与已婚中年缠绵不清81-84

加油吧!同志君 评论:0 阅读:5.1千+ 11-02 11:14 来源:网络

NO81
我又是怨,更是喜,乖乖地跑去关空调,电脑,多媒体。一直沉默地工作,速度相当慢,但那三四名同学比贞子还难缠,一个问题接一个问题地问老周,让我不胜其烦。
“你们还有问题的话,下次上课我再回答你们好吗?我等下还有事,抱歉,今天就到此吧。”
老周在下逐客令,这下令我心欢。那几名同学匆匆跟老周告别,先行离开。
待他们消失,偌大的多媒体课室,就在只有我们。我们相视而笑,好有默契。
“儿子,我的宝,我想死你了!”老周压低嗓音喊。
我还是很谨慎地往门口看,确信没人了,也轻声地说:
“我知道。我也是。”
说完我就开心地笑,我不敢太露骨地表达,始终怕有人漏了什么东西,突然闯进来。
“你把门反锁了去!”老周突然说。
“Gan嘛!”门距离我也不远。
“抱抱,亲亲!”他诡秘一笑。
说得我心美滋滋的,我赶紧跑过去,把门反锁。接着,又跑了回来。
此时的老周已经打开怀抱等我,又不失憨态!
我急不可耐,一个箭冲过去,抱住了他。幸福的几滴泪水,相当争气地溜了出来,增加了气氛。
老周暖烘烘的眼神,像个老者面对小孩,轻轻给我把几滴泪水拂拭。
没说更多话,我吻了他,激动而热烈。老周显得他很成熟,把他这两天的盼望,收藏好,一点点地使出来。
热吻中,贪婪的人,还觉得远远不够,我把他身体摸了个遍,生怕他少了什么我没发现。
接着的事,对我们来说,不过是水到渠成,顺理成章的事。
“你想吗?”他很认真的表情,和语气。
我不说话,只是惊讶地看着他,我们有所顾忌,这是必然的。他怎么会这样大胆!
“小溆,问你呢?”老周又重重地说。
“现在?”
“当然!”
“在这里?”
“可以的!”
“不要!”
“为什么?”
“这还用说吗?”
我眼睛往门口扫过去。老周也跟着我的视线看了看门口。他明白我说的。
“小溆,我发现我不能这样软弱。我们这样,连见面都不可以,太痛苦了。对你也不公平。”
“我不要公平!”
“那你要什么?”
“反正我也觉得不是公平问题。是我们都该理智,处理好每一方面。”
“我没觉得我们不理智,我们有不理智吗?”老周的话让我突然害怕,他好像作了什么决定似的,而这决定会对他前途或者他家庭造成威胁。
“我不想你家庭不和,不想事情搞大了,无法收拾。”
“不会的,他们只是猜测,让他们继续猜测好了。我不想畏畏缩缩,我现在都觉得自己的生活,连一点自由都没有了。”
“别这样!”我惶恐。
“那要我怎么样,我生活里不能没有你呀!你知道吗?”
这话他说得有些怨,但对我来说,感动地一塌糊涂。
“爸,再过段时间吧,等事情淡了些,我们再重聚。”我开心地说。
“我发现我就是在妥协,从一开始我就错了。我该让你住进我家里来,大大方方地相处,我们是父子。本来我们都没错,这事情本来就没有错误可言,我不觉得我们的爱是龌龊的。现在签了什么鬼协议,就好像被她们笑我是同性恋,骂我心理变态。多难受!”
老周这话,让我心情非常复杂。我觉得他有些冲动,但冲动之外,其实句句合情合理,入我心肺。
“爸,别这样,你在家里是很重要的人,你家也是我的家,我不想看到它不和谐的一面。”
老周突然抱紧了我,他的动作除了带给我温暖,还带给我怀疑。
果真,没多久,我挣脱他后,发现几道泪痕在他脸上,移动中。老周不喜欢这样,他不喜欢露出软弱的这面,尤其在我面前。他又赶紧擦掉。
“小溆,这两天我特别想你,从来没有这样过。我总觉得会失去你,再也见不到你,我特别害怕。”
老周说出他心声,也说出了我的心声,我们感受是同样的。突然不联系,不能见面,不能了解对方,感觉对方突然消失一样,甭提多难受。
“爸,我们要坚强起来,但不需要用这样的方式!”
“小溆你想说什么?”
