电脑睡觉去了。


累,人很快睡着了。不知道梦到什么,只知道突然有了意识,原来我已经醒来。


我打开手机看看,时间来到凌晨十二点多。之外,没有老周的短信和电话。老周不是第一次这样了,我也习惯他这种不经意的撒谎,也许他不方便,也许他累了。


孤独与空虚,对人生的失望,对自己的失望,让自己情绪跌倒谷底。我起来,灯也不开,立着身子,被黑夜包围着。


我想,老刘走后,自己原来是这样心疼,原来自己对他的爱也是不浅,只是不敢去承认,不敢去面对。我怕辜负了老周,伤害了我们的感情。又怕给不了老刘幸福,本来对老刘满溢的怜悯,变成对他不断的伤害。


老刘是因为我选择了老周,他彻底退出,退出我的视野内。难道不是?


我突然很想念他,这种想念最终化成动力。也不管多夜了,我就是要给老刘打电话,管我任性还是情重。


我开始想用自己手机打过去,但我知道老刘看见我号码多半不会接听,于是我改用单位座机打。


我相信这一招是天衣无缝的,我激动地拨号起来。


“你好,你所拨打的用户已经暂停使用。”结果是这句话。


是老刘欠费暂停使用了吗?有可能,但更可能他停机了。


这下我心彻底凉了,彻底失望了。老刘要跟我走怎么样的路,现在最明确不过了。


第二天,我开始为工作继续努力。老刘对我的影响还在,不过昨天的失误,让我更为警惕。我工作得更认真,逼迫自己集中精神。


终于熬过了这天,真的很漫长,我几乎没跟别人说话,心沉甸甸的,整个人的身体好像不属于自己。虚脱的感觉油然而生,这大概跟昨晚没睡好有关,更有可能心比身还累。


傍晚时候,老周开车来接我回去武大。这是唯一能让我提神的事。


“怎么不见那个刘先生,要不要跟他一起吃晚饭?”老周提起了他。


“他不在这里上班了。”我淡淡的说,不露出我的忧伤。


“他走了,怎么走的?”


“听说家里有事,辞职了。”


“噢!”老周若有所想。


沉默了会,老周突然又说:


“你想他了?”我本来情绪很低,但老周的话激发了我。我要是没了老周,那真什么什么都没了。


“是,他照顾我那么久,我还没好好请他请顿饭,他就走了。”


“除了吃饭,你想他没别的意思?”老周似笑非笑。


“能有什么?难道我强他不成。”我掩饰,但原来这接近事实。


“他这样的人你也要,服了你!”老周损老刘。


“就是嘛!”我竟然无耻地附和。


不过事后,再去想刚才对白,我就觉得此刻的老刘才是最善良,最好的。老周不过多了层身份的包装,要是老刘拥有他现在所有,老刘的魅力未必会输给老周。


还没吃饭,老周先把车开到宾馆去。还是那样,他没征求过我意见。


我有些气他,又有些佩服他,他怎么就知道我不会拒绝这档子事,甚至带渴望。


跟老周多日没甜蜜了,今天我们都要爆发,弥补这些天的落空。


我不知道,老刘的消失是不是赋予了我特别力量,今晚的我显得特别精神。这跟白天的我,完全不同。


老周今天也奇怪,好像不知道哪里学了新花样,特别懂行。他一双小腿,整晚缠着我。


老周的声音越来越大,我知道这就是暴风骤雨的前夕。


我看到了。只是轻轻一碰,稀里哗啦都飞了出来,成副线飘飞在空中,落在我肚皮上。最远的子弹,瞄准了我脖子,我怀疑是我嘴脸,只是空气阻力他没估算好,距离短了一点点,只到底我脖子。


完事后,老周一直在笑,是不是他怪不好意思的。面对老周这么大面积的“成果”,我也愉悦,毕竟有我功劳嘛!


“舒服,你来吧,不能亏待你的。”老周还是笑,那个酒窝总让人看不厌。


说完,老周自己躺了下来,也不擦擦。


很快,我走我的世界。此刻,让我感觉就是自己活跃在NBA球场上,最后几秒了,我要快速运球到前场,终场前我起身作跳投,瞄准篮筐,球在大钟亮红灯前投出去。球滚动着,完美的副线划过长空,奔向篮筐最中心处,空心打网。绝杀!就是壮观,叹为观止。多骄傲的事。


我也发出声音,老周笑笑,知道怎么回事。


完事后,我身体爬起来,发现自己身上沾满了液体。老周见我慌张了一下,得瑟地笑对我说:


“就你能留在我身上,我不能留在你身上,不许你擦掉它。”


“留着过夜!给你当早餐喝。”满足完了,我心情特别好。


“我又不介意。”


“那好,我不洗了,我就这样抱着你睡。”


“不要!脏”


“那你想我怎么样,洗也不是,不洗也不是。”


“你吃了它!”


我找凶器!


特别声明:本文为同志头条自媒体平台“同志号”作者上传并发布,仅代表作者观点,同志头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。
0
0

请注意法律法规文明发言,严重者将会封杀ID

最新评论

暂无评论,快来抢沙发!

随机推荐
特殊人才会发生同性恋,有以下几项,你可能会成为同性恋?
浏览:5.1千+ 09-19
英国女子医院分娩,160万豪宅却被洪水淹了,只能借旧衣服给婴儿穿
浏览:小于3000 11-11 20:44
俞渝手撕李国庆:他是同性恋患梅毒 李回应:变态精神病
浏览:小于3000 10-26 23:13
暗访“治疗”同性恋:催眠卖药还电击
浏览:小于3000 09-19
一屋赞客·第一季第2集S01L2
浏览:4.8千+ 10-28 18:41
视频:20万人参加的2019台北同志骄傲行
浏览:5.0千+ 10-29 00:46
同性恋在古希腊已经被认为是一种相当高贵的行为
浏览:4.8千+ 11-11 20:47
这对日本拉拉婚礼美到比迪士尼还梦幻,7套女女婚纱让人祝福
浏览:小于3000 09-19
陈翔六点半:心病重于身病,蘑菇头差点被活活吓死,原来每个人心里有座背背山!
浏览:5.0千+ 09-19
10个问题帮你三分钟了解同性恋
浏览:小于3000 11-11 20:46
同志开房被老婆抓奸在床:老公,你快说句话啊
浏览:3.6千+ 11-12 04:23
同志为什么会得艾滋病?原因有这几点!
浏览:5.0千+ 09-19
第一次参加同志“奥运会”,她们感觉······
浏览:4.2千+ 09-19
世界艾滋病日|主动检测 知艾防艾 共享健康
浏览:5.3千+ 09-19
同志和直男的思维鸿沟,看到的永远不是一个世界
浏览:4.2千+ 09-19
2014网络视频热门事件:一百块钱都不给我原版
浏览:小于3000 前天 16:11
屌丝去相亲,结果竟然遇到背背山,结果真是太搞笑了!
浏览:5.0千+ 09-19
同志当过美国总统?出柜候选人称自己若当选绝非首位同志总统
浏览:4.1千+ 09-19
这弯拐的也太急了,到结束我才知道不是背背山!
浏览:5.0千+ 09-19
与已婚中年缠绵不清71-72-73-74
浏览:5.0千+ 11-02 11:07
加油吧!同志君

同志头条热点资讯员

关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