“爸,我们的Ri子还长着,好Ri子还有很多,不是嘛!我们该对我们有信心。现在我们暂时忍让,不过是为了我们Ri后有更好的将来,为了更多美好的生活。我们该有那样的信念。那样想,我们就不觉得软弱了。”
我这话多少打动了老周,老周终于微微一笑,抓住我的脸,靠紧他的,轻轻婆娑起来。他胡子总是刺到我,我痒,但心窝很温暖
“小溆,想吗?”片刻之后,他旧调重弹。
“在这里,有同学在走道走来走去,吓都吓死!”
老周不语,露出单边酒窝,笑对我。
NO82
这次见到老周,产生了化学作用。接下的一段时间,我们虽然没联系,但能承受得住孤独与思念。甚至我觉得我该好好运动,保养好身体。
因为怕老周家人用什么方式,查到我们的通话和短信,我们都不用手机联系。有时,老周还是会用座机给我打电话,不过谈话里我们还是不敢甜言蜜语,不敢提及性。
我们的机会就在星期三晚上,下课后那十多分钟,半个小时。
到周末了,我会在杂志社继续工作,许多事情压着,也忙!这段时间,老周不来汉江,一次都没有。我不知道师母跟老陈是不是认识的。我的一举一动不知道会不会被窥视,并传到师母耳朵去。以致,老周不过来汉江探望我,我是能接受。
这Ri子真不是人过的,无聊与担惊受怕中熬过去的。
因为老周的事,老刘的消失,经过一段时间的消磨,我变得不那么挂念他。
至于老余,他还是有联系我,让我到他家蹭饭留宿。不过,老周家庭涌起的风波,让我把自己当成害人精角色,老余家庭这么完整与和谐,我不该再试探老余,跟他眉来眼去,做出破坏他家庭的事来。这个警惕,让我对老余避而远之。
就这样,过了两个星期,之中跟老周吃过一次饭。我们这段时间的性生活记录为零。是我们控制得好,还是习惯了寂寞,习惯了用左手。
老周让我换个电话卡,这主意让我心动过。不过,细想还不是不要,这不是让我们冒险,滋生欲望。
我希望给老周更多的时间,他他直男的形象重塑,把家庭的人对他的怀疑逐个击破。老周是个成熟的中年,我相信他有方法。
因为有信念,我生活不会被难过和寂寞打垮。
杂志社的工作变得越来越不顺心,一是自己有学习压力,工作压力的附加,让自己过得太机械,没空闲的一天。二是,工作上分心和不够用心的原因,我不断出现低级差错,被老板骂之余,自己也陷入深深谴责。三是,老刘的离开,让自己对这工作的热忱明显下降。工作给我的乐趣越来越少。我在想,是不是给自己放假,休整一下,调整心态。
今天,我去上班,忧心忡忡,我想辞退工作,有了这打算。坐车去汉江,对我再没向往感可言。
我没跟老周商量此事。其实,现在我生活费不差钱,我小姨那边给我汇了钱过来,学费和生活费一分不少。而这学期老周给我付过学费了,我们的学费一交就要交一整年的费用,老周毫不犹豫给我交了学费和住宿费。这事我拗不过他,他说这是他当父亲的义务与责任。
加上暑期我工作赚的工资一直没花,现在银行存的钱够我花很长时间。
通过工作,我发现自己有许多不足之处,自己也不一定喜欢摄影以及搞杂志。我一直有个梦想,就是当一名记者。这也是我选择念新闻系的原因。
现在留给我读书的机会不多,我想继续进修,把外语口语学好,把口才练好,把新闻专业知识再补充。为自己曾经的梦,再次努力。
终于,这天我下了决心,我选择了学业,放弃这份兼职。
陈社长对我也不留恋,没加任何挽留的词汇,当天给我批文,让财务部给我结算工资。我知道,我之前经常请假,以及最近老出差错,又是个在校生,他对我有意见不是一天两天了。老周的原因,他对我一直客气而已。老陈的反应,让我的选择,不带一点后悔。
收拾好所有,我下午起就离开了杂志社。离开前,同事对我印象还不错,他们要请我吃晚饭。不过我知道,这样的事我不能Gan,因为老陈不留我,他们对我报有感情,不就表现出他们对老陈有意见。我找了借口,现在学习忙不过来,还想考研,他们便把挽留当成对我的祝福。
我的行囊就是一个大背包。开学后,我就没在学校留宿,我走得很轻松,身与心如斯。
跟杂志社的缘起缘灭,都跟老周有关。辞职这事,我想我该给老周报告,虽然现在已是先斩后奏。不过,按我对老周的认识,他的立场会支持我勤奋念书,别把社会见习当做赚钱糊口。
我在公共电话厅,拨了老周的号码,很紧张,总担心接电话的人不是老周。
拨了一次,没人,第二次,也是没人,第五次还是没人。我泄气了。
走在路上,心情如此低落,以前总觉得爱上老周这样优秀的中年,自己会很幸福,很荣幸。但此时此时,我只感到的是,我们聚少离多,磕磕绊绊太多,未知可能太多,变数太难估计。
我感觉特别饿,我决定让自己奢侈一回,我要吃粤菜。有了这想法,我马上行动起来。于是,我来到跟老刘吃过的那间粤菜馆,这里的口味合我胃口。
我算不算,化悲愤为食欲。我一个人吃,点了三个菜。
菜上了两个,我刚东筷子,这时有人在我身边吵吵嚷嚷:
“爸,你看这位哥哥也在这里。大哥哥你好!”
我本能地往发音的地方看,眼前这个十来岁的小女孩,正牵着老刘的手,恭恭敬敬地跟我打招呼。
我发现老刘,这个人看不出有什么变化。我惊诧地站起来,老刘也很意外,愣了愣。不过他很快恢复平静。露出Gan净的表情,淡淡地说:
“我们坐那边吧,不打扰大哥哥吃饭。”
“老刘!”我喊了起来,我声音他们脚步镇住了。
“你吃吧,我带孩子去那边坐。”
“就在我这桌坐吧,今晚我们一起吃。”见到他,我显然很兴奋。
“不用了,你吃吧。”
说完,老刘就带着他三个女儿往前走。那三个小女孩,很乖巧,喊了大哥哥,然后往前挪。
我来不及挽留,老刘已经转过头,往前走。这让我不好说话,不过见到他,就是给了我勇气,我激动了,禁不住喊了声:
“老刘!”
老刘闻声回头看我,见我没多余文字要表达,不再理睬我,选择一个离我最远的地方坐下。
我在猜,老刘带女儿来汉江,老刘人应该还在汉江工作。省吃节用的老刘,对女儿的爱让人感动。上次我带老刘来这吃过一次,老刘也觉得味道不错,今天他带女儿来尝尝粤菜,让她们长见识。
老刘的出现,让我热血沸腾。我有股力量未曾使出,胸中有很多话未曾对老刘讲。
我也不顾虑自己的角色有多讨厌,站了起来,走到老刘那桌。
“老刘,今晚一起吃吧,我一个人吃多无聊。”
“你周教授呢?”老刘的回应,蛮尖锐。
“我也不知道他在什么地方,我好久没跟他联系了。”我不知道自己算不算撒谎。
NO83
老刘见我这答复,脑子灵动了一下,我想他是感到意外吧。
“你们怎么了?”
“我们没什么。我那边刚上菜,只动了几下,你们过去跟我坐吧,今晚我请你们一家人吃饭,我算是广东人。”我也觉得奇怪,老刘的妻子怎么总不出现,家庭聚餐,其实做母亲的也该来。
老刘犹豫了,看了看女儿的反应。而女儿又是望望老刘,又是望望我,不表态。
我觉得自己抓住机会了,我伸手抓住老刘胳膊,扯他走,一边说:
“走吧,别磨蹭了,我那边菜快凉了。”
老刘站起来,突然笑了,这个表情,勾起了我许多回忆。
“行,我们过去就是了,你别拉,多难看。不过今晚我请你,不能你请我。”
“到时再说吧。”我乐了,心急。
终于得逞,他们都来了,三个小女孩坐我前面,我跟老刘并肩坐。我叫了服务员,让老刘点菜,老刘又把餐牌给我,让我替他做主。我不跟他多客气,便多点了三个菜。
不知道是在女儿面前,还是因为老刘能再见到我,他面部总流淌着笑意。
“周教授现在怎么样了?”服务员一走,老刘就转过头来问我。我谨慎地望了望她们女儿,她们都很安静地看着我们,竖起耳朵。
“我很少见他,现在见他不容易,这学期他没开主修课。”我隐瞒了星期三晚的选修课。
“你们平时也不联系,比如说打打电话?”老刘紧追不舍。
“没有!”
“怎么了,你们?”
老刘怎么还没醒悟过来,现在在小孩子面前,我怎么回答他。
“你的女儿长得真漂亮,个个那么精致,以后肯定都是美人,你们长大了想当演员吗?”我转移话题。
老刘见我避而不答,似乎明白什么,不再追问。
突然,老刘抓住我的手,很用力,我不知道这肢体接触,他表达的是什么意思。是对我跟老周的事表示关怀?还是简单的接触。
不过,老刘的接触,让我浮想联翩,见到他,我不能不想起我们曾经的事,宿舍以及办公室。
“你们女儿现在都读几年级了。”我问。
其实这个问题老刘说过一次了,不过老刘还是不嫌烦,再认真说了一遍。接着我们围绕她们女儿的事,聊了起来。
一说起老刘的女儿,老刘就压抑不住他的自豪感,娓娓道来。现在,他三个女儿在班里都当上了班长,而且她们的成绩一如既往地好,最近的测验她们每门总能考第一名。这给老刘面子贴光。
我在想,怪不得老刘对女儿深深的疼爱,容易让人发现,与羡慕。她们长得俏丽,学习成绩又好,还懂事懂礼貌,真是人见人爱,车见车载。
我们开始吃饭,边吃边等刚才新加的菜。老刘说开了,也有健谈的一面。
“你们是不是吵架了?”老刘问得我有些生气了,他怎么就不避讳,是不是非要在他女儿们面前,踢爆我是同性恋身份才安心。
“你这段时间过得怎么样,现在在哪里工作了,好久没你消息了?”
“还可以,工作嘛,现在暂时没有,没事做就去帮妻子看店。”
“你没工作?你今天从洪山跑到汉江来吃饭?”老刘的话停顿了一下,工作的事让我猜疑。
“今天周末嘛,我带她们出来玩,顺便吃晚饭才回去。”老刘很镇定。
突然间,我们的话好像聊完了,我们都静静地吃饭,不哼一声,空间里弥漫食物被咀嚼的声音,与味道。
我一直想问老刘为什么走,但今天我不想问他,或许我相信我心中的答案接近现实。何必揭穿老刘,让大家尴尬。
今晚的饭菜味道确实不错,大家都吃了很多。三个女儿吃相很斯文,都不多说话,不知道是不是怕生,还是性格如此。
老刘吃饱了,喊了声好饱,然后自个摸摸肚子,这动作可爱透了。让我冲动起来,我大胆伸手过去,摸摸他小肚子。
说:“老刘,最近吃得不好吗?肚子没以前翘了!要吃饱了才发现你怀孕。”
老刘对我的胡闹笑笑而已,笑得很欢。那三个女孩听我有趣描述,同时笑了。
“你猜你爸,以后给你们生个弟弟,还是妹妹!要不龙凤胎划算,节省时间。”
不知道自己是开心,还是留存激情,趁他们咯咯笑时,我伸手摸了老刘那里。
就那么偷袭他一下,没更下流的作为。老刘察觉我动作,惊愕地看看我,想驯话我,又不敢开口。这样的他,让我喜欢,征服他的欲望就这样来的。
不过,今天他们女儿在场,我造次不到那里。
我借上洗手间的机会,把今晚的单给买了,我生怕老刘等下跟我争执。
不过也许是我的错,买单后,这意味着我们要离开这里。老刘要回洪山,而我也要回武大去。我们要分开了。
我们走了出去,走到附近的公交车站。
“你们在那里站好,留意公交车,我跟你们大哥哥说几句。有车喊我。”等车的时候,老刘突然拉了我,闪到一个角落去,避开了她们的女儿。
“你跟周教授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?你一直不回答我。”老周今天不问出个所以来,他就是不安心。
我望了望老刘,老刘紧张的这面,让我醒悟起来。老刘不过是关心我们是否幸福地生活在一起。要是我们幸福了,他就满意。要是我们分离,他会感伤。
“老刘,有件事我还没跟你说。”
“什么事?”他着急。
“今天我辞退了杂志社的工作,明天起我不再来汉江上班了。”
“为什么,不是Gan得好好的。”
“辞职后,我也不会再找工作。我会回到学校专心学习。”
“噢,这样。也好,你还是学生,是不着急找事做。”
“其实做得也不是很开心,周一到周五要上课,双休Ri要坐车来上班,没有自己的时间。”
“嗯,听起来,是挺累的。”
“再累,还不如心累!”我想表达一翻。
“你还没回答我,你跟周教授是不是闹矛盾了?”老刘这话让我崩溃。
其实,跟老周的情况我也不知如何回答他。
“爸爸,车来了!”老刘的女儿都喊老刘,提醒他,也在替我解围。
“这样吧,我们车来了,我们先走。有空我给你打电话吧,你手机号码有没换?”
“没有。”
我刚说完,老刘就急急忙忙跑过去,公交车是不等人的,他拉着女儿的手匆匆上车。我跑了过去,又猛地想起自己不上坐这车走,只能目送他们离去。
上来后,老刘选择了一个靠窗口的位置坐下,然后急不可待地看着我。他对着我,张开口唠叨几句,还打起了手势,不过隔着玻璃,我听不见他说什么,也不明白他打的手势出于什么含义。
车启动了,老刘表情显得焦虑,他还一直看着我。车移动了,随着视角变化他及时调整他头部,为的只是多看我几眼。我也眼睁睁看着他,无限留恋地,直到他消失在夜色中。

NO84
老刘说给我打电话,但我等了一天又一天,盼望变成了失望。
老刘这次出现,让我对他的盼望变得复杂。虽然对他念念不忘,但老刘对家庭的态度,对家庭的牺牲精神,让我知道我们之间原来这么渺小,举足若轻。
我是选择老周的人,他是选择家庭的人,我们应该在平行线上,各自走。
2001年的国庆长假,转眼即到。这对于我和老周是不是机会?
我给老周打电话,问他十一有什么安排,我们能否一见。我是被动的。
我用公共电话厅打过去。
“周老师,现在方便说话吗?”
“儿子,是你呀!”老周听出是我,他这样称呼让我确信我们通话安全。
“是呀,原来我还没死,所以给你打个电话问候下。”我来精神。
“去去去!我儿子长命百岁,会一直好好活下去。我这些天太忙,在写学术论文,天天查找资料,脑都大了。”
“你的论文要一直写到十一结束嘛?”
“不用,已经交上去了。怎么啦,有什么话跟我说吗?”
“有,不过我已经问过了?”
“什么事?”老周跟我的默契去了哪里?我纳闷。
“国庆期间,你把时间都留给写论文吗?”
“论文写完了呀!”
老周突然的愚笨,让我不知道笑他好,还是气他好。
见我停顿,老周幡然醒悟,急忙说:
“噢,这两天我找你吧。我都忘了,我们好久没见面了,是该跟我儿子相聚。”
“那我算不算目的达到了?”我得瑟了一下。
“应该的。儿子,真的很抱歉,这些天肯定把你害苦了。其实我也很难受,见不到你,整个人没有一天有精神。”
“那你有没瘦点?”
老周停了几秒,笑住了才说:
“没有,重了。”我们都乐了。
老周说这两天找我,又失信了,我们的见面推到国庆假期最后一天。
颖颖回武汉了,三个女人决议出去郊游,老周这个司机不能不同行。他们去了孝感市,爬了双峰山,呆了三天两夜。
我们见面那天,老周让我在校外等他,为了避开熟人的视线。
见面前,我对老周存有怨恨,他失信于我,一而再地。让我苦等太久,活得太痛。我是等到了,他给我的时间只有一个下午。
见到老周,这个魅力中年,让我没了脾气。他整了发型,穿了我没见过的衣服,崭新的形象让我耳目一亮。所有注意力都投在他身上,哪记得对他的埋怨。
“你今天是去相亲吗?”我说,一见到他我人就兴奋起来。
“你没嫁吧?要是没嫁,就今天。”老周一边开车,一边跟我说话。
“我要娶你。”
我先笑了,老周接着也裂开了嘴。
我见路上没什么人,开始摸老周,主要被他服饰吸引过去。
“你这身,是哪个垃圾场捡的破烂。”
“不好看嘛?别打击我。”
“是不难看,就是太花俏了,让我想起电影中少数民族结婚结婚的场景。”
“这本来就是少数民族服饰,是我前年去云南旅游买的。今天给你开开眼界。我穿在身上,感觉怎么样?”
老周得意地对着我看,我不能让他得逞,打击他:
“天要下雨,爸要改嫁!”
老周咬咬唇,露出吃人凶恶模样。
老周的衣服颜色过于艳,穿在他身上,给我感觉是喜庆,他是喜庆中的人。我把老周上半身摸够了,反正我手也是闲着,于是就伸到老周的大腿内侧。刚刚抓住老周的宝贝,他就说:
“小溆,今天我们就结婚吧,想想现在去那里洞房。”
我以为老周开开玩笑,没想到他跟我见面第一件事就是“洞房”。
我们直接去了酒店,这次我们进去是一前一后,我开好房间告诉老周,他才上来。偷偷摸摸,让我感觉我们在做坏事。不过我们人还在武昌区,还是谨慎点好。
太长时间没亲密,我们的动作都显得有些生疏,无论是接吻还是抚摸,只有激烈,没有往Ri全身心陶醉的感觉。
“憋坏了吧!”老周色迷迷地笑。
“坏是没坏,憋倒是憋了很久。”
久旱遇甘雨,我那块Gan旱地,终于得到了滋润,焕发出发芽的活力。
此时,美妙的感觉充盈了我整个生命,真希望这种感觉永久居留。
“你要Gan嘛!”到我主动了。老周假装无知。
“你是知道的。”
“不许你乱来。”
“好,我会轻轻的来。”
中断了几秒钟后。
“放手。”他又突然说。
“好,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。我始终为你着想,你的命令永远是我人生的导航。”
“你怎么越来越嘴甜。”
“吃你口水吃多了。能不带甜味。”
我们又停顿了几秒钟。
“来吧。”老周乐够了,整个人舒展地躺着,等着我。
这事诱人不倦,我何乐而不为。
接下来,这是一段奇妙旅程。
最后数秒,我都是闭上眼睛,集中精神。
睁开眼,我往下一看,惊奇不已。此刻老周正完成他这次旅程。
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我乐得不行。
老周有点喘不过气,看看我,表情非常生动,一半是满足,一半是羞涩。
“怎么回事?”我又笑着,重复一遍。
“就那么回事,你还问。”
特别声明:本文为同志头条自媒体平台“同志号”作者上传并发布,仅代表作者观点,同志头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。
0
0

请注意法律法规文明发言,严重者将会封杀ID

最新评论

暂无评论,快来抢沙发!

随机推荐
塔罗测试:你潜意识里的同志倾向
浏览:5.2千+ 09-19
注意!这些行为会让孩子成为同志!
浏览:5.1千+ 09-19
爱上直男是一生中的痛
浏览:4.9千+ 11-02 10:17
关于同性恋的4个真相
浏览:4.8千+ 11-11 20:46
骁龙865发布 一加8 Pro 小米MIX4 三星Galaxy S11上演首发之争
浏览:小于3000 11-11 20:45
与已婚中年缠绵不清1
浏览:5.0千+ 11-02 10:27
与已婚中年缠绵不清36-37-38-39
浏览:5.6千+ 11-02 10:54
与已婚中年缠绵不清63-64-65-66
浏览:小于3000 11-02 11:03
娱乐圈同性恋明星有哪些?
浏览:4.9千+ 10-29 20:40
2014网络视频热门事件:一百块钱都不给我原版
浏览:小于3000 前天 16:11
最帅肌肉教练,综艺上被主持现场拔内裤!
浏览:小于3000 前天 16:45
李现,胡渣、腹肌,男人味十足
浏览:4.8千+ 11-08 15:18
我是一名来自农村的同志GAY
浏览:5.2千+ 10-29 21:51
与已婚中年缠绵不清2-3
浏览:4.9千+ 11-02 10:28
同志微电影大全,床戏大尺度《橙子》(中国传媒大学)同性恋
浏览:小于3000 10-30 22:30
「冷知识」古代西方同性恋有多会玩你知道吗?
浏览:4.9千+ 11-11 20:47
非常可以 极品体育生在线换西装(附高清视频)
浏览:小于3000 11-08 15:34
第一次参加同志“奥运会”,她们感觉······
浏览:4.2千+ 09-19
同志大叔惨遭抛弃失恋,男下属贴心安慰,大叔却突然牵着他的手
浏览:4.2千+ 09-19
这对“特殊”的拉拉伴侣,婚后生了两个孩子
浏览:5.2千+ 09-19
加油吧!同志君

同志头条热点资讯员

关注